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國安法前夕:太陽必「如常」從東邊升起

| |

正如筆者預料,國安法將會如期立法。目前社會出現一個現象,不論你是黃絲藍絲,都覺得立法後一切都會變得不同。泛黃陣營會覺得言論自由從此被箝制;藍營則覺得有了這惡法後政府就可以將你們這班暴徒黑記一網打盡,社會重新回到正軌。

這都是道聽途說,筆者敢寫包單,太陽必如常從東邊升起——正如國歌法立法後,除了首兩晚外有零星的反國歌法聲音,網上一片哀怨(還有就是香港民主運動最黑暗的一天外),至今沒有人因國歌法而被起訴。同樣地,國安法立法後,一切都會變得「正常」,原因有三。

首先,國安法立法的目的針對的不是市民。中共眼中,即使不立國安法,現有的惡法已經可以弄得你們這些星斗市民人心惶惶。單是一條暴動罪,已經可以將你們收監。中共無必要以國安法作大規模搜捕,使原本已經對香港政局有保留的商界人心惶惶。因此,國安法應理解為可以「有法可依」地逮捕泛民領袖——黃之鋒、黎智英等人將會是高危人物。而逮捕這些人,中共亦需付上代價,這就且看習總是否願意豪賭了。

其次,箝制香港言論自由的不會是國安法,而是教育。除了國安法,最近這個月教育局所發出的指引才是最值得關注。不論是國歌法、DSE考題、教師言論的指引,都是正正指向香港政府有意從教育入手去灌輸政治正確的觀念,換句話說將會有一波比國民教育更甚的教育改革暗暗地進行中。反國民教育運動八年過後,筆者已見香港不少校長、教育界人士自我審查、批鬥學生,而這些行動都不需要動用國安法,記一個學生大過,或者辭退教師即可。但試問和理不分的政客,有否發聲呢?而教育工程過後,就會是宗教改革,試問宗教界人士有否發聲呢?

再者,國際社會能進行的制裁有限。中共正進行一個很大的博弈:因武漢肺炎緣故,各國已因國內經濟而無暇分身香港事務。無錯,大家的確每天看到某國家或某組織發聲明去支持香港,但能夠進行的制裁到最終實在有限:一來與自身利益有關,二來香港問題中共不斷強調是內政及反恐問題而不涉及人權問題,試問連對於西藏/新疆問題實際行動有限的西方國家又如何幫香港人出頭呢?

國安法後,一切都會繼續正常運作——這是一個殘酷的現實。但同時,這實際上卻是一個幻想出來的誤會:國安法過後,可見香港人將會變得越來越被孤立:香港人的自我閹割、教育上的各種批鬥、國際社會的無助。2019年後,中共已明確表示放棄這一代的香港人:提倡港獨?它便可以名正言順地打壓分離主義;移民殖民?它亦從來不怕香港人移民;等待支爆?這說了十多年了。

看來,使太陽不能再從東邊升起,向來都是指向「攬炒」這條路——這也是沒有人想看到的結果,包括筆者。

Previous

契弟習近平又想縮沙!

國安法替香港命運共同體點石成金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