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分化,只有分歧 – 只是大家喜歡擺爛不處理

| | ,

對我來說,香港的政局從來不需要特別的滲透,也不需要特別的資訊戰,因為反對陣容內,本身的政治傾向和分歧,本身就非常之大,現有只是建立在手足的付出和犧牲,將目標和行動規範,建立在「五大訴求,缺一不可」。

我在《香港的最後機會,請正視二次前途問題》,曾經說過:『我們不可能只把一國兩制實踐至2047年視為唯一目標,而是我們需要跨過2047,確保2047之後,香港不會只餘下名字,現在來說,我們可以喊最大聲,或推動2047年前的工作,是實施一個有真正意義的雙普選,令香港人有能力選出「真正屬於香港人的民意代表」』。

所以之前,我提出一個以杯葛選舉為手段,加強對政府施壓,甚至加快外國制裁,但前提是反對聲音要有一致共識,問題在於大家為了保持現有反對陣容,而不願向前一步,將提出質疑和問題,甚至較激進建議的人視為「分化」,但他們不明白一點,甚至應該說不願面對「分歧」,因為一旦面對,就要承認錯誤,甚至影響自身利益。

首先我們應該認清反對聲音內,各種大大小小分歧:

  1. 中國人、中國香港人、香港人的身份認同
  2. 香港的未來政治地位及主權定位
  3. 抗爭規模和武力是否有上限
  4. 是否堅持選舉必須普選
  5. 選舉應否賦予公投意義
  6. 應否強行進行初選,剝削其他政見參選權利

以上六點最大分歧,當中前三項會涉及香港二次前途問題,對香港未來想法,甚至會因此影響,香港人到底最終會願意,付出到什麼程度去抗爭。而後三項是看各方對未來抗爭的想法。

而當前兩項,某程度上在三十多年前,香港曾經做了一個選擇,就是以中華民族一份子,中國香港人的身份,歸順中國接管香港,成為中國一部份,雖然過程當中是沒有經過香港人民意授權,但當時作為香港主流的政黨,全是以這方向面對九七年,但事實就是,一國兩制以一國為主,兩制會變成中國制式;港人治港的港人,全是無自主的傀儡;五十年不變就更不用說。

202020380001

 

為什麼要重提這些歴史?因為如果香港問題,就是歴史引致的問題,而現在的政客,就是從來沒有為自己,或自己政黨,在這些歴史負上責任,甚至不斷找藉口推卸責任,認為只有中國,英國要負上責任,而這種態度是會影響自己支持者。

而歴史和現實兩大原因,其實已經令香港人,就算是選擇民主自由,亦產生各種路線,而各路線的著眼點和形式不一,

各派的傾向與分歧—

1:傳統民主派/泛民政黨/前自決派

基本上,作為最大反對聲音的他們,最多民眾和議員佢,縱使有些人強調自己是「本土」,但他們也是建立在「中國的香港人」身份認同,他們主張承認自己是中國人,香港人是中華民族一部份,但認為歷史原因下,香港是愛國不愛黨,從而否定中國共產黨的正當性,同時中國應該給予民主制度,及保障香港人的自由。

而對於香港的未來,他們是主張一國兩制就是解決方法,只需要中方不要有權用盡,不要赤化香港,恪守一國兩制就一切問題就可以解決。

2:華夏文化主義者/城邦派

比起上者,他們的身份認同是香港人,但文化認同是他們口中的華夏文化,支持者多數是認同,自己的價值觀和思考是建立在華夏文化,所以會認同陳雲的論述及主張,即是香港文化就是華夏文化,會認為中國和香港,本身就有《基本法》和一國兩制,確定香港擁有主權地位,無需要從中國當中獨立,只需要確保到主權就可以。

所以以陳雲最新的說法,香港應該反中共(為何會出驅逐共黨口號原因),抗美帝,而這觀點令我想起台灣喜樂島,主張台灣獨立,和平中立,只是陳雲依然視香港應該留在中國,否定中國共產黨的正當性,並希望以文化認同影響中國,甚至東亞各國,所以香港不能獨立。

3:獨派/本土派

獨派和本土派,某程度在於包容香港獨立下,對於達成目標的強硬度,或對如何自治城市進展成主權國家,各目標包容程度上的分別,本土派未必將港獨視為唯一出路,但獨派就視港獨為唯一出路。主要來說,就是以香港主體思想為主,身份,文化認同,及主權與政治聯繫,都獨立在中國以外

