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武、泛民與中共的終極博弈

| | , , ,

踏入 12 月,香港的反極權抗爭已經差不多歷時半年。前線勇武派和敢於站出來反抗的香港人,勇戰受傷、被自殺、被失踪,數以千計,被警方拘捕的更超過 5500 人。以目前形勢看來,這會是一場持久的低武力內戰。勇武派表現出來的勇氣無可置疑,但知己知彼,要打贏這場內戰,就必須明白中共對香港所求的是什麼、和泛民主派的政客與他們的黃絲支持者,對中共所求的又是什麼。

無論中國人如何自吹自擂,年復一年不停吹嘘上海快將超越香港成為國際金融中心,但一來全球交易貨幣仍然是美元,二來人民幣遲遲做不到自由兌換,所以,香港是中國獨一無二的國際金融中心,是鐵一般的事實。香港社會這半年動盪不安,黨中央下令「止暴制亂」卻越止越亂,全球市值排名第七的中國公司阿里巴巴,用行動證明香港對中國的重要性,在這個敏感時刻仍然選擇以香港作為第二上市地點,而且成功集資一百多億美元。

中美貿易戰開打了一年多,令中國今年全國鬧美元荒。香港股票市場為中資公司每年吸收數以百億計的美元外資、香港債券市場為中央政府和中資企業發行數以百億計的美元債券,都不是上海深圳可以做到。因此,如果觸動不了共產黨的統治地位,黨中央完全犯不着出動解放軍鎮壓。只要不出動解放軍,亦避免出現「難看」的大規模死傷場面,西方國家便可以自欺欺人,安心在香港繼續賺人民幣。

這半年香港局勢動盪,暫時的最大贏家,是泛民主派的政客。五年前的佔領運動和 2016 年年初一的旺角警民衝突,泛民主派立場堅定,對抗爭者任何暴力,包括毁壞死物的破壞行為,都厲聲說不,光速割蓆。及至去年九龍西選區兩次補選,泛民主派都以些微票數敗選收場,才驚覺激進派的票源是「關鍵少數」。激進派選民失去意慾投票支持泛民主派「和理非」候選人,是兩次敗選的死因。泛民主派吸收敗選經驗,今年拋出「核彈都唔割」的口號,沒有主動讉責在前線抗爭的示威者,在上星期的區議會選舉中大勝而回。區議會大捷後四日,美國總統更簽署了《香港人權民主法》,可說是錦上添花。

泛民主派和一眾黃絲支持者,所求的無非是「五十年不變」。只要黨中央對香港人寬宏大量,大人不記小人過,抓捕了的五六千人,只控告那些證據確鑿的一小撮「暴徒」,其餘不予起訴,最好拘捕幾個黑警平衡一下,那麼便可以大事化小、小事化無。時空回到 6 月以前一樣,黃絲可以罵港共發洩一下不滿情緒,又可以繼續「背靠祖國」掘金賺錢,可說是皆大歡喜。

萬一中共一意孤行,不分和理非還是勇武,勢要把香港所有反對派趕盡殺絕,那麼泛民政客亦會繼續利用勇武派作前鋒,美國的人權法作後盾,爭取本錢,譬如在明年 9 月立法會選舉力爭最多議席,希望習主席某一天大發慈悲,決定和泛民握手言和,時空便可以回到 6 月以前一樣。習主席恩賜香港真普選,那是世界第八大奇蹟,泛民的老政客雖然口說爭取,但心裡不會有半分奢望。

明白了中共與泛民的目標,勇武派就可以對症下藥了。要和中共「攬炒」,就必須打擊香港金融中心的地位。堵塞主要交通幹線令市民「被罷工」,未免太間接。在中環的「和你 lunch」引來黑警催淚彈四射,BBC 報導,不少外資金融機構因此考慮撤出香港搬至新加坡。在平日上班時間主攻中環,是對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的最大打擊,而首當其衝的,就是大部分是藍絲、甚至已被染紅的中環金融才俊,何樂而不為?

還有一點勇武前線必須明白,如果攬炒成功,抗爭令香港國際金融中心地位搖搖欲墜、樓股齊插水、經濟蕭條,泛民主派政客與其黃絲支持者絕對不會再站在抗爭者一邊。中共就是等待經濟損失令民意逆轉,再對勇武前線一網打盡、秋後算帳。

請有心理準備:前線抗爭者可能會數以千計的犠牲。但換來的「攬炒」,是中共國的「支爆」、和把香港上一代不論藍黃只為眼前利益的價值觀,徹底打得粉碎。而真正的戰鬥,是在攬炒之後。大破後能否大立?成功攬炒後再擔心不遲吧。

Previous

亞歷山大與希臘化文明:西方史的一個黃金時代(22) 為何希臘化時代能產生高度的學術成就?

二零二零年立法會無普選,我們應當全體杯葛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