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無力界定正義,敵人就會代勞

| | ,

早幾日林奠至賣弄完牠別樹一格嘅「正義」今次就到港共軍政權真正龍頭鄧炳強接力。
「鄧仆街被追問會否辭職問責時,他形容自己理直氣壯做得好,又說只是一些懼怕他正義的人想他辭職。」
只是一些懼怕他正義的人想他辭職。
只是一些懼怕他正義的人想他辭職。
只是一些懼怕他正義的人想他辭職。
如何將理曲氣弱幻化為理直氣壯?正是就算你滿口反人類罪言論時,事前必須自我催眠,咁先至能夠由現實中的黑警完美cosplay電影中的劉德華,黎明N年前廣告對白中講過「要贏人,先要贏自己」(嗰場波仲有馮德倫一齊打添),自欺欺人嘅最高境界亦雷同,人嘅潛意識決定行為模式,當黑警皇軍嘅人文價值觀竟然係同文明世界嚴重偏差成咁,牠們的「正義」已被餋養者有意地牢固界定為文明社會嘅無惡不作,呢班皇軍已經係難以解決嘅香港最大公害。
鄧仆街當時的確真心「相信」黑警呢七個幾月以來嘅軍事罪行都係「正義」,此「正義」當然不同John Rawls道德正義論所界定之義,鄧仆口中的「正義」其實同邪教洗腦教旨差唔幾 ── 維持政權想要的「秩序」就是「正義」,依法治人(Rule by Law)就係法治就係「正義」,以維護國家安全之名不擇手段殲滅敵人/假想敵也是「正義」,警察國家是如何鍊成的?共產黨只需將香港呢班缺乏政治智慧,兼早已被獵犬式軍訓輸入愚忠DNA嘅黑警執行中式「正義」,這是共產黨替香港人去掉偽理性化那層假文明蛻皮的過程,這七個多月以來香港人都不適應甚至難以接受的是:監管之人原來無人也無法監管,當「警察」暴走時原來大家除了嘴炮,從文受制於被政權壟斷話語權的法律,尚武簡直係不堪一擊任皇軍魚肉。
是,我們早就習慣了把維持社會治安(我已經未講到陳義更高的公義和正義)的責任外判,英殖中殖兩個殖民政權在馴化甚至愚民化香港人這個民族都不遺餘力,就算只拿維持治安來說,表面上的社會秩序由警察壟斷「武力」甚至「暴力」嘅定性,當你揸 pointer 照黑警竟然係「襲警」,但黑警以功率比 Pointer 強勁幾千倍直達致盲級別的第2M類白鐳射電筒對你動輒濫照,牠卻是「合法執行職務」,這種絕對權力的不對等乃香港人四五十年來被馴養到完全放棄自衛意識及能力之禍。
多風光的海島,一秒變廢土,估唔到2+2=5嘅Newspeak 新世界話咁快就降臨新香港,誰不接受餘生都要在這種絕對文武制度暴力前下跪苟且偷生,思想上的改革和破除中殖維穩思維迷思乃第一步。
解散黑警原則上係刻不容緩,問題係呢班過街老鼠事後(如有)如何處置?牠們嘅價值觀已是世所不容,而家連出名專制的馬來西亞都拒絕黑警換佢咃本護照,任何一個正常文明社會都不想收留呢堆擁有反人類心態嘅病態暴徒,牠們既不可能移民,留在香港也是暴力計時炸彈,閣下亦不必繼續幻想終有一日會有一個師團的美軍突然灣仔登陸然後你去Sir this way,鏟除呢班騎劫「正義」話語權去行暴政之實嘅恐怖份子嘅責任只會在香港人身上。
以前中共尚未正式翻臉時,左膠嬉皮士式社渾經常秀出「They can’t kill us all」標語刷存在感,而家唔好講話是但一場必被皇軍恐襲嘅示威已經左膠絕跡,「They can’t klll us all」都冇人敢再提了 ── 有鄧仆街呢種皇軍特務頭子以「正義」之名不擇手段,只要牠們心裏想殺,牠的確能堂而皇之咁謀殺任何人。
Previous

非大一統史觀的簡易中華民國史(1):東亞多國體系在20世紀初的形成

紅河之歌:西臺帝國興衰史(39) 西臺遺民去向之謎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