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家毀了

| | ,

港版國安法出台,標誌著香港正式「玩完」。

近日關於此事的談論多矣。簡單講,中共見香港立法會通過廿三條立法較困難,遂經人大代立一港版國安法,藉《基本法》附件三的方式在香港實施。這裡存有幾個問題:

1. 先例一開,中共是否可用同樣方式為香港代立其他法?立法會豈不成為橡皮圖章?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形同虛設?

2. 誰負責執法及審判?儘管黎棟國建議由香港警隊執法、按慣例也應由香港法院根據普通法審判,但「在香港成立一國安機構」云云,此隱然有將大陸國安機構,所謂「強力部門」常態化、前台化的傾向,彼會否利用駐港國安機構執法,然後押返大陸由中共法院審判?

3. 如何界定顛覆國家政權、組織實施恐怖活動等?有無客觀標準?抑或純粹以言入罪,上綱上線?

觀乎人大公佈消息,港區人大政協、港共諸官員、建制派、親中報章一面倒吹同一個調子,香港新疆化、西藏化,大陸那一套照搬過來,恐怕是事實真相。

恆指大瀉,林鄭回應,金融市場定然會有波動,毋需擔心。聶德權揚言,有人促外國制裁香港,完全超出國安底線。李家超甚至說,本土恐怖主義正在滋生,不排除提升本港恐襲威脅級別。當國際對香港政治自由的憂慮被有權有勢者淡化、手無寸權的小市民年青人奮起抗爭被抹黑成恐怖分子,這麼一群指鹿為馬、扭曲是非的人告訴你立法對香港有益、沒問題,你會相信嗎?「移民」成為熱門搜尋字眼,就可以知道普遍香港人抱持什麼心態。

我們的家毀了,一半是毀於中共之手,一半如前港督彭定康所說:「我感到憂慮的,不是香港的自主權會被北京剝奪,而是這項權利會一點一滴地斷送在香港某些人手裡。」

有人指香港人未來將會如出埃及的以色列民,大舉出逃,飄泊無依。有人期盼美國總統特朗普、其他英語系國家出手,救香港於垂危。有人依然咬緊牙關抗爭,被無情地拘捕……

鍾祖康說:「香港今天的問題,追源禍始,是因為徹徹底底違反天理和人道地做錯了一件事,然後往後每一錯步都是為了掩飾或修補第一大錯而為。這個原始第一大錯就是把香港從文明的英國手上交予未開化的中國。由於第一步做錯了,往後只是在等待一個悲劇劇本的上演。」

事到如今,我們應該深切反省過去做錯了什麼、信錯了什麼,弄得今日年青人被自殺被強姦被污衊被打壓、中老年人惶惶不可終日汲汲於離鄉別井的悲慘下場。

麥理浩逝世廿周年,很多人記掛他的好,但透過提高香港政治經濟實力以作為跟北京談判的籌碼,為香港爭取較大政治空間,這條路也是麥督開出來。八十年代許多香港廠商把工廠北移,將發展重點移向大陸,參與大陸各項投資建設,基本上是沿麥督思維走下去。他們深信,中國大陸會銘記他們的恩德,對香港留有餘地。數十年過去,香港被扼死,生金蛋的能力未有為鵝活命創造條件,麥督的錯判、香港商人自作多情,一定程度造成今日的死局。

愛國民主派亦要負上責任。司徒華在六四發生後叫停三罷,改為年復年喊「平反六四」、「結束一黨專政」,猥自枉屈,麻痺港人抗爭意志。篤信「中國有民主,香港才有民主」,以及聲援大陸民運人士,尤其令他們及其支持者忽略香港本土民主進程,只能在選舉前虛構一些不可能實現的願景,刺激一下選票,卻於實際局面之突破無大幫助,甚至有損 (如提出超級區議會方案實現「量變而質變」、贊成把驅逐行為不檢議員離開會議廳的權力擴及各事務委員會主席)。沉迷集會、遊行、遞請願信的抗爭方式,塑造出港人好抗爭卻反抗無力的慣性。年青人勇武,但對比他國同類型行動,武力程度明顯不及,這也是共官及警方無所忌諱、肆意施暴的根本原因。

最後,廣大香港人長年沉溺工作,換取安逸,對中共靠謊言起家 (早自李大釗屢稱共產黨不會顛覆國民黨,至鄧小平「我們對香港的政策五十年不變,我們說這個話是算數的」皆是如此)、為一無賴流氓政權 (觀余英時如何論高敬亭) 渾然不覺,也不明白愛中國歷史文化不等同要愛中國共產黨及中華人民共和國,對香港之所以為香港的歷史發展、文化特色更不甚了了。歷史知識的貧乏,造就「回歸」的成功,成就出一大悲劇。當然,英美國家盲信經濟富庶會推動政治民主化,也給予中共豐滿羽翼的機會。現在他們覺醒了,香港已陷入萬劫不復的境地。

以上分析只是冰山一角,要之,香港之死實為數代人種種錯誤觀念、選擇、決定集結交織而成,此決非一代人奮起或外來力量突然介入可以徹底扭轉。

有謂:至少今時今日大部份香港人都覺醒了,但筆者想起魯迅的話:「人生最痛苦的是夢醒了無路可走,做夢的人是幸福的;倘若沒有看出可以走的路,最要緊的是不要去驚醒他。」香港人將進入最痛苦、最黑暗、最徬徨的時代,亦未可知。

勞思光在《歷史之懲罰》中提出過「歷史債務」、「歷史債權」一組概念,「我們今日面臨最大的歷史苦難,就是因為上代人類所欠的債務太多。」人欲去除苦難、扭轉悲劇,首先要承認自己的錯,不事事諉過於人,並以集體的自覺、努力修改流弊,這樣才可積累未來歷史的債權,建立對未來的希望,從而成為未來歷史的主人。光復香港,可能需要數代香港人懺悔、自省、改過才能夠成事。

執筆之際,再有三百人因反對國歌法二讀被捕,只是聚集唱首歌、表個態,都出動銳武裝甲車、水炮車,警察可公然擅取便利店冰水,午飯時間外國人在港島鬧市被嚇得拔足狂奔……敢問誰在真正搞亂香港?搞死香港?

五代時期,後蜀、南唐經濟繁榮,文化昌盛,因敵不過北宋軍隊南下,國破家亡,孟昶、李後主夫人皆有被宋太祖、太宗兄弟迫淫的醜聞傳世。

香港割讓給英國前,受盡清朝海禁之苦,後來在英國襁褓中逐步發展成為國際城市。

二十年代的海員及省港大罷工,始作俑者為國民黨左派 (共產黨員);六七暴動,始作俑者是鬥委會 (實際受新華社香港分社運作的中國共產黨港澳工委控制)。

時至今日,香港死了,青年人、抗爭者弄死香港?徵諸歷史,復徵諸眼前所見所聞,事實判然,何必抵賴?

「民族自強,香港獨立」、「香港人,建國」,誰想說呢?都是中國人、中共迫出來的!

Previous

1900 – 45年間日本為中國帶來的利多於弊?

點解要「攬炒」?-從資源分配和人類理性說起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