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河之歌:西臺帝國興衰史(34) 哈圖沙再次發生政變?

| | , ,

哈圖沙再次發生政變?

記得之前提過圖哈利瓦四世個死黨卡隆塔(Kurunta),佢係穆瓦塔尼二世的兒子、圖哈利瓦的表兄弟。卡隆塔同圖哈利瓦一齊長大,手足情深,哈圖西里三世甚至因為兩人的緊密關係傾向讓圖哈利瓦繼承王位。

201914122156
哈圖沙上城區(Upper City)的神殿區,考古證據顯示此區曾經遭到破壞

長大之後圖哈利瓦為卡隆塔提供左好多優待,卡隆塔響西臺帝國國內位高權重,但我哋仍然有一個好大的疑問:到底卡隆塔會唔會滿足於佢所擁有的地位?佢到底仲肯唔肯滿足於對圖哈利瓦忠誠的回報,而放棄自己奪取王位的機會?無論圖哈利瓦點樣優待佢同提升佢的威望都好,點解佢要滿足於作為一個附庸國的國王?特別係如果佢相信自己先係西臺王位合法的繼承人、而又有咁嘅手段同軍力去做呢件事。到底響歷史上,佢有冇實行呢個政變的計劃?

呢個問題的答案或者可以響近年考古學界響哈圖沙城遺址出土的粘土印章中一見端倪。響一枚粘土印章上就印有「卡隆塔,偉大的王,拉伯尼納,太陽我父」的王室銘文,而響今日土耳其康雅西南邊17公里的哈蒂(Hatip),一幅岩石上的浮雕出現「卡隆塔,偉大的王,英雄,穆瓦塔尼之子,偉大的王,英雄」。

關於呢兩件文物的解讀指向一個顯而易見的結論:卡隆塔曾經響哈圖沙稱王。要做到呢一點,佢肯定使用左武力,將王位從其表兄弟圖哈利瓦的手中奪走。

呢場政變到底係幾時發生?歷史學家相信佢發生響圖哈利瓦登位之後的多年,響佢面對亞述遭到軍事上的挫敗之後,卡隆塔可能相信奪取西臺首都的時機已經成熟。

根據考古學家Neve教授指出,考古證據顯示哈圖沙的部分響圖哈利瓦年間遭到破壞,包括城牆同神殿區都有破壞的痕跡。學者相信如果推論正確的話,呢d破壞好有可能係卡隆塔的叛軍同忠於圖哈利瓦的軍隊響城內爆發衝突所造成的。

但即使卡隆塔成功謀朝篡位,佢的成功係短暫的,因為圖哈利瓦成功反擊並重新奪回王位,並且響好短的時間之內開始響哈圖沙城內開始一項規模龐大的重建工作,特別係上城區。

關於呢次政變的文獻證據係模糊並稀少的,我哋並無清晰確鑿的證據證明卡隆塔呢場政變發生過。呢個有可能係因為當西臺帝國接近衰亡的數十年間,我哋缺乏關於西臺史的文獻記錄。但同時亦都有可能係當卡隆塔的勢力被打敗之後,圖哈利瓦嘗試有系統咁剷除關於卡隆塔奪位之前事業記載的一切痕跡(類似後來羅馬帝國的「記錄抹消」刑罰)。

而有關於卡隆塔同圖哈利瓦立約的青銅板銘文,佢響哈圖沙Yerkapı城門的行人路之下被發現,亦都為呢個理論提供左支持。Neve教授提出理論,指圖哈利瓦響重掌政權之後,故意將青銅板埋在新建的行人路地底,一直到公元1986年考古學家先至將佢挖出重見天日。根據Neve所講,咁係為左隱瞞卡隆塔同圖哈利瓦曾經緊密合作的所有痕跡同證據。

響任何情況之下,關於哈圖沙城內發生一場武裝政變的理論,直到有更多直接證據之前,至今仍流於猜想。關於卡隆塔「偉大的王」的稱號有可能有其他的解釋,例如佢唔止係自稱達塔薩的偉大的王,並被哈圖沙當局所容忍,而係呢個稱號係完全合法並可能係由哈圖沙王室的最高領導所授予。

但無論卡隆塔銘文的解釋如何,卡隆塔本人的最終命運一直都係一個謎。如果佢真係曾經發動左一場政變,佢將會好似烏希.圖哈合一樣終身流亡海外。佢唔可能會再被委任為達塔薩之王,事實上關於西臺同達塔薩之間的關係仍存在一個好大的問號。

如果穆瓦塔尼的確有第三個兒子烏米.圖哈合,咁我哋就可以好肯定圖哈利瓦響《烏米.圖哈合條約》中將佢委任為達塔薩的總督,並取代卡隆塔的地位。但亦都有另一個理論認為,烏米.圖哈合係卡隆塔的另一個名字,咁我哋就唔知道達塔薩響卡隆塔統治之後變成點樣,但好有可能圖哈利瓦失去對達塔薩的控制權。我哋亦都有更新的,但間接的證據,顯示達塔薩有可能從西臺分裂出去,並且成為西臺帝國公開的敵人。

