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懼中追求自由:《進擊的巨人》中的現實主義

| | ,

《進擊的巨人》我覺得就是一個很富有「修昔底德陷阱」(Thucydides Trap)的現實主義(Realism)的漫畫,《伯羅奔尼撒戰爭史》(History of the Peloponnesian War)就清楚地說明了對於雅典的崛起讓斯巴達產生了恐懼最後就是導致了戰爭。


故事中擁有巨人之力的艾爾迪亞人生存在偏安一隅的帕拉迪島之前,曾運用了巨人的力量成為了一個超級霸權,不僅消滅了古國瑪雷,進而稱霸了整個世界,巨人之力的恐怖力量與殘酷殺戮也讓艾爾迪亞人背負了「惡魔」的惡名。擁有能夠控制所有艾爾迪亞人與巨人的始祖巨人之王最後厭煩了戰爭而退出了大陸來到帕拉迪島立下了不戰誓約,但同時也留下了一個前提就是一但小島遭到攻擊將會啟動終結的毀滅「地鳴」讓無數的超大型巨人將整個世界踏平。

也正因為恐懼著始祖巨人毀滅世界的破壞力「地鳴」,瑪雷才會千方百計地想要奪取始祖巨人的力量,同時不斷的發展軍備,成為了大陸上最強大的國家,但是有趣的是正因為瑪雷的強大以及伴隨著軍力的不斷上升與對外征戰,也讓其他國家產生了生存的危機,進而也落入到了安全陷阱當中,同樣的在發展軍備積極備戰,劇情中可以看到日俄戰爭(Russo-Japanese War)當中旅順會戰(Siege of Port Arthur)的碉堡機槍戰場景以及俄國旅順艦隊的敗亡被畫入到了漫畫當中,而日俄戰爭就是一場典型的修昔底德陷阱爆發的戰爭,當時的俄羅斯帝國的勢力一路從西伯利亞透過鐵路一路進軍到滿州、遼東半島、最後在朝鮮半島與日本帝國接壤,兩個帝國的勢力就像冷戰的38度線上的美蘇勢力的較勁般,在朝鮮半島上分割出彼此的勢力範圍,崛起中的強權的日本帝國在過去也與其他東亞國家一樣受到西方帝國勢力的武力逼迫,更是對俄國的擴張充滿著生存的危機,深深的恐懼著俄羅斯帝國最後進攻並殖民日本,這樣的恐懼最終爆發了戰爭。


《進擊的巨人》的主角艾蓮與同父異母的哥哥吉克不同,吉克雖是艾爾迪亞人但是長時間受到瑪雷統治的影響,雖然父親與自己都是「艾爾迪亞復興派」希望重建艾爾迪亞帝國,但是身為瑪雷帝國的艾爾迪亞戰士長,長期受到瑪雷將艾爾迪亞人視為「惡魔」的教育也影響著他,也因此最後得出了要解救艾爾迪亞人就是用始祖巨人的力量讓艾爾迪亞人集體絕育,贖罪式的自我毀滅打破這個永無止盡的殺戮循環,讓艾爾迪亞人獲得永遠的救贖。而擁有了始祖力量的艾蓮在故事的結尾透露出了是整個故事的推動者,其目標正是運用著終極的武器「地鳴」,讓所有想要攻擊帕拉迪島的世界各國遭到毀滅的打擊,正如他所說的「(瑪雷)他們沒有能力發動戰爭」,現實主義講求的是能力而非意願,被成千上百的巨人踐踏而死的八成的大陸人口,讓瑪雷與其他大陸上擁有科技優勢的國家沒有能力也沒有意願再進犯小島。


而這樣的決定雖然殘酷但這也是讓「惡魔」艾爾迪亞人集體走向毀滅之外,不落入永遠的彼此恐懼彼此爭戰的可行辦法,因為大陸上的國家在面對瑪雷擁有艾爾迪亞人所組成的巨人士兵的攻擊下,也早已發展出了應對巨人的武器,也就像是人類歷史中發展一樣,當一方有著武力的優勢,變會產生軍備競賽,戰爭的發生的機率就不會下降反而上升,原因就在於國際秩序沒有一個國家之上的仲裁與強制力的國際組織,就像一戰後雖然設置了國際聯盟(League of Nations),但也是因為國際聯盟沒有任何實質的約束力,也就讓一戰之後的世界充滿了緊張不安與對立,報復性的凡爾賽體系(Versailles system)更是讓發動戰爭的德國不認為和平是一件有價值的事情,而是認為沒有贏得戰爭才會導如此此羞辱的認知。


而始祖巨人的力量就像是超級武器核武一般的存在,任何的人類武器與巨人的力量都無法與之匹敵,就像二戰末期與戰後的一段小時間裡美國曾經是唯一擁有核武的大國,也正因為如此蘇聯與英法也積極地想要擁有自己的核武,以獲得國家生存的安全感,而核武的誕生也改變了戰爭的型態與外交、戰略的規劃,像是影響美國核武政策的現實主義大師季辛吉(Henry Kissinger)的《核子武器與外交政策》(Nuclear Weapons and Foreign Policy)深深的帶有現實主義風格,說明了擁有以及使用核武的能力與目標是什麼,以及平時與面對衝突危機時該如何使用等。


始祖巨人的力量最後被艾蓮啟動,透過「地鳴」殺死了大陸上八成的人口是其手段,而其目標則是保證艾爾迪亞人能夠繼續生存下去,所以包括艾蓮的父母以及他本人乃至整個故事都是其為了實現這個目標的過程,尤其是艾蓮自己,過去的「地鳴」發動雖然讓世界產生了無限的恐懼,但是恐懼化為了艾爾迪亞人的集體仇視,艾蓮巧妙地讓所有的不管是島上還是大陸上的殺戮罪孽都由他一個人承擔,讓其他的艾爾迪亞人從背負了「惡魔」的歷史共業,成為了「擊殺艾連‧葉卡的英雄」,保留了一個光榮的名份給艾爾迪亞人,免除了瑪雷日後的報復口實,由此「地鳴」發動的殺戮不僅是消除了潛在威脅的能力,同時也消除了意願,真正的達成了和平。


最終新生的艾爾迪亞國依舊沒有太過於天真與理想(不要忘了島上還存在著世界各國希望得到的能量資源—冰爆石),即使艾蓮做到了這麼多,帕拉迪島上艾爾迪亞國在恐懼中努力的派出和談的使節,也同時也積極的整頓軍備,並沒有因為「地鳴」發動後就安逸度日,畢竟艾蓮的死也消除了所有艾爾迪亞人的巨人之力,而艾爾迪亞國從那刻起就要靠自己的力量保護自己才能獲得真正的自由,正如故事的一開始圍牆守護著艾爾迪亞人免除牆外巨人的威脅,但是調查兵團並沒有放棄探索外在的世界,沒有放棄殺死巨人的武器與戰術的提升,因為國家的安全依舊必須要有足夠的實力才能夠達成,也正因為如此才能夠達到真正的自由,「不戰鬥就會死亡」,新生的艾爾迪亞國的國旗由雙槍交叉象徵保衛的武力,而背後則是象徵著自由的自由之翼,即是如此。

Previous

引爆反中情緒的導火線 – 被停播的《朝鮮驅魔師》看韓國人為什麼厭惡中國

由《經濟學人》的封面 「地球上最危險的地方」談起 – 英日同盟與印太戰略的帝國邊緣人如何自處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