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以類聚,物以群分—港人必需正名

| | ,

首先,我必要講呢件事,並唔係我首創,而係喺在美港人“We The Hongkongers“因應美國人口普查而建立,目的係令香港人族群,從中、日、韓、越四個種族外,有屬於香港人嘅官方數據,突顯港人在美利益與貢獻,及為日後更有利於港人在美遊說,制定港人相關政策。

而美國人口普查就到尾聲,但We The Hongkongers所做嘅事,其實海內外嘅港人黎講係一個提示:

「我哋需要將香港人從中國人當中分離。」

海內海外港人的救命繩

基本上香港民族主義已經由萌芽期,邁向立論和辯證當中,但喺香港好明顯睇到,對於八十年代中前出生嘅人,或者佢哋以「香港人」身份認同為主,但本質上偏重「中國香港人」、「唔需要主權嘅香港人」、「無歸宿嘅香港人」、或「香港文化即自古華文化」簡單歸納就係覺得:「香港人唔係一群獨立嘅族群」所以對於香港民族嘅接受度依然偏低,打一個比喻:

舊有嘅香港身份認同就好似一座高樓大廈,無天災無意外,大家一定會揀呢幢大廈住,而香港民族主義,就好似一班末日生存者,寧願做好地下避難所,住入地底都唔會冒風險。

而依家嘅香港就好似幢大廈咁,接近八十年無重大災害,大家都覺得未來就有事,都係大風大雨,幢大廈可以承受到,點知就係九級地震、人為火災,加上風災及雨災,呢幢大廈無法承受,大家開始跑落樓搵地方避難,先醒起以前有班人起左個避難所。

而香港民族主義,就好似呢個避難所咁,香港人唔身受其害,都唔會感覺到需要呢樣嘢,所以對依家香港內提倡民族論,最重要係完善個論述,令香港民族成為有正當性嘅族群,而入唔入屋唔係首要,因為只有時機到,大家先會理解呢個係出路,令之前犧牲同付出,成為民族嘅基礎。

而當中國一路以黎以統戰華裔,增加影響力,到左千禧年就實行更多滲透,成為各國近年要應付問題,加上因應武漢肺炎一事,海外嘅華人產生危機,而確立香港民族,將香港人從中國人身份分離,係保障海外港人嘅一步。

猶如鬼魅嘅大中華阻力

當然,實際係好困難嘅事,因為內外都有阻力,一個係源於港裔及港人對「中華/華夏」嘅文化及民族認同。

喺對內嘅問題,無論係傳統民主派嘅愛國不愛黨、民主回歸、建設民主中國,定城邦派嘅皇天信仰、華夏遺民、城邦論,對於香港人嘅詮釋都不一,例如傳統民主派比較注重國家認同,而城邦派就著重文化認同,但係對香港人個本質係雷同,就係:

「香港人喺『中國人/華夏民族』入面,係獨特嘅一群。」

基於香港人使用嘅語言,文字,或一些習俗上,確實係受東亞嘅儒家思想,及中原王朝漢化下影響嘅事實,所以當從國家,還是文化上,將香港人連接「中華民族/中國/華夏文化」呢類事物,就會有好多用呢啲事物做自己嘅身份認同。

只係呢種身份認同有一種弊處,就係當中國恢復「中華帝國」形式嘅擴張政策後(特別當習近平上台後),呢類事物就會被好容易被帝國所同化及吸收,因為帝國呢個就係帝國本質,透過武力展示或國力表示,去威脅週邊國家服從,從而吸收他族文化,同化他族人民,去達成影響力嘅擴張,所以香港人唔擺脫舊日嘅主張同價值觀,就會被「中華帝國」所吸收。

當然呢啲主張以文化認同充實港人嘅派系,就會用上「基本法保證嘅一國兩制」保持香港嘅存在,或以此證明港中有别,但正如我上一篇文章提及:

「而當保留「一國兩制」框架,一個好現實亦好嚴重嘅問題,中國可以對香港以「一國」名義,對香港作出各種滲透,因為一國框架內,中國無論喺官方,民間,商業層面都可以名正言順,以合作交流之名,實為統戰滲透之實……」

所以追求正統嘅文化認同,會有滲透風險之餘,或反被吸收嘅機會,對文化擁戴者來說,如果有機會保存文化,未必需要對香港人有「忠誠」,而去到國外,呢啲認同偏偏係「華人」嘅自我認同,而呢點亦有影響。

逆流而上,脫華去中保港人

正如開頭所講,今次個靈感係源於“WE are Hongkongers”嘅行動,而我亦相信喺全世界嘅港人移民,或其後代人數,比我哋預期多,但因為種種因素,依家係合併喺華裔當中,令我哋無法掌握相關人數或分佈。

但正如上文提及「文化及身份認同」,令港人喺脫華有阻力之外,當各國種族問題依然存在,其實外國嘅亞裔社群,會更希望各族群會更緊密應對,而係呢種情況下,華裔嘅問題就好突出,因為唔少台裔或港裔,其實唔願意喺華人社群,或中國問題引發衝突,就如林書豪嘅反應咁。