關於呢個議題,請容我稍後的篇幅中再深入探討。

西臺糧食短缺問題及對塞浦路斯(Alasiya)的征服

201914122156002

西臺響全國各地所面對的軍事威脅令圖哈利瓦好難確保佢的軍隊長期保持全部實力以及高度戒備狀態,並隨時預備好響西臺遭到敵人攻擊的時候被派遣到國土邊疆執行任務。

在這樣的大背景下,令歷史學家詫異的是圖哈利瓦竟然無考慮到軍力過份分薄的問題,就派軍前往塞浦路斯島執行征服的任務。關於塞浦路斯之戰的記載出現響佢兒子蘇庇路里烏瑪二世的一塊泥板之上,呢塊泥板係兩份路維安聖書體銘文的楔形文字抄本。

第一份抄本出現響圖哈利瓦的雕像之上,記念圖哈利瓦征服塞浦路斯以及向佢哋徵收貢品的記載:「我捕獲阿萊西亞(塞浦路斯)的國王、以及他的妻兒。我帶走所有的物品,包括金銀和俘獲的人口,我將佢哋帶回哈圖沙。我奴役阿萊西亞呢個國家,並要求佢哋進貢。」一系列貢品的類別,包括黃金同紅銅,響銘文後面的列表上被列出。到底呢場戰爭的戰略目的係乜?圖哈利瓦到底想從呢場戰爭中得到咩利益?

呢個係一個好重要的問題,尤其係呢場戰役虛耗左本來防守響西臺本土的軍力。西臺國王響過去都聲稱過擁有塞浦路斯的主權,但佢哋對呢座島的控制好多時都只係流於名義上,並明顯倚賴航海業發達的附庸國例如烏加里特去達到目的。圖哈利瓦好明顯有重要的實際考慮去合理化呢場戰爭。

響歷史學界有一個流傳廣泛的理論,指西臺帝國末期遭遇一場嚴重且漫長的糧食短缺危機甚至飢荒。到底糧食短缺的問題係唔係部分學者講得咁長期同嚴重係一個仍存在爭議的議題,但現有的證據都指向西臺越來越倚賴外國的糧食,而呢個問題自哈圖西里三世在位期間開始惡化。西臺的糧食供應主要倚賴埃及同迦南地區,響呢兩個地方生產的糧食會經烏加里特的港口轉運到安納托利亞南部基利家的西臺港口烏拉(Ura)。

響哈圖西里三世期間,一位西臺的王子親自出訪埃及,呢位王子的名叫做哈斯米.沙魯瑪,佢的任務係組織將糧食運返西臺本土。響過去,學界認為呢位王子係圖哈利瓦,而哈斯米.沙魯瑪係佢出生時的本名。

但根據青銅板銘文,我哋知道圖哈利瓦之外有另一位王子個名叫做哈斯米.沙魯瑪,呢個人好肯定就係出使埃及組織糧食運輸的果位王子。自從哈圖西里同拉美西斯簽署《卡佚石和約》之後,來自埃及的糧食經黎凡特的港口運到西臺已經成為常態,而唔係作為應對飢荒的特例。

西臺或許響其最後一個世紀期間嚴重倚賴外國進口的糧食,但到底呢個現象係唔係因為本土一場長期的旱災或者一系列的旱災,或者係由於徵兵抽調左本來用於農業生產的人口去左出征打仗,呢個仍然係一個疑問。關於呢點我稍後會作深入討論。

響任何情況之下,只要來自埃及同敘利亞—巴勒斯坦的糧食供應可以填補到本土產量不足產生的缺口,呢個問題就唔會嚴重到足以影響到西臺帝國的存亡。但如果糧食貿易路線受到外來勢力威力,情況就唔同講法。

而呢點正正有可能係圖哈利瓦進攻塞浦路斯的重要考慮。由於擁有豐富的天然資源如木材和銅礦,加上戰略上位置位於東地中海的東北角,塞浦路斯響青銅器時代末期響國際上的重要性正日益增加。對於外來的勢力佢係一個好吸引的目標,無論係結盟或者征服都係。

如果佢被本土或者外來與西臺敵對的勢力所控制,佢係有可能威脅到從埃及或敘利亞到安納托利亞南部的糧食運送路線。我哋並無關於塞浦路斯如何招惹到西臺入侵佢的記載,但我哋明白圖哈利瓦不能容忍塞浦路斯威脅到西臺的糧食供應路線,又或者為敵對勢力的海軍提供基地威脅到西臺呢個核心利益。

