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河之歌:西臺帝國興衰史(35) 蘇庇路里烏瑪二世

| | , ,

201913052212001
西臺末代國王蘇庇路里烏瑪二世(Suppiluliuma II)既雕像,公元2012年響土耳其出土

圖哈利瓦四世之子:阿努瓦達三世(Arnuwanda III)

當西臺國王圖哈利瓦駕崩之後,西臺國王嘅位置落到其兒子阿努瓦達身上,是為阿努瓦達三世(Arnuwanda III)。然而阿努瓦達三世登位不足一年就身亡,因此他在西臺編年史嘅王表中只係一個轉瞬即逝嘅註腳。

除左有佢名字嘅粘土印章,同埋一份佢繼任者加冕大典嘅誓詞,我哋搵唔到更多關於呢位國王嘅記載。阿努瓦達三世並無後代,因此當佢死後西臺王位落到圖哈利瓦另一位兒子,阿努瓦達三世嘅兄弟蘇庇路里烏瑪二世(Suppiluliuma II)身上。兩份歷史文獻記載左對蘇庇路里烏瑪二世嘅效忠誓詞,誓詞有可能係佢登基時所寫。

其中一份誓詞記載左響佢兄弟阿努瓦達三世在位期間西臺的混亂局勢:西臺各地都有發生叛亂事件,但蘇庇路里烏瑪二世並無加入。蘇庇路里烏瑪二世明確表明不會以一己私心奪取王位,而係會保護佢兄弟嘅兒子。

但由於阿努瓦達三世無後,甚至連懷孕嘅妻子都沒有,因此佢先登上西臺王位。呢場叛亂好有可能代表著王室內部嘅鬥爭,因為王室各分支都聲稱自己擁有西臺王位嘅合法繼承權,而呢個問題一直都冇得到解決。事實上我哋可以從一份文書官嘅誓詞見到呢點,誓詞中起誓者宣佈只會承認蘇庇路里烏瑪二世嘅兒子為合法王位繼承人,而不會承認蘇庇路里烏瑪一世、穆爾西里、穆瓦塔尼以及圖哈利瓦的後人作繼承人。

無論發生叛亂嘅原因係咩都好,西臺本土嘅騷亂同離心已經嚴重阻礙左西臺國王有效地面對外在威脅嘅能力。對於呢位新上任嘅國王而言,維持西臺國內政治穩定係佢登位之初嘅首要任務,而大部分殘存嘅泥板文件顯示佢維持國內秩序嘅決心。

除此之外,佢亦都將唔少精力放響建設記念佢父親圖哈利瓦嘅神社以及其他宗教建築之上。歷史學界認為呢個係一個正在衰落文明嘅典型政策,除左反映國家嘅自信同安全正逐漸被削弱之外,西臺國王亦都係響用盡武力同權力等一切可行手段無效之時向神明祈求,希望獲賜下拯救。

當時,西臺嘅附庸國地區需要呢位國王逼切嘅關注。呢d國家嘅國王同樣面臨公開嘅反抗同叛變,證據可以從一封寫比烏加里特國王嘅書信中可見。烏加里特的國王並無響西臺新任國王登基時獻上祝賀同承諾忠誠。

我哋知道蘇庇路里烏瑪二世並無直接參與到敘利亞事務之上,而管理敘利亞嘅任務就落在其他人,包括卡爾凱美什總督塔米.圖哈合,即伊尼.圖哈合之子身上。考古學家發現左蘇庇路里烏瑪二世同塔米.圖哈合之間條約泥板殘件,但由於泥板嚴重破碎,歷史學家並未能從中得知塔米.圖哈合嘅實際工作同責任,有可能佢將卡爾凱美什當作一個獨立國家黎管理。

我哋知道佢其中一件做過嘅事係監督西臺公主Ehli-Nikkalu同烏加里特國王Ammurapi之間嘅離婚協議。不幸嘅係,我哋並唔知道佢哋點解要離婚,但我哋知道一個附庸國同西臺公主離婚係史無前例嘅事件。從呢件事上我哋可以見到響西臺帝國末期,西臺及其附庸國日益不明朗的關係,以及附庸國日益對其宗主國缺乏尊重嘅事實。

