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蕭若元盡快回港 接受香港法院公平審訊!

| | ,

去年 8 月將軍澳連儂牆持雙刀蓄意傷三人案,區域法院法官郭偉健上星期五(4月24日)判被告 45 個月監禁。103 段的判詞,法官花了三分之一時間指責由去年 6 月開始的反修例運動。相反,對無差別襲擊途人的被告,萬分體諒,更以「接受刑罰的艱難時期仍然關心受害人的福祉顯然是表現出高尚的情操」來形容兇徒,公眾嘩然。立場新聞以「官讚情操高尚」為新聞標題,遭著名網絡評論員蕭若元斥責為斷章取義、「標題黨」,最後還加一句「意圖挑起更多仇恨」。

筆者五年多前的文章《裁判官的「無法無天」》[1],提到香港司法界搖搖欲墜;到 2 年前的《新時代中國特色的「依法治港」》[2],清楚表明在專權社會還奢談什麼法治,是緣木求魚。文中提到自稱十多年來沒去過旺角、不熟識旺角地型的裁判官,正是今期香港司法界的主角郭偉健。然而,香港民主運動的支持者,動輒高呼「今日係民主最黑暗嘅一日」,但無論法庭有什麼奇型怪狀的判決,香港市民都忍氣吞聲,為的就是要保護這個神聖的「司法獨立」圖騰。中共對香港人的習性瞭如指掌,你們有「戀法癖」,我就利用法律來收拾政治異見人士。基本法的最後解釋權在中共人大常委會,香港人平常十分精明,在守護香港法治這個問題上,卻甘願自欺欺人。對某某泛民議員某某黃絲評論員否定「法治已死」的說法,心安理得照單全收,覺得香港仍然「有險可守」,法庭就是這一道最後防線。

法官判刑時不掩飾自己親港共的政治立場,為自己日後加官晉爵鋪路,是香港司法界多年來的常態。香港人仍然對法庭抱有希望,不得不歸功於那一群否定香港法治已死的「同路人」。兩個月前丘品新聞訪問公民黨黨魁楊岳橋:「今日2020年2月2號,你同意香港法治仍然有險可守?」楊岳橋兜了一分多鐘的圈,最後答:「岌岌可危。觀點與角度問題。」律師黨對香港人說「法治已死」,亦即公告天下律師這個專業可有可無,傻的嗎?法治又不是一種生物,是生是死沒有科學客觀定論,所以不能說楊岳橋有錯啊。

前幾天斬人案判決在社會發烤,人稱「燈神」的網絡 KOL 蕭若元,拍了兩段約 20 分鐘的片段,教導聽眾香港法治只是受到嚴重威脅,並不能下「法治已死」的結論。他解釋,從釋法、委任法官程序、和法庭判案的公開透明度三方面來看,香港司法系統仍未腐敗到中國的程度。香港警察估然執法不公,但政治案件只佔百分之十,請問文事案件的法治是否都已經死了?蕭若元笑嘻嘻的反問。蕭若元最後怪責聽眾聽了他那麼久,仍然學不懂「分拆問題、持平討論、以理服人」,太容易被情緒完全操控。

香港的左膠或和理非信徒,最喜歡搶佔道德高地,譬如今次蕭若元抹黑社會輿論「太情緒化」,再說一大堆廢話顯得自己才是理性可靠,便是他們常用的技倆去否定反對者的論點。蕭沒有怪責法官的判詞挑起社會的撕裂和仇恨,反而調轉槍頭和藍營媒體同一口徑,指斥立場新聞標題意圖散播仇恨。影片下的留言,雖然大都不同意蕭的說法,但兩段片正評總數 13000 有多,比負評多十倍以上,證明蕭的聽眾大多數都同意他的講法。而且蕭若元在 patreon 有 16000 多個付費會員,每個月至少 80000 美元的收入,真金白銀,不能否認蕭若元是黃絲至愛的事實。香港人都喜歡追星,港女港媽「野生捕獲楊岳橋」的合照在網上炫耀、「蕭生好嘢!蕭生又中」的網民歡呼,甚或 4 年前的雷動計劃,在在證明 KOL 的意見對香港黃絲仍然舉足輕重。

筆者不會用左膠或和理非原教旨主義者去標籤蕭若元,因為他的確不是。他只是個博學和精於詭辯的機會主義者。3 年前他信誓旦旦說過不再評論中港政治,不久後兒子蕭定一的生意在中國一敗塗地,更牽連他有機會傾家蕩產,這一年多來他又「打倒昨日的我」成為活躍的 KOL。今次他針對「法治而死」大造文章,但那不是問題的重點。令香港人嚴重不安的,是香港法治的現況,我管你蕭若元如何理性定義什麼才叫法治已死?蕭若元最卑鄙的地方,是指控立場新聞標題「意圖散播仇恨」。這是他攻擊反對聲音的殺手鐧。2015 年底,他曾經把陶傑批評伊斯蘭文化的文章翻譯成阿拉伯文,再配上陶傑的相片,就是以指責陶傑「煽動仇恨」為理由通報穆斯林,實際是威脅陶傑收聲。

蕭若元 1 月底以避疫為由飛到台灣。不過,既然他認為香港法治未死,他亦說過「願意用生命換取林鄭封關」等豪言壯語,筆者在此懇請他盡快飛回香港,看看黑警會否以言入罪上門把他拘捕?拘捕後法庭又是否會有公平審訊?香港法治未死啊,不用怕,蕭生,不要躲在台灣了,好嗎?

[1] 裁判官的「無法無天」:http://polymerhk.com/articles/2015/01/31/11748/

[2] 香港專權社會的現況(之一):新時代中國特色的「依法治港」: http://polymerhk.com/articles/2018/06/12/40983/

Previous

錯見崖緣擠滿人

確保不會攬炒的 35+ 攻防戰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