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實施國家安全法前夕:無感

| | ,

昨天(美國時間 5月20日)中美金融戰升級,美國參議院一致通過法案,要求在美國上市集資的外國公司,必須得到美國監管機構認證不受外國政府控制,否則會被踢出美國交易市場。起草法案的參議員清楚表明希望中國遵守規則,亦即法案是針對中國公司而起草。說時遲那時快,今天親共媒體香港 01 報導,全國人大將會採納香港區代表陳曼琪建議,繞過香港立法會,把國家安全法納入基本法附件三,直接在香港實施。

美中爭霸戰,香港成為風暴中心。美國準備追殺中資公司,阿里巴巴上年 11 月示範如何「乾坤大挪移」逃避美帝的狙擊,申請在香港上市,把香港成為後備集資市場。其他在美上市的中資公司,譬如準備下月初在香港上市的京東商城,只會陸續在香港掛牌。香港人看在眼裡,甜上心頭,武肺疫情令世界經濟停擺、香港經濟重創,有什麼比國家巨無霸獨角獸企業排隊在香港上市,提供香港人更好的賺快錢機會?而且,中資大企業全面退守香港,不是更突顯香港對中國的重要性?那麼,黨中央為了要留住香港的外國資金,便不得不迎合西方社會的要求,維持一國兩制。香港對中國比以前更為重要,那麼北京對香港的政策,總不能越收越緊吧?

香港人思考問題的方法,和受共產黨教育的中共精英階層,當然是南轅北轍,牛頭不搭馬嘴。香港人的核心價值是「有錢大家一齊搵」,亦即「攬炒」的相反,香港人深信,你中共何必做一些損害香港的利益,但同時不見得對你中共有利的事?誰不知,中共的最大利益,就是「國家安全」,說得直接一點,就是共產黨的執政權。武漢肺炎肆虐全球,黨中央不會不意識到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陣型,快將會對中國全面清算。共產黨的勢力範圍內,中國某某城市一旦發生民變,基本上都是「可防可控」,唯獨只有香港這塊彈丸之地,去年 6 月嘩變至今,一直未能擺平。如今中美金融戰如箭在弦,以共產黨的思維模式,這塊兩軍交鋒之地,絕對不能容許存在任何漏洞,必須牢牢掌控,否則香港定必成為美國勢力動搖共產黨執政權的地方。

香港可以如何動搖中共的執政權呢?街頭的「黑暴」不用說,其他如立法會反對派議員拉布、香港電台諷刺香港警察的節目、大學入學試的試題、記者針對警察在街頭的採訪、市民追究 831 太子站有沒有人命傷亡、維園六四燭光晚會等等,甚至某某政治人物或 KOL 在網上發表反對政府的言論,以中美爭霸戰的高度來看,統統都有可能威脅到中共的生死存亡。港毒禍害已經二十多年,沒有一早消滅在萌芽之時,現在必須大刀闊斧,用共產中文的說法,削骨療毒,盡快把毒草連根拔起。

中共去年強推送中條例,歐美列強強烈反對,再引發 6.12 包圍立法會衝突,最後中共讓步,由硬闖變暫緩、由暫緩變收回。香港人到現在仍然深深相信林鄭是整個軒然大波的始作俑者,目的是為了拍習近平馬屁。送中條例牽涉中國的外交政策,林鄭怎可能以一己之意改變中共的外交策略?今次中共準備把國家安全法納入基本法附件三,不是林鄭上書、而是 2014 年佔領運動期間代表潮聯小巴申請佔旺禁制令的陳曼琪。黨論功行賞,陳曼琪 2017 年「當選」為全國人大香港區代表,今次更身先士卒,「主動呈請」國家為香港訂立國家安全法。請問那些去年一口咬定林鄭主動修訂逃犯條例,令黨中央不得不支持的諸位黃絲善眾,今次是不是又覺得陳曼琪一心邀功,所以黨中央勉為其難,只好成全她的苦心?

兩星期前,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在記者會中簡單提及香港的幾句說話,其實已經給香港人預告,這星期中國人大會議會有損害香港自治的提案,所以要留待中國人大會議結束後,才把香港人權民主法的半年報告書提交美國國會。奈何香港人的政治觸覺遲鈍,兩星期前聽到美方的消息,無感;幾天前新聞報導陳曼琪的提案,仍然無感;到今天香港 01 的標題大字寫明港版國安法「有別 23 條」,不少人可能仍然相信香港「有險可守」,因為 23 條仍然未立法啊,不對嗎?

法國大革命爆發於 1789 年 7 月 14 日,當日國王路易十六的日記只寫了 Rien 一個字,亦即無事的意思。法國國王對大變無感,如同香港人對香港的大變無感一樣:看看最近的恆生指數和中原城市領先指數,香港股市樓市基本都是四平八穩,香港人並不覺得有什麼大事快將要發生。事實上,送中法、23 條、國家安全法統統都通過了又如何?香港人會說:「聽日咪又係要返工!」

Previous

香港淪落為 -「封閉社會」

方以類聚,物以群分—港人必需正名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