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二零年立法會無普選,我們應當全體杯葛

| | ,

二零二零年的立法會選舉,如果沒有一個有共識的處理方案,必定會爆發不亞於過往的內訌,在《中國暗箭密佈下,香港人憑什麼覺得贏了一次?》中的結尾,我對未來的擔憂是在我們的分歧,會容易成為被中國分化和滲透的地方:

「我們還沒有共識,單單是反政府也沒有用,要防止滲透和反情報,是需要更深入的合作,和更一致的目標同思想……分歧和差異,就算用那種模式,都是我們的弱點,甚至是自相殘殺,出賣他人求取眼前利益的因素,只要對方更掌握到當中的分歧和勢力分佈,他們就可以作更針對的部署。」

這個弱點只要對香港政情,有所研究就可以發現問題,但沒有方法解決嗎?難,因為不足一年後,就是立法會選舉,而最主要因素是最大反對勢力:泛民主派,一路以來的不作為,甚至愚昧的決定和方向,在香港二次殖民二十二年後,不斷灌輸錯誤概念,令民間的分歧擴大,但沒有有力的第三方勢力下,令香港人别無他法,兩害取其輕。

而現在當越來越多人和政黨,思考如何把今次區議會成果,轉化為立法會成果,如何部署選戰,而忘記這五個月在街頭浴血的手足,再次以錯誤概念,去面對立法會選舉,再次做錯誤的決策,所以我在十一月二十九日就在面書這樣說:

20192152

反送中到今日,完全是因為一國兩制問題,香港政制問題,兩大制度上的缺陷,加上社會內問題不斷累積,而現存制度無法處理,才會引爆今次長期抗爭,而現有制度下,即包括社會人才吸納、公職及各大委員會、特首選舉和立法會選舉去解決,即是以港英這套「政府吸納精英」,從而改變社會問題已經在港共手上失效,所以才需要提出雙普選,成為五大訴求之一,令民意可以更有效反映在執政一方,這是社會的共識,而所有政治人物,是應該以落實訴求為目標,不單止去要求政府,而是本身自己都需要去做。

所以要解決因選舉做成的分歧,避免再次兩害,甚至三害取其輕(或稱含淚投票),亦為了落實雙普選訴求,我係強烈建議所有民主派同本土派,或自稱支持民主,甚至反共主張的人,在未來立法會選舉,應該要:

「全力要求政府2020年落實立法會全面直選,如未能落實應全體杯葛選舉,拒絕承認議會合法性。」

回顧歴史,立法會如何助港人?

在寫這文章期間,好像鄭立或作者等人,就已經提出功能組別的存在,選舉根本只會繼續不公,亦無法解決香港制度問題,但一定被泛民冷待,而我的主張一定會惹來爭議,因為第一個印象,就等於把議會控制權交到港共手中,但請回憶一些事,再想去參與現在的立法會,真是對我們有幫助嗎?

二零一零年,高鐵撥款在當時財委會主席,定下死線,限制議員發言及提出修訂的情況下,泛民主派放棄提問,縱使場外反對聲連連,最終699億輕鬆通過,而時任財委會主席,是民主黨劉慧卿。

二零一一年,因應激進民主派掘起(社民連與人民力量),傳統民主派支持修改議事規則,無論當年少數民主派是只支持那項,不支持那項,都不是重點了,因為這個決定猶如潘朵拉的盒子,開了先例後,修改議事規則成為建制派削弱議會的武器,當初泛民主派誤以為有能力控制,但事實就是主席擴權後,人數劣勢下的泛民主派,根本無法控制議會。

二零一九年六月十二日,縱使多達一百萬人在六月九日反對,政府依家故我,執意把引渡條例修改如期二讀,當時的情況下,泛民根本無法在議會當中阻止議案,是由民眾自發罷工,包圍立法會令會議無法舉行,才阻止了危機。

由以上三個情況,都反映到本身議會就已經失去效用,更重要二次殖民廿二年,有那次可以控制到議會?更不用說有主導權時,多次浪費機會?連民意認受上,區議會的形式比起立法會更直接,立法會的認受性可以有多高?

