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得口罩千萬合 – 哀阿布泰國生活百貨平賣、程班長台灣美食厚施外科口罩見辱

| | ,

前文論及鄭月娥政權向病魔借刀殺人措施多種,尚未包括香港海關扣押民眾私自訂購外科口罩、物流服務處全球搜購與民爭貨、衞生署帶頭囤積以鼓勵商戶跟隨、倉鼠盜賣公家儲備圖利、消防處提供去年九月到期 N95 口罩予前線救護員、各區民政事務處怠忽職守阻礙區議員商討疫情與對策;食物及衞生局規劃粉嶺暉明邨為隔離營便利新型冠狀病毒感染周圍八所學校、七處屋苑、四間社區中心,以及醫院管理局免診金、免藥費吸引陸客來港求診──謹此致歉,並補述如上。

常言道:「螻蟻尚且偷生。」香港殲滅戰方興,市面外科口罩,須臾而盡。儒商程班長台灣美食、阿布泰國生活百貨菩薩心腸,各自轉運兩地存貨來港賑災,一月廿八廿九日先後抽籤分發每盒五十個裝口罩濟民、廉價港幣四十九元優先配售醫護人員。供不應求,有人空手而回、有狗咬呂洞賓,辱罵程班長「垃圾」、「曱甴」,包圍「阿布泰」東主林景楠先生起鬨,甚至誣告林先生賄賂醫生、護士。班長嘆道:「我一直心疼香港人從去年到現在沒有一天好日子過!為什麼讓我今天需要一直解釋、一直道歉?」

因為兩位善長決定花落誰家啲「遊戲規則」,利小人不利君子,中山狼無以知難而退,通宵達旦排隊,始乎心存僥倖;披星戴月向隅,卒之惱羞成怒──東郭先生,自然首當其衝。子曰:「君子博學深謀,而不遇時者眾矣,何獨丘哉?」例如伯夷叔齊餓死首陽、例如比干剖心、例如關龍逢見刑、例如伍子胥見殺……按運氣分配,君子難占上風;按職業分配,白衣警嫂之多、「藍絲」護士之眾,足以阻嚇全港「一棍三彈」傷者前往公立醫院求診,小人仍然得志。先到先得,漏洞更大,支持警察執法無業游民「時間成本( time cost )」趨近零,遠比工讀生低廉,輕取頭籌……

香港大學經濟金融系榮休主任教授張五常《科學說需求》,謂價格被管制喺市價之下,需求嘅一群見到自己啲邊際用值( marginal use value )高於價格,競爭搶購不獲,逼住要付出金錢價格之外其他代價來作補充而爭取;呢啲其他補充準則,可能係排隊輪購,可能係論資排輩,可能係政治手法,可能係人際關係,可能係武力解決……俾我分配一批外科口罩,數量有限,我會訴諸價格嚇退群小,務求「大庇天下寒士俱歡顏」。何謂「士」?孟曰:「無恆產而有恆心者,惟士為能。」爭取「五大訴求,缺一不可」,能夠持之以恆,士也。每盒定價四五百,盈利全數撥捐我方後勤組織,訂貨網絡登記、提貨個別通知,求罩得罩、求仁得仁,主客兩便──至於手頭確實拮据啲同道,相信自有革命派區議員協助、友好周濟,可保無虞。

筆者首選,係太子區議員黃國桐律師主理「保護傘計劃」,旨在開設餐廳及服裝店俾滯臺港人得以就業,在臺展開新一頁、重燃人生燈火──有小兄弟慨嘆,在臺數月,每日漫無目的嘅生活、對前路嘅迷惘、身在戰場外嘅無力感,令佢開始有情緒困擾,夜不成眠,必須靠藥物入睡,「我希望我能有所寄託、有自力更生的能力,也能對台灣社會有所貢獻。而由於持有旅遊簽證並不能工作的關係,我一直未能融入台灣社會。」去年九月,黃議員赴臺游說,力陳香港人唔會係臺灣嘅負擔、香港人會自己養自己,並將所學所能貢獻臺灣;十二月,復言:「因為我哋唔係難民,香港人永遠唔係難民。」必要開支化作店面起動資金,成全港人子弟自食其力、不再「靠別人供養,重拾尊嚴」之志,利人利己,何樂而不為?

學聯抗爭者支援基金,亦不失為上選,一九年下半年籌得善款港幣三十七萬二千五百六十五元,撥出其中三十二萬零五百,資金運用率高達百分之八十六,冠絕同儕;期間接獲二十二宗求助,百分之一百獲批,每宗涉款五千至二萬五千不等。執筆之際,讚好基金臉書專頁用戶,僅得八百名;倘若規模得以擴張十倍,關注人數八千、可動用資金三百八十萬,求助與受惠者有望增至二百二十人次,多達兩個大隊或三十個小隊之譜,於大局不無小補。

古語有云:「士可殺,不可辱。」是以嗟來之食,古人有所不受;今人厚施於眾,而後任人侮之,實屬人類文明一大倒退,歪風期期期期不可長。革命尚未成功,敬祈各路英雄善保健康與尊嚴以俟「煲底」和會,藏器待時是盼。

Previous

「快高長大」是咀咒

才林鄭1.0而已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