到底從邊度黎的勢力會威脅到西臺的海上運糧路線?其中一個重要的外來敵人好可能正係埃及記錄中出現的海上民族(Sea People),亦都有可能係領土包括塞浦路斯以北安納托利亞的達塔薩,此時達塔薩可能已經同西臺反面並牽涉響與西臺敵對的活動中。

如果係咁的話,圖哈利瓦的軍事行動達到左目標,佢成功響塞浦路斯建立左一個親西臺的政權,但呢場軍事行動長遠黎講並無穩固西臺響東地中海區內的控制權。響幾年之後,敵人又再一次響區內活躍,而圖哈利瓦的兒子蘇庇路里烏瑪二世被逼響塞浦路斯的海域打左一場海戰,去保護對西臺存亡日益重要的糧食運送路線。

圖哈利瓦四世的成就

大部分關於圖哈利瓦四世的歷史記錄都顯示西臺帝國正面臨日益嚴峻的內部同外來壓力,而呢位國王花左好多心機響外交同軍事上,去維繫呢個帝國的完整並阻嚇威脅要將帝國吞噬的外部敵人。

毫無疑問,圖哈利瓦所面對的問題係複雜而影響深遠,一方面佢面對西部附庸國體系可能解體的威脅,另一方面要面對敘利亞區內野心勃勃的亞述帝國。而佢對塞浦路斯發動的軍事行動預示左東地中海地區響西臺帝國最後數十年間日益嚴峻的危機。

響西臺本土,我哋搵到關於附庸國局勢變得越來越混亂的證據,下地區響圖哈利瓦年間爆發叛亂,而達塔薩亦都可能脫離左西臺控制。西臺王室內部形勢亦都日益緊張,呢點係源於哈圖西里三世奪取王位之事,導致王室內各分支出現更多模仿佢挑戰現有王位的王室成員。

雖然面臨種種挑戰,圖哈利瓦四世亦都有佢的重大成就。響西邊,圖哈利瓦做到佢父親同叔叔都做唔到的任務:佢擊潰左塞哈河流域地區的叛亂,佢奪回左米利都的控制權,將邁錫尼希臘的勢力逐出安納托利亞,並且重新恢復左特洛伊國王的王位。Yalburt銘文為我哋提供左佢響西部更多成功的戰役的證據。

響東方,敘利亞的附庸國仍然處於西臺控制之下,而雖然西臺軍隊同亞述的戰爭中遭遇失敗,亞述的勢力亦都並未越過幼發拉底河攻擊西岸的西臺控制地區。事實上,雖然圖哈利瓦甚少直接介入敘利亞事務,我哋從Shaushgamuwa條約等文獻中都知道佢承諾維持西臺對區內局勢的掌控。而響安納托利亞的南邊,佢對塞浦路斯的軍事行動係一個巨大的成功,並響短時間內恢復西臺對該區的主權。

響哈圖沙城內,雖然圖哈利瓦可能曾經短暫被其表兄弟卡隆塔推翻,但佢好快就恢復重掌大權。而叛軍對哈圖沙的破壞,亦都被圖哈利瓦大規模的重建計劃所掩蓋。

特別重要的係上城區的發展,包括大規模的神殿建築計劃,而城市面積亦都因此而倍增。響呢段時間內,西臺首都成為左一座壯觀而令人印象深刻的大城,甚至可以被稱為古代近東世界其中一座最偉大的城市。

響哈圖沙東北面一公里的Yazılıkaya聖所,佢同西臺人慶祝新年有關,呢個地方進一步提供關於西臺物質文化繁盛的證據。呢座聖所自從西臺立國之初就已經開始使用,但係佢的大規模翻修同擴建發生響哈圖西里三世同圖哈利瓦四世年間。

圖哈利瓦為兩座石室岩壁之上增加了雕塑裝飾同聖書體銘文,而圖哈利瓦的形象亦都三次出現響壁刻之上,其中一次佢同守護神沙魯瑪一同出現。雖然呢d藝術概念受到左埃及藝術的影響,但壁刻上出現的胡里安神祇亦都顯示出自哈圖西里及其王后普多喜帕開始的宗教改革成果,呢個改革由圖哈利瓦四世完成。

響佢的任內,聖所終於達成佢最終的形態,完整顯示出胡里安諸神以及西臺諸神,代表住現存西臺藝術的最高水平。圖哈利瓦留下的建設和成果甚至比西臺巔峰時期的諸王更多,而且更持久。從各方面來看,我們好難想像到呢位西臺史上排尾三位的國王期間呢個帝國響短短數十年內會最終步向不可逆轉的衰亡。

Previous

亞歷山大與希臘化文明:西方史的一個黃金時代(23) 希臘化文明對羅馬和帕提亞的影響

《82年生的金智英》- 小說與電影之外,金智英們每天面對的真實韓國社會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