一半議席在不公義的功能組別中,及另一半直選議席在比例代表制無法有效代表民意,在整個不公制度下,議會無法有效反映民意,加上泛民不斷自我廢功,令本身已經無力的議會更顯無力,而在緊急法陰霾下,我們真是要向制度妥協嗎?而更重要是,你擁有在不公制度下的議席,你擁有什麼改變制度能力

為何還賦予不公選舉正當性?

一定有人提出:「這樣會把議會資源讓給對家」、「很多依靠議席資源的人會失去資源」、「議會控制權會落在對方」、「這樣會失去民意代表性」等等,我知道,你知道,政府都知道,他們知道九成泛民政黨,都需要「議席」才會維持生計,所以中國政府,還是港共政府,從來不擔心被國內外批評

「香港選舉不會沒有認受性及正當性。」

因為反對聲音總會參與其中,並在『公平』機制下得到議席,而這些「民意代表」並認同選舉正當性,所以他們的議員身份是有認受性,政府最希望就是大家參與其中,去彰顯香港選舉並沒有問題,香港政制有容納反對意見,是有民主成份在內。

當民眾竭盡全力對抗政府,數以千計的民眾,為了爭取公義,而犧牲自己的未來和自由,甚至有民眾犧牲性命,而政黨為了自己的生計,和延續政黨的利益,寧願繼續點認選舉的正當,而不願意放棄一時利益,身先士卒站在人民的前線,否定現今選舉的不公義,這種的決定全香港人看在眼內,也必定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在單議席單票制下,區議會選舉結果就已經告訴我們,有六成港人願意爭取民主,現在是需要上下一心,改變制度才有希望,而當政權不願退讓,我們無法改變制度,就應該跳出制度以外,而不是打著小算盤,謀求一兩席利益,將放棄整個大局

請面對現實問題,不要再勒索民眾

當寫到這段,戴耀庭已經再次計劃雷動2.0,但事實上,現有制度下,需要地區直選和功能組別,兩者同時過半,兼且要過三分二議席,才可以完全控制立法會,這樣才可以滿足「可以否決政府議案」、「議員議案可通過」兩個關鍵權力,單單功能組別就已經不是雷動可以解決。

其次最大關鍵在於制度上,政權已經進行非法篩選,甚至以釋法凌駕法律,當連民眾政治權利不能確保,到底用盡方法去參選,但又不能改變制度,然後一邊說著兄弟爬山,一邊高舉不分化,但實際上卻要求全體,將所有力量和注意集中選舉,不認同,不投給民主派就是有問題一群,甚至今次區議會選舉,在最後階段以「變相公投」作要脅,勒索大家結果不佳,就會被建制派解讀成「香港人不支持五大訴求」,迫使大家一定表態投票。

到了今天,除了議席利益外,民主派人士根本說不到如何突破功能組別過半,如何避免上年雷動的惡果,及請說服我們為何雷動不是反民主?我寧願他們坦誠說:「絕對不會放棄制度,也不會和政府反面」這樣讓大家清晰明白你的立場,但如果各派為著一己私利,再如果含糊面對2020立法會選舉,刻意操弄矛盾衝突,只會對香港人的分歧加深,令抗爭勢力不斷虛耗。

我必須勸喻各大政黨和反對派,你們為了保護自己在制度的利益和地方,有意無意間配合政府維穩,模糊民眾訴求目標,誤導民眾去維護及參與不公的選舉,不斷分化各種意見,不致力落實2020年立法會普選,請不要忘記為何2020立法會是關鍵一次,到時候不論泛民主派,還是其他政黨,只要你不致力落實普選,我們就有理據在手,定必令你們遭到應有懲罰。

Previous

勇武、泛民與中共的終極博弈

紅河之歌:西臺帝國興衰史(33) 西臺和亞述之間的衝突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