焦土戰

再論焦土戰的意義

雖然網路廿三條是當務之急,但請恕我仍然要解釋焦土戰。 老駱說:對中共而言議會的價值在於它能夠通過法案,在法律的規定下議會能授予惡法正當性,至於人民信不信任議會對中共而言並不重要,人大代表在會議期間鼾睡的笑話年年流出,中共的統治有進一步失效乎 … [繼續閱讀]

Ilya Efimovich Repin 1844 1930   Portrait of Leo Tolstoy 1887

做貴族,推翻貴族

抗爭無非反階級、反建制,最終目的係瓦解權力。但打破一切盛載權力的花樽之後,無人敢手捧權力。回想當日抗爭就為打倒權力,今日卻垂涎這無形之惡,豈非背棄信條、忘記初衷?眾人圍著花樽碎片猶豫。 權力於社運、抗爭圈中,如禁忌、忌諱,無人敢有,人人都信 …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