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斷送未來當妥協 就係香港沉淪原因

| | ,

一直以嚟,喺香港抗爭嘅過程,不約而同有唔同主張傾向嘅人,都有一種聲音:

「先放下獨立訴求,利用外國確立香港自主權力為先」

而無論係傳統民主派,及泛民政黨嘅「民主回歸」「城邦論」嘅永續基本法;或因應反送中出現嘅「國際戰線」,都不約而同將方向定為:確保香港自主地位,而為左達成「首階段目標係確保自治及自主」就出現「現階段不宜主張香港獨立」嘅理據,更甚者就視港獨為中國或泛民嘅分化手段,包括部份本土人士亦主張,現階段不宜主張獨立,判斷港獨會影響工作,令香港獨立被邊緣化。

但用「確保自主地位,作為首階段目標」真係一件好事嗎?我睇就未必。

殊歸同途的階級性目標

首先要理解,呢三個操作嘅理想狀況:

民主回歸,基本一定同「愛國不愛黨」「建設民主中國」並存,大概就係中國有民主,香港先會有真正民主,而現在嘅香港人都係愛國,只要中國遵守基本法,就可以維持一國兩制,而同時本身香港民主化高於中國,香港人有責任令中國民主化,而爭取外國支持香港落實一國兩制,係可以令中國有機會民主化。

而城邦論就認為,基本法就已經確立左香港係「獨立」中國以外嘅政治實體,所以需要以此為基礎,由五十年不變,化為永續基本法,永久確立港中以一國兩制,作為港中政治制度,再利中美對立,香港以「獨立政治實體」居中平衡,而當中共下台,香港保持一國兩制,更可以自居「華夏遺民」身份影響中國,而理想嘅政治體系就係:華夏邦聯。

而國際戰線,其實就以中國違反聯合聲明,無視基本法,不斷侵蝕一國兩制,而聯合聲明作為聯合國文件,國際社會有義務(或理由)介入保持香港嘅一國兩制,確保香港自治及民主,係符合國際利益,及民主世界嘅價值觀,特別當中國滲透各國嘅背景,香港嘅處境係一個最好例子,阻止中國赤化香港,將會係各國對應中國嘅手段。

唔難睇到,三套操作方向都有兩個重點:「香港有基本法確保一國兩制」「需要外國介入確保一國兩制」,好簡單歸納就係:「利用外國維護香港自治」而隨住反送中,國際關注度提高,美國落實香港人權及民主法等等,就令更多人覺得呢啲操作有機會成功。

而為左「提高」成功率,就出現「先放下爭取獨立,利用外國確立香港自主權力為先」嘅言論,因為唔會太多國家貿貿然支持他國獨立,所以更多人傾向確立香港自主,更加會用這點說服獨派,但係主張呢條路嘅人,我唔知佢哋無考慮到,定刻意隱藏左一個致命傷

自我妥協下,將問題遺留給後人

當然,我唔會講佢哋嘅顧慮係錯,我三年前寫過《世界的忌諱:獨立建國》當中有提及兩點:

「我們可以由庫爾德民族,到加泰民族,甚至台灣人追求正名獨立,我哋唔難見到世界各國都係「反對」,包括所謂民主大國,無論理據幾充足,道理幾足夠,依家嘅世界已經唔容許輕易獨立,應該講會影響世界秩序嘅獨立。」

「因為係香港追求獨立,本身就係違背「香港價值」,除非放棄獨立,否則眼下九成香港人都唔會支持獨派。」

所以我都理解獨立主張係現時絕對唔係主流,但問題就在於,為左達成佢哋嘅階段性目標,而需要香港人妥協一啲同放棄一啲主張,我會評價為絕對不亞於,當年大中華派當年見證六四,依然堅持民主回歸嘅惡果,到呢種自我妥協就會產生:

「依賴基本法將香港定於一國框架」及「邊緣香港獨立獨立主張」

為咗滿足外國嘅期望,同達成階段性目標,所以香港人嘅二次前途就排除左「香港獨立」嘅可能,亦將香港嘅未來捆綁喺「一個中國」體制下,為左得到保證自主,呢個代價會唔會過大?

