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聯會的奇談怪論

| | ,

越來越多大專院校及中學在網上發起聯署反對修訂《逃犯條例》。教聯會會長黃均瑜指出,不排除有人故意利用兩、三個校友發起學生動員,再進行議題炒作,掀起政治巨浪。他說:「政治歸政治,教育歸教育,強烈反對有人將一己的政治訴求帶入校園,企圖利用師生作政治表態,嚴重破壞校園安寧。」

第一,「政治歸政治,教育歸教育」是一個很錯的觀念,至少不符合中國傳統對教育的理解。儒家孔孟教人本乎良心做人講說話,良心不只表現於家庭生活,更表現於社會大群、大是大非上。自東漢起,接受教育的士人普遍積極參與政治。以郭泰、賈彪為首的太學生三萬餘人,有見於戚宦相爭,聚集起來主持「清議」,臧否人物。「靖康之難」前夕,太學生陳東等人聯名上書宋欽宗,要求嚴懲以蔡京爲首的「北宋六賊」。明末東林黨人,面對魏忠賢的閹黨,毫無懼色。孫中山說:「是故政治之隆污,繫乎人心之振靡」,教育的宗旨就是要激起人心,蕩滌現實政治的污穢,以學統匡正政統,焉能謂「政治歸政治,教育歸教育」(順帶一提,「政治歸政治,教育歸教育」屬英殖時期的順民教育,旨在降低管治成本。不過,自八十年代起,情況已有轉變,《蚌的啟示》就是叫新一代多聽多望,關心政治,關心社會)?

第二,「利用兩三個校友發起學生動員,再進行議題炒作」、「有人將一己的政治訴求帶入校園」云云,全屬未經證實的陰謀論。猜想揣測怎可被看作事實?我們似乎更應該想,接二連三有不同院校表態反對,是否反映出修訂《逃犯條例》確實存有問題?致使中學師生都看不過眼?

教聯會理事、全國港澳研究會理事、香港將軍澳香島中學校長鄧飛表示,反對派沒有辦法在成年人中動員到足夠的人,所以才把「黑手」指向中學生、大學生。他又說:「反對派的根本目的是跟著美國、做圍堵中國的工具,以及為自己的下次選舉做動員,希望在氣勢上挫敗特區政府和建制派。不要把政治的黑手指向我們的孩子。」

教聯會是什麼貨色,從鄧飛的話一目了然。香港人甚少會講「勾結美帝,圍堵中國」一類話語,這是中共外交部的官方說辭,有時亦見於葉國華一類親共左派的口中。「跟著美國、做圍堵中國的工具」是一個證據,證明鄧飛親共!教聯會是親共組織!什麼「不要把政治的黑手指向我們的孩子」,看似大義凜然,實則包藏禍心,等於叫老師校長不要就修例表態,也阻止學生就修例表態,這還有什麼學術自由、思想自由可言?教育不是淪為一群大奴隸馴養一群小奴隸嗎?

「呼籲教師緊守崗位,發揮專業精神」,是奴隸精神吧!「以理性持平的態度看待修例,並教導學生多角度探究修例的利弊」,立場是定好了的,修例值得支持,請問老師校長可以如何「理性持平」?「多角度探究修例的利弊」實際是為修例曲說回護。表面冠冕堂皇扮開明,背後迫人乖乖就範,否則小心飯碗,表裡不一,正好體現中共本色。

中共最愛另造一新組織以跟原來的組織相抗衡,繼而取彼而代之。二十年代黃埔軍校有「青年軍人聯合會」和「孫文主義學會」對壘,今天則有教聯跟教協對壘。

教聯諸君的言論如何違逆中國傳統文化、袒護共黨、故作中立,已如上述。刻下想起東林黨領袖顧憲成撰寫的千古名聯「風聲雨聲讀書聲,聲聲入耳;家事國事天下事,事事關心」,真正的教育理應如此!僅以此名聯與各大專院校及中學師生共勉,拒絕奴化,堅持就自己所相信的表態。

Previous

該為這城求什麼?

修改引渡條例背後 – 中國破局前的準備工作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