圍捕理工大學只是香港現況的一個縮影

| | , ,

前天(11月24日星期日)區議會選舉順利舉行,反港共陣營在 452 個議席中贏得 388 個。雖然反對派得票率比 3 年前的立法會選舉不進反退,3 年前泛民加本土得票有 58%,今次反對派得票差一點點才 57%,「黃色議席」數目增加兩倍,但香港黃藍陣型的民意分佈,經過這五個月翻天覆地的變化,基本沒有改變。

在黃絲興高采烈慶祝選舉大勝的同時,拒絕離開理工大學校園的幾十個抗爭者,卻已經被香港警察活生生的圍困在校園第九日。社會賢達、校長院長、黃藍兩方的議員名人,對警方單方面一手炮製出來的人道災難,不但沒有聯合發聲明讉責、呼籲警方立即撤走,更輪流走入校園,嘗試說服抗爭者接受黑警的投降條件,以警方不會即時拘捕為餌誘。但黑警從來沒有答應過不會秋後算帳,抗爭者擁有足夠意志堅持了一個星期,如果身心可以撐下去,又豈會受勸降者所騙?堅持越久的抗爭者,定必被港共視為最必須對付的眼中釘,他日形勢逆轉時,港共大舉搜捕今日「擇了名」的抗爭者,抗爭者甚至被毒打被失踪被自殺,那些今日走入校園勸降的名流紳士,當然全部都只會視而不見和噤若寒蟬。

外號「佔旺女村長」畢慧芬今天因為 2016 年年初一旺角警民衝突,被判入獄 3 年零 10 個月。中共必定會秋後算帳是常識,畢慧芬在今年 8 月被捕,時隔 2016 年的衝突已經 3 年半。畢慧芬被法庭指掘磚及將紙皮箱丟進火堆,法官把行為與暴力示威者刑責相同,判被告兩項暴動罪成。仍然被圍困的示威者看到這則新聞,一旦日後被捕,就算相信自己不會被虐待被送中,但仍然對香港還有公平審訊有信心嗎?

新當選的 388 個反對派區議員,昨天只有不足三分之一站出來呼籲黑警撤走。網上有聲音,害怕站出來的準區議員會被港共藉口 DQ。議席比抗爭者的性命重要,是勝選後和理非支持者的嘴臉。站出來的那百多個準區議員,由范國威做大台,氣定神閒的叫大家輪流發言。囉嗦了半個鐘頭後,終於有發言者忍耐不住,直斥「心動不如行動」、「我仲有手足喺入面,快啲行啦!」戳穿那些只為記者鏡頭而出來的議員的偽善。最後五個議員獲黑警放行,在大學找到兩個人,成功「救人」。黑警若無其事,繼續圍封理工大學。

抗爭者被港共暴力兵團鎮壓、圍剿,見者心酸,但香港人對遏止警暴無能為力,只能寄望以選票改變現況。今次贏了一場區議會選舉,證明「投票可以投贏共產黨」,黃絲泛民支持者便雄心壯志要再下一城。其他和理非的抗爭手段,譬如罷工罷課罷市、譬如發起拒絕交稅、譬如大規模到銀行提款抗議,以後可以一概免問。

今次區議會選舉港共為什麼會大敗,沒有在非常時期利用非常手段去贏這場選舉,可說是一個謎。不少分析指中聯辦以為抗爭者堵塞破壞道路,強迫市民「被三罷」,令民意逆轉,建制派即使敗選,但不會大敗。如果這個說法是真,中共在香港的共官真的錯判形勢,那麼以後的任何選舉,中共定必全盤種票、造票、造假。中共可以派國安公安來香港殺人捉人,還會顧忌在選舉中出貓嗎?

其實,香港又何嘗不是一座龐大的理工大學?年輕人沒有能力離開香港,也不想離開。不想在沉默中死去,只能把握機會爆發。持續的反抗令社會既得利益階層,不論藍黃都利益受損,他們不一定不同情抗爭者,但在利益和道義之間,他們最後只會站在建制一方,向抗爭者勸降。區議會大勝之後,勸降的呼聲只會更響亮。抗爭能否繼續,還是「同共產黨鬥長命」的和理非勢力大舉回朝?很快便會有分曉。

Previous

哪吒不怕青年窮 – 略談二〇一九年區議會選舉西貢環保北選區,兩位候選年輕人

殺死女偶像的地獄 – 從《德魯納酒店》看雪莉與具荷拉的悲劇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