當然一定有人講,當做到確保自主嘅階段性目標之後,可以再協議香港用公投,或選舉去爭取獨立,但問題在於:

1:如果當達成香港自主,已經對外國好足夠,未必支持獨立運動。

2:呢個階段性目標,為中國否定獨立嘅選項,亦留下武力解決香港問題嘅理據。

3:如果香港人滿足自主就可以嘅話,我哋會將問題留俾下代。

最現實嘅例子,就係庫爾德協助美軍攻伊斯蘭國,最後都無得到美國支持建國(當然背後有其他因素),但無獨立選擇嘅階段性目標,到最後只會令香港問題埋下另一個未爆彈

一國兩制是騙局,偏要港人走入騙局

所以依家基於「一國兩制」嘅階段性目標,都係有隱憂嘅錯誤方向,更重要係,二零二零年台灣總統大選,大量港人表示一國兩制係一個騙局,希望台灣人唔會上當,但我哋依家期望外力令中國遵守一國兩制,或期望可以因此改進一國兩制去確保自主,係咪一個笑話呢?

連台灣人有主權政府,有完整軍隊,外國有一定程度支持,亦不能信任一國兩制,我哋為左折衷,為左外國支持,為左滿足大多數人,明知「一國兩制」嘅不可信,就倒退接受一國兩制,作為階段性目標,甚至隨時決定未來,呢個真係一個所以「務實」或「折衷」,甚至「符合現實」嘅目標?

而當保留「一國兩制」框架,一個好現實亦好嚴重嘅問題,中國可以對香港以「一國」名義,對香港作出各種滲透,因為一國框架內,中國無論喺官方,民間,商業層面都可以名正言順,以合作交流之名,實為統戰滲透之實,而只有獨立主權,先會令一個地方可以防止滲透,而呢個絕對唔係「一國兩制下嘅自主權」可以做到嘅事。

請放下對舊日成功迷戀,抬頭面對新局面

三年前我有篇文叫《獨立,本身就是推倒重來的事》當中我寫左一段:

「香港一直賴以成功的地方,就是建立在:「某國的香港」,港英也好,港共也好,我們從來不是單靠香港兩個字,而因為背後的統治者,所以香港才會成功或令人重視。

正是如此,香港人其實一直很明白,特別是權貴和精英階層的人,他們知道香港的成功,並不是建立在他們身上,只是宗主國利用他們,去建立香港的建制,令香港得到完善。

而中共也是如此,只是大家看中當年,香港有特殊地位,和港中特殊關係,才會投資在香港身上,所以「香港獨立」是推翻過去的香港成功的地方,而獨立後的香港,面對的世界和「某國的香港」是不相同的世界。」

我會理解,點解咁多人對呢類「階段性目標」,無論係熱城、泛民、國際戰線,都總會有人捧場,因為透過外國介入確立香港嘅自主空間,令香港得到兩邊嘅彈性,從來係香港過去賴以成功嘅基礎,所以好多人都用「類似」方向,想令香港成功光復,但我想問一個問題:

「呢種成功方程式,係咪永遠都成功?」

人從來面對困局,傾向選擇自認為符合「現實」或「比較容易」嘅方向同決定,而當一個曾經取得無比成功嘅模式係眼前,大家就更加會容易接納,更加堅信呢個曾經成功嘅情況,但事實係時代已經改變,世界亦唔係九七前嘅世界,香港亦唔再係英國殖民地,中國亦唔係當年嘅中國,一切已經改變。

結語—迴避痛苦,只會面對更大苦難

一直以黎,我都主張:「唔好令香港剩低被中國統治嘅未來」、「要俾香港有獨立嘅選擇」

或者獨立唔係一件易事,建國亦唔係輕鬆嘅路,建立民族本身就要承受苦難,呢條路會充滿血汗同人命,而呢個事實大家都知,所以當出現「曾經因為外國保護,而令香港成功處於兩邊之間嘅自主自治」同「未知會唔會成功,亦未必人人接納嘅民族獨立」,基於人性大家會選後者。

為咗逃避痛苦,而選擇一個有明顯隱憂,甚至有機會斷送後人嘅未來,無異係飲鴆止渴,我不會反對借助外國支援,因為香港需要外國支援,但為左外國支援,而去自我妥協依賴外國介入,呢個就絕對係錯誤,甚至係本未倒置。

喺本土主義萌芽,香港民族主義興起,加上掌握主權才可擁有民主嘅事實下,香港獨立係根本無可避免嘅事,而所謂先求自主嘅階段性目標,就只係將鴕鳥政策合理化。

解決香港問題係需要治本嘅方向,但眼下由35+,到階段性目標,只係一堆治標不治本行為,咁又可以解決啲乜?

唔好再犯前人嘅錯。

※封面來源:Pink Floyd & kindpng

Previous

作為前.莎莎常客,出個極正既網購 list 比大家戒甩莎莎

中美金融戰開打 香港人肯攬炒嗎?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