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八二五荃灣事件

| | ,

八二五荃灣事件,有許多令人憤慨扼腕的地方。今嘗試將整件事的始末說一說,以作紀錄,亦供有心人日後參考。

荃葵青大遊行八月二十四日獲警方發出不反對通知書,屬合法遊行。豈知中午港鐵以審慎考慮為由,關閉荃灣站、荃灣西站和葵芳站。大遊行終點在荃灣公園,遊行人數眾多,不開荃灣西站,變相就是困住遊行參與者。荃灣站、葵芳站關閉而開出大窩口為荃灣線終點站,大窩口站旁就是新界南警察總部。整幅圖像呼之欲出,港鐵的關站決定是配合警方部署,而警方則是借和平遊行引反對人士 (包括和理非、勇武) 盡出,然後實行大圍捕,一網打盡。

港鐵配合警方不是第一次,元朗恐襲縱容白衣人入車廂無差別打人,葵芳站容許警察入內放催淚彈,新近則有觀塘遊行彩虹站至調景嶺站之間列車服務暫停。撇開忌諱官媒的陰謀論,不只抗爭者搭港鐵,普通市民乃至遊客都會搭,強行關站,不是限制他們到荃灣、葵芳,以及選搭交通工具的自由嗎?就是為著一個「審慎考慮」?「審慎考慮」是假,政治理由是真。港共要恐嚇意志不堅的人令其不敢去荃灣、葵芳,並激發更多看不過眼的人出來,不惜犧牲一般市民和遊客的自由,這是徹頭徹尾以政治凌駕自由,非常危險,而港鐵則是幫兇。

尤其甚者,荃灣站關站前,未有檢查乘客是否全部離開,即關閉兩邊閘門。有乘客出站時險些被閘門夾傷。道理講不過去,而且擾民,差點搞出人命,就是因為要配合魔警。落閘一刻,港鐵已變質為黨鐵矣!

整個下午都下著雨。然而,此無損抗爭者的決心。他們不畏搭車的艱難、警方的威嚇走出來,都是有心人、善良人。一路走來,口號聲不絕。至荃灣,按指示左轉慢慢步行入荃灣公園,哪裡有想衝擊鬧事的跡象?遊行人士中好多真是和理非。偏偏魔警在楊屋道佈防,封鎖楊屋道,永順街、眾安街俱有防暴警以長盾築成防線。港鐵停駛,巴士改道,三條主要離開路線有魔警,此完全不是驅散的架勢,是甕中捉鱉。民主黨尹兆堅出來見記者,呼籲港鐵車務總監劉天成立即重開荃灣西站疏散人流,其實是事態緊急下的苦苦哀求,奈何港鐵終未答覆,前線於是開始築路障,三角鐵馬、水馬,面對三方 full gear 防暴警的包抄,武力完全不對等,只是硬著頭皮守下去。

魔警在楊屋道瘋狂施放催淚彈、橡膠子彈、布袋彈,後面是一群被圍找不到離開路線的遊行參與者。儘管連登巴絲叫在場人士 be water,但沒了轉移工具 (鐵路、巴士),後方和理非人數又太多,前線如何能一走了之?電視畫面看見汽油彈掟警,很暴力吧,但不是魔警要趕盡殺絕,抗爭者亦未必要走到此一步。

由於抗爭者無跟魔警拼死一戰的準備,也輕視了魔警的歹毒,致使戰術上、策略上有許多不足,終招大禍。很簡單,海盛路一支防暴警未到場增援前,抗爭者本來有前後包抄在楊屋道中央的防暴警的機會,可惜後方的抗爭者只是掟磚,至海盛路的援軍前來,戰機已失。又水炮車駛入楊屋道前,部份抗爭者已散到街市街附近,非常明智,其餘大部份卻呆守在聯仁街和楊屋道交界。聯仁街和楊屋道交界位置,是大路,正面對抗水炮車,極不恰當。而裝備上,膠板、鐵欄是阻不到防暴警衝前,結果,在水炮車、裝甲車開路下,防暴警急速行軍,多名抗爭者當場被捕,年紀最小的只有 12 歲。

網上流傳一幅相片,女義士被一名防暴警抓捕,其他前線抗爭者竟拔足狂奔,無人有拯救意欲。這是一個值得注意,而且非常嚴重的警號。前線是要向前進攻,同時救出被魔警捉走的手足。如果遇警就逃跑,有手足被捕嗌救命都置之不理,這種心理狀態,其實不適合上前線。當然,有人可能反駁,事出突然,水炮車正前來,為保安危,不得不如此。但上得前線,不是預備有所犧牲嗎?如果個個都不想有所犧牲,當初何必留守?喬裝街坊散走不是更好?留下來跟魔警交鋒,就要抱同歸於盡的決心,稍後在英皇娛樂廣場前攻擊魔警的抗爭者有,楊屋道那群沒有,很可惜。

部份抗爭者沿葵芳方向撤退,部份抗爭者入二陂坊破壞麻雀館。請注意,二陂坊是荃灣黑社會聚集之地,破壞其麻雀館及周邊店舖,實際是對荃灣黑社會斬人表達一種不滿,是有 symbolic meaning 的,不能被看成純粹惡意破壞。當然,眼見那麼多手足被捕,心懷憤恨急待宣洩,也可以理解。他們甫離開,就遇上手持盾牌的魔警。精彩一幕出現了,抗爭者今次再無後退,而是正面還擊。沙咀道、眾安街的抗爭者合流追擊,迫得數名警察持左輪手槍指向抗爭者,期間向記者群開了一槍。

警方事後辯解,警員是在生命受威脅的情況下開槍。問題是,抗爭者只用木棍竹枝追打,無用菜刀鐵通,生命怎樣受威脅?如果警員生命受威脅要開槍,元朗恐襲市民生命受威脅,警方為何不開槍?難道警員生命寶貴,市民生命賤如地底泥?還有,開槍還開槍,為何要腳踢跪求不要開槍的老伯伯?抗爭者的果敢,迫出魔警的泯滅人性,cctvb 清楚影著魔警開槍、腳踢伯伯的一刻,這是如何解釋都推卸不了的。

抗爭者向大窩口站散去,防暴警全副武裝前來捕捉,連附近住戶都不放過。對比捉拿抗爭者的兇狠,是放走拿鐵通、五星旗的白衣人士,冷處理兩名穿藍衣打抗爭者的人士。警黑合作昭然若揭。

弔詭的是,林鄭正在構建對話平台,高呼「大家都累了,對話找出路,好嗎?」又大圍捕,又開真槍,這樣叫做突破過往對話形式的局限,不了。

值得注意是,在場指揮的莊定賢,曾負責金鐘、沙田、元朗等地清場行動,乃一甲級戰犯。這個舔共的洋鬼子奴隸,是香港人的仇敵!

我們必須留意所有被捕者的情況,支持他們,他們為香港受痛苦。另外,以後若要參與和理非遊行集會,記緊打醒十二分精神,魔警例必玩圍捕,做足準備才前往。

Previous

先走

能和能勇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