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症當前,香港獨立,刻不容緩

| | ,

林鄭月娥的廢話固然人神共憤,不封關是自然不過的事,只要一天香港還在共產黨操控的港共政權統治下,香港人還可能對港共政權還有些什麼期望呢?大半年過去,港共政權多次任由他們的政府軍(警隊)對上街抗爭的義士大開殺戒,周梓樂死得不明不白、陳彥霖從游泳健將無故變成浮屍,越來越多新聞指港人失蹤、自殺、跳海,請不要忘了港共如何讓黑社會於7月21日見人就打、8月31日在港鐵上演廝殺列車、10月1日於荃灣向港人開真槍,殺人如麻的港共政權怎麼可能在疫症爆發的今天願意和香港人共度時艱去拯救港人呢?到底要有多自欺欺人才會覺得共產黨和港共政權會大發慈悲願意封關?香港人,放在你們面前的,就只有相信港共一國兩制的死路一條,或是推倒重來、獨立自主的唯一出路。要生還是要死,任君選擇。

我不知道多少同道和我一樣前陣子有些心灰意冷,先是因為不少人無數次捉鬼天師上身,相信那些親泛民的KOL如葉一知、金水(陳淦濱)、潘小濤甚至劉細良等人的捉鬼分化帖子,令前線搵命搏的手足的心深傷透,其次是再次眼看今屆區選左膠泛民大勝復興,卻依然不加反省,還繼續鼓吹立法會選舉救港甚至爭取入功能組別去取消功能組別的盲目歪理。我們說了千遍萬遍,你怎麼可以期望一個會對香港人開槍的政權會良心發現不再DQ、不再小圈子甚至取消功能組別呢,你怎麼可能覺得在港共殖民下你的一票抵擋得了子彈呢?這些賣港的政棍一到選舉就流露真本性,像民主黨的劉青一樣自恃「唯一民主派候選人」獲得楊岳橋、林卓廷、朱凱廸、鄺俊宇等人支持便不斷狙擊沙田區政的謝潔泳,一想起這些場景就好像覺得歷史又在重演,回想當年他們怎樣狙擊梁天琦是鬼,然後瘋狂endorse 楊岳橋才是泛民認證的唯一候選人,原來傷口從來不曾磨滅,再來幾多次小圈子選舉又怎麼樣,賣港的左膠泛民還是利字當頭、議席行先。看到好多人在區選結果公布的那天大聲歡呼,時間就彷如回到2016年左膠泛民大勝後的香港,我們這些過來人在票站為點票方法不一和票站票數不符嘈完又嘈、為梁天琦和陳浩天等人被DQ無法參選而哭了又哭,可是平行時空下還有些人為超區有三席、為泛民怎樣大勝本土派而興高采烈……也許是天無絕人之路,大抵香港命不該絕,這大半年來的時代革命令到港的大陸旅行團數目大減、支那人看見勇武派的抗爭手法亦減少訪港意欲,所以武漢肺炎疫情現階段於香港才不止於大幅擴散。然而港共政權再一次在處理疫症的手法惹得怨聲載道,香港人彷似到了生命危在旦夕才明白擁有實然主權之重要程度。

今次疫情比上次沙士更見嚴峻,病毒不再是簡單只透過飛沫人傳人,連眼球也可以成為感染病毒的其一途徑。在生死存亡之關頭,港共政府的對策就是巴不得香港人死光死淨去進行他們的人口清洗大計,放生那些來自中國的支那人在香港的關口自出自入,一邊廂以為填份健康申報表封幾個不重要的關口就控制疫情,另一邊廂就任由港人為口罩等物資頻撲甚至讓香港的醫護人員用過期貨送死,請問大家還要奢想一國兩制下會有你們朝思暮想的真普選到何年何月才願意清醒?一國兩制只是騙香港人得到民主自由的世紀大騙案,從來就只有一國一制,只有強逼醫護去服務支那人的一制、只有把口罩送去奉承共產黨的一制、只有會向香港人開真槍實彈下殺機的一制、只有會令香港人被送中變浮屍的一制,只有會任由奶粉被搶光、再學位被搶走、連公屋也被強搶,到現在口罩也一罩難求的一制。連杜汶澤都明言:「一國兩制?真普選?你仲信?」香港人,你們可不可以不要再自己呃自己奢想港共政府答應什麼「五大訴求,缺一不可」了?到底還要見多幾多具浮屍、出現多幾多個李波、林榮基或是鄭文傑,你們才明白根本一個專出假蛋毒奶粉、盛產地溝油、吃野味、放傳染病毒禍害全球、最愛隨街大小便的所謂強國是不可能給予香港人任何民主、自由和人權的,所以港共政權的特首都是由共產黨任命,董建華、曾蔭權、梁振英還是林鄭月娥,他們只會忠誠服務共產黨,不要以為向敵人求和就可以獲得你們要的真普選,妄想在共產黨統治下求同存異的春秋大夢只會斷送香港的未來變成下一個新疆。現在已經不是在玩家家酒,不是那些還有閒情逸致讓你們訕笑朱凱廸改叫「四大訴求,缺一不可」的時候了。