只不過除了因應中國打壓下,香港人的民族意識,和族群觀念逐漸形成,但對於除了以獨立掌握主權,令香港有自由發展的機會外,但獨派和本土派,同時最缺乏組織和一定向心力,亦有不同派别的獨立想法,而獨立帶來的各種影響,和如何處理各種局勢,亦需要時間去表述。

上面三種方向和主張簡述,其實不難發現彼此的分歧和矛盾,甚至有雷同之處,但問題在於,就算差别是如此明顯,但大家也沒有處理的意慾,一來是我上文所說怕做成反對陣容分裂;二來是一些派别亦不願處理,深怕一處理後會令其他人得益,更甚者,我嚴重懷疑香港人根本無能力處理分歧。

分歧衍生的衝突和問題

根據每個方向,理解到分歧之後,大家可以自行想想一些問題

為何泛民要主打選舉,要不斷希望組建大台?甚至要強行初選和雷動配票;城邦為何要對付民主黨賣辦文化,甚至和黎智英不約而同,指控港獨並不是真實存在(陳雲認為偽獨為泛民打手;黎智英視港獨為中共權鬥工具);為何在十一及十二月前,獨派也不在各場合集喊港獨口號;為何本土派及獨派會傾向反對大台,為何本土派和獨派難以組織和互相聯繫等等……

以上這些問題,每一條都涉及分歧當中,最難以解決的關鍵,大家得出答案都會不一,而彼此的答案不一狀態,可以抓到平衡,然後達成共識嗎?答案是不可以。

泛民主派為何要初選?就是要保障現有政黨及議員利益,和透過初選認證,以便初選或選舉工程,過濾和排斥非我族類的政見(如本土派、城邦派);

為何城邦派要致力打擊民主黨,和批判獨派為偽獨?因為理想狀態下,這樣就會令城邦論一支獨秀,成為更有「價值」的組織;

而本土派和獨派,為何傾向無大台,一來是經驗告訴他們,大台的存在只會阻礙抵抗,二來大台最大機會,由有組織的泛民所建立,到時候必遭到邊緣化。

其實說到這裡,大家就會看到,不同的身份文化認知,會影響決定爭取怎樣的未來,及政治定向和取向,然後會決定為爭取成功,會在行動上的形式、強席、限制去到那、與其會產生怎樣的敵我辨認,所以當你支持一個人,或一個論述,你理解到這些衝突和影響嗎?

香港上下沒有解決分歧的心態

要解決分歧就需要溝通和妥協,以便找尋共識,但當大家的判斷和利益考量,會令他們認為處理「分歧」,會對自己不利的情況,大家就不會有積極處理分歧,寧願保持現況,然後自行改變,或提出主像,就像「區選變公投」,五大訴求口號化,組織以泛民為主初選等等。

認真說,作為一個寫手,我們將問題寫出來,令自己讀者理解和知道,這是我們的極限,但我們還是需要寫出來,因為我們知道「團結」才可以對抗,但真正的團結不是把分歧掩飾,對內不提問題,視失言和錯誤視為不見,而是要面對和處理才做到,可惜的是,那個議員,那個政黨,那個政治領袖,那個意見領袖願意做?

無。

而更可悲的情況,在這種情況下,「香港獨立」就成為很多人以為是「分化」或「分歧」的原因,以為打壓港獨或切割獨派,就會解決問題,不會受到中國更多壓力,所以就附和黎智英或陳雲,但很多人卻不知道,就算打壓獨派,也解決不到因為身份認同,而做成問題關鍵,香港應該是「香港」還是「中國香港」,這點可以看《香港人的身份矛盾–香港與中國香港》

當然欠缺組織和串連的本土派和獨派,在鞏固「香港人身份」論述方面,因為欠缺一定共識,一些論點的分歧,令香港人身份認同,只能小眾化或隨住中國打壓,才能正式成形,但到時是否應付到打壓呢?

分歧、矛盾、衝突,大概就是這樣,你知道了,還會隨意指控分化?或盲聽從風向,胡亂切割,甚至又要被迫跟隨風向做,例如支持初選,堅持選舉解決到問題嗎?

Previous

2020 大選之後:更嚴峻的挑戰

一日有港共,一日不必煙花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