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舉舞弊才是關鍵問題

| | ,

民主政治從來不是成王敗寇的遊戲,而民主政治本身就是為了糾正成王敗寇這種叢法則而設,因為現代人相信人生而平等,由於人生而平等,所以人們所做的每一個決定都要合乎社會公義。因此,民主選舉當中,程序公義是重要的一環,而美國可稱之為民主政制典範,是因為美國選舉有一套完整而公開的選舉程序,過完一關又一關。選舉程序未跑完,沒有人可以草率地宣稱自己已當選,或製造假像令人以為此人已當選而胡亂運用國政大權。這是民主政治最核心的原則問題!

選舉舞弊是甚麼?選舉舞弊是扭曲民意、違反選舉程序公義的問題,是關乎民主政治最核心的原則問題,重中之中!然而,連日來有關美國總統選舉的討論,我發現香港不少論者,只著眼於誰當選好或不好,部分論者又自恃懂得factcheck,偏頗地factcheck對自己有利的資料,然後輕率地指控選舉舞弊之說為造謠。

各有各的factcheck,沒有一個人可以說自己factcheck出來的結論全對。我寫文章和做評論,沒可能factcheck所有資料,只能就一些我已知的關鍵資訊,運用常理和邏輯推論,去提出一些論點與大家討論。

截至我寫這篇文章的時間(2020年11月12日早上),先講幾個關鍵的facts,歡迎大家double factcheck再confirm我:

1. 是否未有一個正式的美國官方機構宣布投票結果?

2. 選舉人票程序是否未進行?

3. 是否有某些州分已確認選票可能出現問題而計劃或已經重點新票?

4. 美國司法部是否已介入選舉舞弊的調查?

歡迎大家factcheck清楚以上四點,我都好想知自己有沒有factcheck錯,是否跟其他人活在平行時空。就我所知,以上四點正確、Possitive,如有錯請指出。既然以上四個facts客觀存在,即代表選舉舞弊指控表證成立,民意有機會被扭曲,程序公義或被破壞,任何服膺於民主價值的人都應該集中精力要求查證選舉舞弊情況。而香港一眾以factcheck為傲的評論家更應幫忙factcheck每一個選舉舞弊的蛛絲馬跡。

傳媒或部份評論者喜歡將特朗普形容為「獨裁者」、「狂人」;把拜登形容為「君子」。如果拜登真的是他們口中的「君子」,為何不主動支持選舉舞弊調查,維護美國民主政治的聲譽?反觀拜登卻急不及待要求總務署安排交接,還威脅採取取法律途徑逼迫總務署就範!總務署只是政府其中一個機構,必須按規章辦事,點票程序仍在進行,沒有主要候選人承認落敗,正式官方大選結果仍未出爐,總務署根據甚麼理據承認拜登當選而安排政權交接?這件事令我覺得十分奇怪!到底是拜登責任心太大,憂國憂民之極,想盡快為國效力而一時忘記了程序公義?定還是拜登自己身有屎,急著要走馬上任,企圖以總統權力掩飾真相?這一點懷疑我未經factcheck,只是按常理推斷出兩種可能性,歡迎大家去核實。

現在的選舉舞弊指控矛頭通通指向拜登團隊,香港一百個一千個網民或學者,左factcheck右factcheck寫文章替拜登辯護都無濟於是,因為美國有成千上萬的factcheck專家包括律師、各種調查員、司法人員等正在factcheck選舉舞弊這件事,factcheck結果如何,我們姑止拭目以待。我都希望選舉沒有舞弊,但我們必需面對客觀事實。

最後一點我想講,假如拜登真的涉及選舉舞弊但卻僥倖過關而繼任總統,香港那些學者、政界朋友寫一萬篇factcheck考古文章證明拜登從來的言論都支持香港人,這些文章都不值一顧!嘴巴說說有甚麼了不起?透過舞弊手段上台的拜登將來必定向他的金主負責,而金主當中難以避免地包括中共集團,香港人對這樣子的美國總統可有甚麼期望?再講,如果美國有人可以透過舞弊手段當選總統,證明這個國家已經爛透,別再痴心妄想借助甚麼美國的國際線去支援香港的民主發展。如果你認為我有關拜登舞弊的假設太過武斷,那麼我肯定你會大力支持調查舞弊案件,以求水落石出,盡快洗脫拜登嫌疑,維持世人對美國民主政治的信心。Every legal votes must be counted. 如果每一票都是合法選票,當選過程合乎程序公義,不管誰當選總統,都會獲得美國人乃至世界各地的人,包括香港人尊重。屆時討論新一屆美國政府關於香港的政策才有意義。

Previous

甚麼是科學?

讓氣泡紙共享站遍地開花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