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人有誰再敢治港

| | ,

2019年年中出現香江因「反修例」衍生由後生所推的未命名「革命」(由人民反抗暴政的內涵絕無一缺),及至今日剛踏入2020年幾日之間,中共即更換駐港中聯辦统帥,如此匆忙安派業已退休舊官接掌該辦,此情此景觀香港前途,當知泰半,原因有三;(一)過往尚有倚恃的香江舊富豪亦剎不停今日老共妄為,(二)在港把持港府的一眾奴才獨具唯命是從,(三)2019年尾十八區議會選舉所見。

自中共元老鄧小子倡改革開放,旋踵即劃定深圳為經濟特區,首先引誘香港廠佬深入此區耕墾(投資必須帶備發電裝置,保障供電自用),同期香港正面對勞力密集的夕陽工業急於轉形更新,際此姣婆遇着脂粉客,三兩年間深圳再須擴大面積至二線,更而三、四、五線,整片珠三角棄農興工,廣納臺商、港商、日商、與及其餘外商設廠僱傭。更且撥地兼帶優惠,吸引香港地產商代為興建酒店(賦予有期限的經營擁有權,到期收歸當地政府,例如廣州花園酒店、白天鵝賓館、中國大酒店等等),方便外賓居停。今見的「廣深高速公路」連羅湖關口大樓亦由香港「合和」幫手集資建成。此等互相依賴合作方式,表面一直維持互信,即使香江由老懞董掌政頭幾年,未至罔顧港商意見!八九、六四後短短卅年間,今非昔比矣!奇迹呀!強的国今日富裕之餘,能力足建一帶一路兩條國際政經幹綫,其躊躇滿志,李實發今日尚且不與多言。時下港商意見,老共豈能聽得入耳?

在一國至高底下,易幟伊始,繼未足兩任特首之紈袴子弟老懞董後,同屬未足兩任特首之港英餘孽「貪曾」,此君乃成就於玻璃天花底下的執行官,莫非應聲蟲!何來主見?再來一件祗造一屆的689,又係生於香江的所謂菁英(精仔也),其錯在不惜羽毛兼具未及化境的假、大、空造詣,造就祇尋一任之功!唯此,亦未見港人何其不幸!今趟繼來一件在任未及半屆已柒出國際,外號777的現任特首,其奴才之造敢信已臻化境,為奉承今上,此姝和尚打傘惡行足以比擬其老祖宗毛伯伯,在任僅年餘,已把香江搞得民怨沸騰哀聲載道!亦一絕也!

在結束千禧首廿年的年尾,出現了在這之前無法推想的區議會選舉結果,這趟選舉竟然出現非建制有關人仕取得壓倒性議席,儘管如此,不少非建制議席僅以些微之差勝出,更見三幾百多寡之差而已。比照兩陣得票推算,若不是托賴超過71%(冠於歷屆投票)登記選民投票,非建制一邊可謂險勝也!設想從另一方向內窺是次選舉圖像;(一)借今屆選民登記暴增七十萬,(二)投票率維持過去趨勢由40%~60%之間,非建制豈非大敗。大眾由此當知以後儘管港共政府容納一人一票選特首,受其操弄的結果業已刻在牆上,此乃中共殖民香港的結果,亦係原來港人避無可避的結果!

香江易幟迄今已過廿二載,相距2047年僅剩咫尺,港人自恃的護身符———中英聯合聲明———快將束諸史冊。千禧嬰兒一代人,已由襁褓走到弱冠,儘管受盡千瘡百孔的教育薰陶,畢竟活在環球資訊發達的空間,在相互比照下自然得睹,更而體會專制與民主國度之分野。今日後生對週遭環境的洞察力,相較我輩老朽高出難以度量衡,故此驚現今次借反修例始發的抗暴政革命,敢向專權爭回漸次失去的固有尊嚴及權利。今次革命之現,必然迫使北大人思考如何看待香港這趟運動。同時現正面對力量懸殊的弱勢港人自己,更要盤算如何穩爭勝卷封止被秋後算賬,進而取回應得戰果。若然勢態出現膠著,後生又如何自處?於此欠缺迴旋的時空,對立雙方同費思量!

雖有教少不看「三國」,老不看「西遊」*。見今日香江殘局,唯擬“西遊”抽象一下作個夢幻譬如,時下港人同港府兩造皆視對方為魔鬼,魔鬼今趟從亞拉丁神燈彈丸大出口跳出,當走入塵世,其體積迅速回復龐然巨物週圍作惡,從此又如何把對方魔鬼收回入口祇有彈丸大的亞拉丁神燈?無也!魔鬼唯有被殲滅一途方止作惡。如此夢幻,想落也感恐怖!

*註:筆者兒時有聽長者偶引「少不看三國,老不看西遊」提點我等頑童,有多事之徒反問何解,當時長者不厭其煩續作補充,其引「三國」一書教人機心世故,更多對人不信不忠,小孩切忌過早著魔。「西遊」一書內容天馬行空,一個筋斗即可親觸十萬八千里外的事物,可以話虛幻,可能係未成之理想,老友記一把年紀何以尋夢? (就似和理非、大中華膠之徒) 試想想角式反轉其中,就係人之成就經歷。少年夢想,老來持重,上面兩句十字祇係另一表述同一演譯而已!
Previous

區議會全名係WFC

亞歷山大與希臘化文明:西方史的一個黃金時代(27) 全篇總結(系列完結篇)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