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7 – 戰爭式Bio Hazard體驗

| | , ,

電影《1917》是一場大膽而成功的電影改造,導演是由《美麗有罪》到《007 Skyfall》的Sir Sam Mendes 執導,森Sir賣片的噱頭是「全片一鏡到尾」,結果本片產生出戰爭電影從未表達過的 Counter Strike 式快刺激,看這套電影必須處於從未被劇透狀態下去看,否則浪費了森Sir一番心機。

—————————————以下含剷劇透—————————————

1)(偽)一鏡到尾或拍戰爭片,拍出新血路

戰爭片作為長拍長有嘅其中一款戲種,差不多各場名戰役都被電影人用過了,借古諷今或者順便談親友愛情,亦開到茶蘼,而這次森Sir成功地以拍攝手法改造了戰爭片既有框架,雅俗共賞卻不失深層意義。

在下相信閣下無論是否第一身角度戰爭/射擊遊戲擁躉,好歹或多或少都有玩過這種電玩類別,由街機遊戲 Virtural Cop、Time Crisis、The House of the Dead到家用經典以Rainbow Six及Counter Strike為翹楚,現在一人一手機都能PUBG(坊間俗稱「食雞」),第一身觀點射擊遊戲一直人氣旺盛,亦受惠於近年手機性能大幅提升,令原本必須高配置電腦規格的電玩遊戲變為垂手可玩,而《1917》的獨特鏡頭敘事手法,令觀眾 watch out of the box,把第一身射擊遊戲的感覺帶到大銀幕上。

第一個鏡頭觀眾「從」睡夢中醒來開始,你以為你在看男主角打仗,其實你也因視角影響而視同身受 —— 你是鏡頭背後的「第三男主角」,男一男二與其說是打緊仗的直士兵,倒不如稱之為 Bio Hazard 一戰版,因為當「你」親身上戰場時,一將功成萬骨枯「你」只是一名在危機四伏之中隨時陣亡的無名氏。

2)打仗,正是最道德的你死我亡。

男二乃新丁,熱血有餘良心過量,德國空軍戰機在他面前墜毀,他竟然為了人道主義不可見死不救而拯救敵人,戰場上唯一的道德就是活下去,他一時左膠式大愛,換來稱職敵人合情合理地對他下殺手,畢竟只有活下去的勝利者才有資格講「道德」,你大愛敵人就是授敵以柄,當你拯救敵人時,你希望他會跟你一樣,再次把刀柄畀返你,然後兩個人就似阿叔阿嬸去飲茶般,把那張帳單偽善地推來推去扮大方嗎?

這是不可能的,打仗就是叢林法則,你無條件資敵的結果就是死亡。

3)打仗式 Bio Hazard 冒險

男二自尋死路,男一繼續獨自上路,但求完成人肉傳遞軍令任務,這時候才是本片精彩之處,你就算內急也不會有興致離座,也不好意思打擾別人興致 —— 因為這套戰爭片已經轉化為人在野大逃亡,男一屏息靜氣,你也不敢造次,彷彿那些不知從哪裏射出的冷槍就在戲院場內,全片真正出鏡的德軍其實只有六位,但卻足以令你毛骨悚然兩小時。

導演為了令純享受感官刺激的觀眾滿足,男一逃亡中加插若干花式,穿過戰壕、礦洞崩塌、跳橋避險、孤屋困獸鬥、黑暗中逃生避冷槍、跳崖跳瀑布、急流險死,電影來到這時候已經不需要對白,活在太平盛世太久的觀眾們當然從未體會這種死亡隨時輕於鵝毛的不幸,森Sir卻獨運匠心地令所有活在和平中的閒人花一張戲票價錢,就能模擬真正殺戳戰場上的千份之一肅殺。

其實這種戰場式被狩獵和以死相搏,去年不少香港人都親身玩過香城Online了,我看到劇終,在影院燈尚未亮起時,也有一剎懷疑過到底銀幕中是否香港?還是影院外才是興登堡?

Previous

「我袋 1 萬 黑警袋 8 萬」的簡單數學題

叨念陳茂波叔 – 短評二〇二〇至二一年度《財政預算案》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