受英國庇護的前英國領事館職員鄭文傑已親身証實他自己被送中、親口確認他看見有香港人身穿橙色囚衣被共產黨關押,你們怎麼還會寄望時時刻刻希望香港人死多些的港共政權會突然答應「五大訴求」?期望想你死的敵人會答應訴求是什麼玩法?第四個殉道的義士麥小姐以死相諫去提醒大家「不是民選的政府是不會回應訴求的,香港需要的是革命」。常識告訴我們,場仗一日未贏,就任何一個訴求都唔會可以得到,亦都冇可能寄望殺人兇手願意封關先解決疫情暫停殺人。你們繼續左一句「柒婆」、右一句「垃圾政苦」小罵是沒有大幫忙的,去到連封關都做不了、口罩都買不了的今天,請大家撫心自問我們如何才可以像台灣一樣政府增加口罩產量封關停中國遊客、像新加坡一樣政府會安排免費派口罩以保障家家戶戶有口罩用?一日香港只要仍在港共統治下,香港不過是中國共產黨的殖民地,一日香港人冇一個真正屬於香港人的政府,香港只會繼續永無寧日。別再奢望個自由會從天掉下來,去到疫情爆發的今天,我們不要再幻想什麼換了個特首就有救,也不要再像沈旭暉一樣吹奏母語教育推手、自由行幫兇、意圖立廿三條惡法的董伯伯一家了。坐以待斃,只會性命難保。港共治下,只有死路一條。

問心,大家這廿幾年來在港共政權統治下有沒有快樂過?有幾多人不是去外國旅行要解釋「我們來自香港」甚至重申「我們是香港人」而怕被外國人把我們看成那些隨街大小便、周街打尖的中國人。香港人不是中國人,從香港開埠以後,香港人經歷了那麼多風風雨雨早就形成我們獨有的文化、語言、制度以至生活方式,令我們打從心底裡就對香港這土地有歸屬感而不認同中國人身份,我們對自由民主的追求亦反應出香港人本質與苟且偷生甘心接受共產黨控制的中國人並不相同,而我們對香港人身份的那份認同就如同今日的新加坡人建國脫離馬來西亞統治一樣自然而然,經歷這大半年反送中的時代革命,我們亦早已像現今美國人奮勇擺脫當初英國殖民一樣為香港的將來一往無前。請謹記我們的爺爺只有與我們自己本人有血緣關係的爺爺、我們的中央就是我們自己的本身,不要再奴化自己,不要再自我貶抑,香港人是絕對值得擁有一個屬於香港人自己的國家。(如有任何香港人認為自己與生俱來是中國人,請你們考慮去武漢學習隨街大小便,或是可能考慮打尖排隊去湖北省為你們偉大的黨服務,多謝合作!如果有人在死神來了的時候,還在問香港有什麼獨立條件或是港獨時間表的那些,請你們有空多重溫梁天琦和陳浩天的演說和節目、多讀新加坡和美國的建國史、或是多了解國共內戰和直布羅陀的歷史,再不然去問米試試可不可以問到孫中山黃興等人當年搞革命反滿清有沒有交出時間表好了。)

反送中運動至今,港共政權死不悔改,漠視港人卑微不過的五大訴求,拒絕建立對話平台,更滿手鮮血,一次次在各區戰場行使不必要的暴力傷害港人,逼到香港人退無可退,時至今日,武漢肺炎肆虐全球,黔驢技窮的港共政權做了些什麼穩定人心、控制疫情?沒有。就蒙面法上訴?在民居附近意圖起隔離營?還是開記招說廢話也要遲大到?或是派防暴一到31日又隨街搜查再次濫捕?抑或是寧願用錢買水炮車、買催淚彈、買子彈甚至繼續透過新屋嶺虐待港人,也不情願加醫療開支、解決醫護人手問題?

港共政權不倒,香港永遠不會好。別再幻想日日想殺死香港人的獨裁港共政府救港了,敵人是來要命的。香港人不要再中什麼大中華情花毒,仲自己當自己中國人,被中國人逼害到走投無路而不自知,寄望活在那個2003年被中國害得香港變疫埠的港共統治下苟延殘喘了。我們不可能再眼白白看著2003年的悲劇再度重演,我們亦沒有本錢再為共產黨以及港共政權的無能付上沉重代價。

新一年到了,祝願香港人不要再新年流流都自己呃自己奢望什麼一國兩制有險可守玩那些換湯不換藥的小圈子選舉救港了。不想再人心惶惶面對疫情漫延而性命隨時不保?「香港獨立,唯一出路」。唯有贏,香港才可見將來。是時候從「香港人覺醒」、「香港人加油」、「香港人反抗」,再到「香港人革命」了。大家都好好保重,坦然面對香港的主權問題,好好記住梁天琦說過的「自己香港自己救,不是一句口號,而是要以行動實踐出來」去努力實現自己的所思所想。祝香港重生可期,建國機會將至。

Previous

無聲的危機 – 逐漸走歪和迷失的反抗

時窮節乃現,廢老劣行見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