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 57.1% 的選民對中共說不

| | , ,

上星期六(1月 11日)台灣舉行四年一度的總統大選。蔡英文一如所料成功連任。蔡英文在勝選後表示,選舉結果證明台灣人拒絕一國兩制。紐約時報的報導分析,台灣人用選票向中共的威權主義說不。

台灣人再一次敢於向中共說不。共產黨封殺了蔡英文四年,但仍然順利連任。1400 多萬的台灣選民投了票,蔡英文得票率有 57.1%、中共屬意的國民黨候選人韓國瑜有 38.6%,餘下的 4.3% 則票投台灣政治老將宋楚瑜。兩個月前香港的區議會選舉,290 多萬選民投了票,敢於對港共政權說不的候選人贏了 8 成以上議席,但是,無獨有偶,他們整體的得票率,和蔡英文的得票率一樣,是 57.1%。而親港共陣型的候選人,得票率有 42.1%。

活在自由開放社會的台灣人,和這半年驚覺自己已經身處專權社會的香港人一樣,反對中國共產黨是主流民意,但請留意,這種主流民意並不是壓倒性多數的民意。57.1% 大概是一個什麼的概念?很多議會中重要議案,需要「絕大多數票」同意才能通過,而這個絕大多數的門檻,通常都定為三分之二,亦即 66.7%。譬如觸發 2014 年佔領運動的政改方案,中共撰寫基本法時機關算盡,訂明必須得到立法會議員三分之二以上贊成票,方能通過。次一級的「絕大多數」是五分之三,亦即 60 %。美國參議院的議事規則訂明,議員有權無限發言,亦即打拉布戰,但如果有 60 % 議員同意終止辯論,便可以「剪布」。

在中共專權壓迫與日俱增的香港和台灣,兩次選舉結果證實,對中共說不的民眾,只有 57.1%。香港人和台灣人,同樣是中國經濟發展的既得利益者,同樣受清末民初以來的一套「大中華史觀」教育而成長。在利字當頭和國家民族大義的雙重攻勢下,超過四成的民眾,或目光短淺的只為個人利益、或滿腦子中國給列強欺負的歷史,慶幸中國在中共治下大國崛起。他們會埋怨其他人不識好歹,不好好給予中共機會「帶領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他們對偉大復興的標準,當然不是什麼人權民主法治,而是簡單直接的一個錢字。

一位美國朋友看到香港反對派選舉大勝的新聞,筆者對他說,其實投反共陣型的選民不到 58%。他很驚訝的問,哪些人還會支持北京?筆者做了個數鈔票的手勢,他馬上明白意思。香港的反極權內戰持續了幾個月,年輕人和抗爭者自殺、被自殺、被消失、被虐待、被凌辱,在香港和台灣的民眾,拒絕接收或接收了但不願意相信這些資訊的人,不會因為更多更恐怖的訊息便會令他們有不同的想法。換句話說,中共今時今日虛有其表的經濟實力,可以拉攏到超過四成受過「中華民族史觀」教育的民眾的認同,而這種認同,是直接會中共的經濟實力掛勾。

北京的目標,是要得到過半香港和台灣民眾的支持。到時候,便可以以美國推崇備至的民主選舉方式,名正言順的在兩地確立並推行「新時代中國社會主義特色」的政策。要令 57.1% 之中的 7% 以上倒戈,中共黔驢技窮,而會受中共誘惑的人當然亦對錢字特別敏感,所以說來說去,中共必須保持並大力宣傳中國經濟「高中速增長」,到中國發展和投資,是明智選擇。可是,這套把戲給美國看穿了。

筆者一年前的一篇文章《促成「支爆」是防止中國意識形態蔓延的最好方法》[1],是中美貿易戰的主要背景。中國以瘋狂增加人民幣發行量、亦即以借貸來吹谷經濟發展,繼而贏得民眾支持。貿易戰可以清楚測試中國的經濟實力究竟有多強。美國開打貿易戰一年半有多,中國迫於無奈,將會在今個星期三(1月15日)派劉鶴簽署第一階段的貿易協議。

中國外交部副部長樂玉成說,貿易戰解決不了問題,協商談判才是解決問題的唯一正確選擇。當共產黨不斷說「合則兩利,鬥則俱傷」的時候,正如這幾個月來在香港全方位說要「止暴制亂」一樣,貿易戰和香港的前線抗爭,都打中了中共的要害。

[1] 促成「支爆」是防止中國意識形態蔓延的最好方法:http://polymerhk.com/articles/2019/03/04/42601/

Previous

肉食者謀之,又何間焉?

當你試過打1823投訴公共服務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