安納托利亞西部的最後戰役

201913052212002
哈圖沙南堡(Sudburg)的石室浮雕,圖中為神格化的蘇庇路里烏瑪二世

雖然西臺帝國晚期帝國面臨內憂外患,哈圖沙中央政府應對地方分離勢力的能力被大幅削弱,但光天化日下的叛亂仍不能被哈圖沙當局所容忍,對西臺敵對嘅勢力無可避免會遭到軍事報復。

其中一個例子響1988年哈圖沙城大皇宮所在衛城山南面嘅「南堡」(Sudburg)一個宗教場所兩個石室其中之一嘅銘文中被學者發現。二號石室岩壁上有浮雕,清楚顯示有一位神祇以及一位叫蘇庇路里烏瑪嘅國王,除此之外仲有與之相連嘅聖書體文字銘文。呢個宗教場所曾經被學者廣泛認為係國王嘅陵墓,但目前學術界主流相信佢係西臺文獻中所述嘅kaskal.kur:意即冥界嘅入口。

根據霍金斯嘅翻譯,呢段銘文記載左西臺國王對安納托利亞西南面盧卡地區(Lukka)五個小國嘅征服同吞併。如果呢個翻譯同解讀正確,咁就意味住即使圖哈利瓦竭盡所能維持西臺西部疆土嘅穩定,當地附庸國的混亂局勢仍然係困擾哈圖沙政府嘅重大問題。至於我哋可以從佢兒子嘅征服中得到一個點嘅結論?

從呢件事我哋相信即使面對國內外嚴峻嘅局勢,蘇庇路里烏瑪二世對待西部領土安全同維持當地控制權嘅態度仍然堅決。此外,蘇庇路里烏瑪二世嘅西部戰爭目的在於確保西臺本土南面同東南面大後方嘅戰略緩衝地帶有能力抵抗從西邊而來的侵襲。由於位處南部海岸線上嘅達塔薩脫離西臺控制並與西臺敵對,呢d侵襲嘅風險因而顯著上升。

事實上,銘文甚至宣稱西臺軍隊重新征服並吞併達塔薩。到底達塔薩響呢段銘文中所述嘅事件中扮演有幾廣泛嘅角色?響近年有學者提出蘇庇路里烏瑪二世嘅主要敵人只有一個,就係達塔薩,因為達塔薩侵略銘文中提到原本屬於西臺勢力範圍嘅地區,蘇庇路里烏瑪二世被逼出軍重新征服南部嘅疆土。

通過咁樣做,佢必須處理嘅唔係幾個互不相干嘅叛亂,而係一個有明確定義嘅單一敵人。呢個敵人通過對西臺敵對嘅行動,企圖削弱甚至將西臺嘅影響力逐出南部。響接下來的討論中,我哋將會嘗試厘清呢個敵人嘅真正身份。

西臺本土面臨糧食短缺?

201913052212004
埃及法老麥倫普塔(Merneptah),拉美西斯二世(Ramesses II)的繼任人

圖哈利瓦四世期間,西臺因為卡隆塔發動政變奪取王位以及圖哈利瓦後來的反攻而失去對達塔薩的控制權。無論卡隆塔嘅命運如何,蘇庇路里烏瑪二世對達塔薩嘅征服清楚顯示達塔薩從西臺領土中分裂出去並公開與西臺呢個前宗主國敵對的歷史事實。

蘇庇路里烏瑪二世不能容忍呢個情況發生,其中一個最主要原因係西臺重要嘅港口城市烏拉(Ura)同達塔薩邊境地理上相當接近。記得之前提過烏拉係埃及同迦南糧食運送到西臺本土嘅其中一個最重要嘅中轉港口,特別響西臺本土糧食短缺嘅時候,維持運糧路線暢通無阻顯得特別重要。因此,烏拉嘅地理位置響戰略上非常重要。只要佢一日響一個獨立甚至跟西臺公開敵對嘅政權手上,西臺同埃及、敘利亞之間的商貿來往就有可能因而受到干擾甚至截斷。