當然背後亦有利益因素,因為中國對海外華人或華僑,都實施長期統戰策略,在各項範疇給予優惠,藉此拉攏華人社群,為中國在其他國家施展影響力,左右其對華政策,身份嘅便利,加上同中國本土有距離嘅安全感,唔少華人會偏向中國政府。

但係對中美貿易戰,加上武漢肺炎一役,其實各國已經對中國滲透響起警號,但我哋唔可以期望各國能夠同步處理,但要理解外形上嘅相似,會對港人有所不利,實例就如二戰時,數以萬計日裔美國人,被美國關在集中營管理,未來發展無人知,但國外港人為了自身安全,其實需要和華裔保持一定距離,就如台裔一樣。

依家嘅台灣人,抑或台裔喺大部份國家入面,都會有「台灣係一個獨立國家」嘅認知,除左一啲親中國家外,而更重要好多國家嘅人會知台灣人唔係中國人,所以點解會出現一啲新聞,外國有針對中國工廠示威,中國工廠舉民國旗,就係咁解 。

而香港就處於一個尷尬嘅位,因為隨住二次殖民之後,好多外國人對香港嘅認知介乎於:「 Hong Kong is not China.」或「Hong Kong is not China?」事實上,我哋都知現狀係中國統治香港,只係因為經歴過英治,所以香港先會有呢種尷尬狀況。

所以我哋香港人,要強化呢種狀況,甚至借助呢種狀況,令港人可以脫離華人呢個社群,建立自己嘅社群同圈子。

沉淪在即,我們需要海外族人協助

上面三段,都係五月二十一日前構思,其實繞過香港層面,由人大政協實行國安法,由一七年就有人講緊,所以心理準備一定有,喺個人而言,始終令唔到太多人醒悟,或接納到獨立或民族,呢點係我自責嘅地方。

呢篇主要講嘅嘢,係香港人呢群人,一定要脫離中國人或華人,咁樣其實用黎保護海外港人,防止俾中國借華人或華裔作出滲透,避免引起海外各國對港人社群嘅不信任,其次喺依家嘅國安法,基本上所有在港族人,已經無法再自居「香港人」對外國進行任何涉及香港嘅遊說,演講,交流,就算係攬炒巴所倡議嘅區議會議政,授權海外遊說團隊,呢種由民意授權操作都係已經被斷絕。

所以好多對外工作,本地港人將會難以為繼,呢方面係需要在外港人協助,但有無風險?有,如果海外港人真係願意承擔呢份工作,咁佢有可能呢世,喺香港未脫離中國管治,及未擁有自己主權之前,永遠都返唔到黎香港,當然更嚴重就好似銅鑼灣書店事件。

其實我好理解一件事,我哋香港人唔係猶太人,我哋無一個宗教同信仰形成強大聯繫,我哋亦都唔同其他民族係靠地域或血緣,甚至文化無論係中華、華夏等等嘅包含中國在內文化論述,都不足以反映同顯示香港內在嘅「複合文化」。

「香港」係因為香港開埠至今百年時間,而同中國政治上分隔,係呢段時間嘅人員流動,不同事件,各種文化,大量語言,意識形態同價值觀,不斷累積同消逝,令到香港人同中國人有所不同,簡單講香港民族就係主要圍繞,喺香港有共同生活經歴嘅一個族群

呢樣嘢,亦係要確立香港民族嘅困難地方,因為每個人,每個年齡嘅共同生活經歴都好唔同,但只有係香港呢個地方先會經歴到,我哋係靠呢樣嘢維繫香港人,而依家我哋奮力反抗,因為喺呢啲嘅累積下,渴望自由已經係香港人嘅民族性,而移民海外係其中一表現。

所以我唔會怪離開香港嘅人,但我係呼籲喺未來嘅日子,請求各地各國海外香港人,一定要正名香港人,將香港人由華人或華裔脫離,其實大家都知海外中國人,佢哋恃住中國嘅勢力不斷打壓香港人同台灣人,甚至利用民主自由侵蝕該國嘅文化同民主,海外香港人係應該幫助居住國捍衛呢一切,而唔係一邊坐享中國利益,一邊享受居住國嘅福利同民主自由,呢種行為到最後一定被人唾棄。

而依家嘅香港人,喺未來係好需要海外族人,一定支援同支持,無論喺政治上嘅聲援,遊說,協助該國政核實難民,甚至更進一步嘅金錢同物流,我哋都好需要海外香港人嘅協助,而正名香港人係一件幫整個海內外港人族群嘅事。

而且正如我講過一件事:『「中國」成為所有「華人族裔」嘅共同問題,唔係避開就解決到,只要中國一日係專制主義,有擴張野心嘅國家,你都會受到影響,只不過係你或你個輩人受,定你同同輩嘅後代受咁解』

當台裔開始為左自己母國,同有效保護自己利益,願意以台裔身份發聲,香港人無自己嘅政權下,更加應該要做,否則當全世界都當香港人係中國人,一切都已經遲,就好似依家嘅香港咁。

Previous

香港實施國家安全法前夕:無感

六四對香港人的意義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