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食者謀之,又何間焉?

| | , ,

中國人由古至今都係懶惰、愚蠢同自私嘅民族。佢哋政治冷感,習慣外判自身政治權力予當權者而不作監察。

先由古代開始睇起。先秦時期既著作,香港中學生必定睇過嘅《曹劌論戰》,就有以下既一番記載:十年春,齊師伐我。公將戰。曹劌請見。其鄉人曰:「肉食者謀之,又何間焉?」大約意思係指,某年齊國揮軍攻打魯國,曹劌希望可以面聖進言,但係佢嘅同鄉就同佢講「當權者會搞掂件事架啦,你又點解要參與呢?」;再到現代睇睇,香港綱媒一百毛嘅節目《今日問真啲》就曾經到過深圳街訪,問吓深圳同香港就發展速度、政制同市民質素嘅睇法。當中問到個講流利廣東話嘅啊伯時,啊伯就話香港人成日搞埋哂啲政治,示威野係多餘,搞好經濟就得架啦,市民係唔洗多參與政治。(題外話,唔知做乜依段片比人河蟹咗,只可以係網上搵到少少Footage https://deskgram.co/p/1470898103896556612_560545843,如果有手足有Back up 或者知道河蟹內幕,不妨講一講比小弟知)

就算中國人有示威,都係只係一種各家自掃門前雪嘅心態,而非對自由、民主以至公義嘅追求。以近期既茂名示烕為例,當地市民不滿政府以興建人文生態園為名征地,實際建設火葬場,於是展開大規模示威;再數返轉頭,2014年嘅廣東惠州博羅縣大批民眾因為擔心排出嘅廢氣可能會有毒致癌示威,佢哋上街抗議建焚化爐。由此引身,中國人眼中嘅個人利益遠遠超越自由、民主、公義嘅追求。中華人民共和國,又名匪國,立國以來,以民主自由為目標既示威,真係少之有少。重點係因為中國人覺得只要唔好燒到自己就得,心中無一種監察政府既自覺,而自由、民主同公義某程度上係“監察”其中一件重要嘅元素。

而無一種監察政府既自覺,往往係出於「肉食者謀之,又何間焉」嘅奴性。同時,面對住關鍵意見領袖,好多時都同樣地只會盲目跟隨而欠缺監察。可能係因為中國人多年嘅帝制,中國人被人奴役到奴性深入DNA,佢哋永遠只會希望有賢君出現,而忘記監察既重要。中國人祈望賢君,「造神」 依個習慣,都遺傳到香港人身上,曾俊華、大J、燒山、陳雲通通都被捧上神台。佢哋嘅言論被無限量地放大歌頌,就算佢哋既行為或言論有任何失誤,都會有佢哋嘅支持者死雞撐飯蓋。可能佢哋唔會記得曾俊華做財政司司長時年年計錯數,2011年本身都係注資240億到強積金而非直接派錢,但因為後來佢識得搞公關,就令到2017年特首選舉時個個搶住課金比佢;可能佢哋唔會記得大J當年借高登上位,轉個頭就屌高登仔,近期又以沙律名義眾籌,但就少少詳情都唔肯披露,有呃人錢之疑;可能佢哋唔會記得燒山喺屯門搞藥房,又因為私怨用阿拉伯文寫信借刀害陶傑;至於陳雲,多不勝數,不作多談。只係香港嘅例子都咁多時,中國人對雜大大,其他鳩官甚或其他知名人士既吹奏,咪只會更多。

中國人唔了解到政府只係大眾權利嘅委託人,唔了解到政府只係受到全體市民既委託,以謀公眾嘅公共利益為目的,唔了解到國家最後同最高既主權依然屬於市民本身。所以往往會用咗「肉食者謀之,又何間焉?」嘅奴性思想,外判自身政治權力予當權者而不作監察。卻忽視咗後面仲有一句「肉食者鄙,未能遠謀。」基本上所有鳩官都係淺陋無知嘅。政府只係大眾權利嘅委託人依方面,就好似有人偷咗我嘅銀包,侵害咗我嘅財產權,我就有權拎返拎返我嘅銀包再打鑊對方。但當次次我比人打完劫,都要自己拎返自己嘅銀包再打鑊對方,就會好麻煩。為咗防止咁麻煩,市民就會將權力借比政府,政府就會保障市民嘅權利。由此可見,政府的主要責任就係保障市民嘅權利,而非現家中共政權同港共政權嘅帝制復辟,強搶大眾權利統治市民。

如果話一個低下階層,好似本人咁讀得書少,一日要返好多個鐘頭工以可以賺錢食飯生存落去,唔去了解政治,唔去監察政府,其實都係情有可願。就好似馬斯洛嘅需求層次理論當中,低下階層唔監察政府而選擇返工賺錢食飯係因為停留咗係生理需求,佢哋被迫長時間做一啲野,去保障自己嘅人身安全、生活穩定以及免遭痛苦、威脅或疾病、身體健康。但當一班買得勞力士嘅中產人士,如《今日問真啲》個廣東話啊伯咁,佢哋本應可以提升至更高既層次,但竟然係連保障自身權益啲咁基本嘅事情都唔願意去做嘅時候,依班人本身就最罪大惡極。

十一月嘅區議會選舉,可能有好多人會覺得投票區議會依個無實權,贏咗只係打飛機嘅選舉係一件十分愚昧既事,但我就十分高興,當中最重點唔係在於何君妖落敗,唔係在於保皇黨大敗,唔係在於所謂民間公投勝出,而係超過7成嘅香港人投票。本人都衷心希望日後市民可以繼續留意同監察政府以及議員同知名人士。

留意同監察政府嘅方法有好多,最基本而每個人都可以做到嘅,就係充份利用1823依條熱線。1823可以投訴同查詢有關政府嘅事物。例如見到壞咗街燈,你可以投拆;見到街邊有隻死雀,可以叫人跟進;見到屋企樓下無啦啦多咗塊膠皮阻住條路,你可以查詢;發覺投訴完過咗好耐先有人跟進,仲可以投訢多次。再者市民可以做到係嘅係監察議員。無論係區議會定立法會,都要監察議員有冇做好佢哋嘅本份。如有冇啲Dead Body走咗去食野或者旅行,而冇去開會投佢哋口中嘅關鍵一票,或者有冇啲議員怕大學生自我中心而唔肯請大學生,依啲都係需要監察。

「監察」依回事係香港人同中國人嘅分水嶺。想光復香港嘅話,至低限度都係要公民覺醒,時刻監察政府同所謂嘅賢能之士。Protest is Patriotic,抗議即為愛國,咁當然啦,我嘅袓國係香港而非匪國啦。

Previous

自首投愛國者

只有 57.1% 的選民對中共說不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