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議會全名係WFC

| | ,

20191124是香港保衛戰輿論民情一大分水嶺,區議會保長選舉的確成為港共冇政治成本的民怨稻草人,始終對絕大部份根本未夠/有決心革命或者仍然心存僥倖抱殘守缺嘅所謂黃營黃絲香港人來說,逃避現實雖然可恥但有用,泛民選舉教上下直情馬上「劍指」2020垃圾會選舉,制度中抗爭喎,和理非喎,犬儒懦弱黃絲最開心。
在下再次強調港共是冇成本間接散民氣,一定有人會問:那三百幾席黃營區議會議席怎會不是港共管治甚至係資敵成本?哈哈,港共今日就用行動狠狠地打到各位選舉教信徒口腫面腫 —— 觀塘黃營區議會第一次會議就通過「建議政府擱置音樂噴泉」,然後港共民政總署第二日就彈出來宣佈「音樂噴泉照舊興建」,港共以實際行動羞辱你班仍然迷信選舉有用論信徒,「區議員」在政權眼中只是臭四,我喜歡委任落選獻世派公職去架空你又得,各行政機關完全無視區議會意見亦得,港共玩得再絕啲嘅話,直接巧立名目一堆委員會去攬十八區親共工程同時 cut 哂區議會預算又如何,所謂區議員只是光棍保長,要錢冇錢,要權冇權,太平盛世時當做政權形象工程費尚可,現在是敵我矛盾逆共者亡時代,港共怎會仲對爾等空殼議員客氣。
話說回頭,可能仲會有人唔知乜嘢係「WFC」,WFC = Who fxxking cares 呀,港共用手段大巴大巴打泛民教會旗下「選舉教」教徒嘅臉,你咪繼續選囉,就算朕唔DQ你兼助攻埋畀爾等港燦「贏」選舉又如何?政權要翻臉就翻臉,以行政手段及斷絕資源挖空你班黃撚區議會,等你哋白白坐喺度四年冇事可做,吹咩?
港共無賴如斯,我卻是樂見其成。
沒有港共無恥到底,又怎樣令更多暫時未肯面對政治現實抹乾眼屎睇清楚「制度中抗爭」係幾咁九唔搭八,現實的「一國兩制」正是由龍門球證球僮甚至足球都係港共隨意出術做手腳的笑話,誰繼續戇鳩鳩地做乖寶寶同魔鬼隊比賽,閣下贏嘅機會只會係零。
區議會以至立法會雷同,只是港共向外國勢力當作民主遮醜布之用,誰人有心入局搶資源以資港人抗爭,我不反對,但假戲焉能真做?如果光復香港竟然係可以靠「偽選舉」呢種虛招就成事,咁泛民主派早就成功了。
Previous

豪華戲院的一天

港人有誰再敢治港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