響上一期嘅內容我哋提到西臺越來越倚賴海外進口的糧食,呢個倚賴響西臺帝國存在的最後數十年好可能日益嚴重。響圖哈利瓦年間嘅幾份歷史文獻都顯示出進口糧食對西臺越來越重要。響埃及,拉美西斯二世嘅繼任者法老麥倫普塔(Merneptah)響佢嘅卡納克銘文中記念對利比亞人的戰爭勝利,文中提到佢必須向西臺出貨糧食「以維持西臺地方的生命」。

另一份歷史文獻係一封由哈圖沙當局寫比烏加里特國王尼克馬杜三世(Niqmaddu III)或Ammurapi的書信,信中要求對方出動運糧船以及船員將2,000kor,即450噸嘅糧食由穆克什(Mukish)運到西臺港口烏拉,並嚴厲警告對方不得借故扣留船隻。

呢封信中嘅語氣係嚴肅且強烈嘅,並向烏加里特施壓讓糧食的運送不得有誤,因為信末提到「此事生死攸關」。呢封信進一步提供西臺極度倚賴海上糧食運送路線嘅呢個證據。

蘇庇路里烏瑪二世的海戰

201913052212005
CTH121號泥板,楔形文字記載左蘇庇路里烏瑪二世對塞浦路斯發動嘅海戰,亦都係人類歷史上最早嘅有記錄海戰

好有可能由於西臺響東地中海海上運糧路線日益受到外敵威脅,造成左蘇庇路里烏瑪二世發動西臺史上唯一一次響塞浦路斯近岸地區所打嘅海戰。

關於呢次海戰嘅資料記載響兩塊西臺楔形文字泥板之上。其中第一份文件記載左圖哈利瓦四世嘅塞浦路斯戰役,成功將呢個島國歸入西臺管治之下。至於第二份文件同第一份一樣都係聖書體銘文嘅楔形文字抄本,佢記載左三場海戰戰役同其後一場陸上戰役,而戰役中與西臺軍隊作戰嘅係「來自阿萊西亞的敵人」。

「我父與我,我,蘇庇路里烏瑪,偉大的王,立刻橫渡大海。阿萊西亞的戰船響海中三次與我作戰,而我將佢哋打敗;我繳獲佢哋嘅戰船,並將之在海中縱火焚毀。但當我抵達旱地之時,來自阿萊西亞的大批敵人前來跟我作戰。」(CTH 121號泥板)

從呢份記載中,我哋好清楚見到圖哈利瓦先前嘅塞浦路斯戰役只達到短期嘅效果,呢座島國只係暫時受到西臺所控制,而佢嘅兒子必須將同一件事重新再做一次。但歷史學家唔清楚兩人所面對嘅敵軍到底係唔係同一批人,亦都唔清楚佢哋係咪塞浦路斯本土居民,或者係佔領塞浦路斯或者以塞浦路斯港口為活動基地嘅外地人,又或者是否同我哋稱之為「海上民族」(Sea Peoples)嘅勢力有關。

無論西臺敵人嘅真實身份係邊個都好,蘇庇路里烏瑪二世嘅行動戰術上都係成功嘅。當然西臺本身應該並無常備海軍,西臺人打呢場海戰嘅成功好大機會係要倚賴擅長航海嘅附庸國,例如烏加里特的幫助才能成事。響烏加里特最後幾位國王統治下,呢個附庸國似乎為陷入困境嘅西臺帝國提供左唔少嘅幫助。當災難最終降臨之際,佢只係公元前12世紀初期降臨響近東世界眾多災難嘅其中之一,而要為文明大規模崩潰負上主要責任嘅,正正就係所謂嘅「海上民族」。

Previous

關於情報 – 不認真就可以一人害全隊

亞歷山大與希臘化文明:西方史的一個黃金時代(25) 希臘化文明對印度的影響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