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不是政治立場

| | ,

社會上經常遇到一些情況,就是面對政治立場相左的基督徒時,就是有一群人批評另一群人違反聖經教導,是假的基督徒,不能得救。事實上,政圈裡有很多人都是基督徒,由梁美芬到戴耀廷,基督徒來自不同的政治光譜,不同的政治立場,那麼誰才能真正代表基督徒的聲音呢?筆者會說,全部皆能,但全部也不太能。

正如筆者上一篇文章提出,每個人都是罪人,沒有資格去判定其他人有沒有罪。雅各書也提到,人憑什麼去論斷別人呢?同樣地,基督徒去用別人的政治立場去論斷別人是否得救,或許需要問一句:你憑什麼呢?難道你的立場能救你嗎?而事實上,基督徒需要搞清楚一件事,信仰無法去判定一個人的政治立場。

至於為何,那我們首先需要問到:信仰是解決什麼問題?歸根究底,基督教可用三句去總結:眾人皆有罪背棄了神,唯靠耶穌重新與神連結,並活出與神同行的生命。(在此再次強調,你不相信第一句,另外兩句跟你說也是徒然,這篇文也不是寫給你看的)換句話說,基督教是解決罪的問題:人為何有罪、罪又如何解決、人又如何帶罪之身在地上生活。

至於要解決基督徒政治立場的問題,大概和第三句有關聯,原因也很簡單:因為政治是生活的一部分。籠統的說,參與政治不是罪的根本,人也不能透過參與政治與神重新連結,所以與頭兩句無關。政治,因為是生活的一部分,所以是在反映人如何成為基督徒後活出與神同行生命的一部分。

那麼信徒該如何活出與神同行的生命呢?基督教從來沒有一個規範。教會是多元,人各有不同。若然生活有一個規範,那麼每個信徒就會每個都一樣:生活一致、思想一致、行為一致,這樣的信仰失卻了它的魅力。反之,基督教從來都在強調和而不同,信徒來自不同背景卻能合一,因為信仰是超越文化、超越背景、超越生活習慣。保羅在以弗所書也提到,信徒來自不同文化背景,卻能合而為一,因為信仰,而拆毀中間的牆。

同樣地,基督徒在政治上的生活操練也可以不盡相同,多元的政治立場,又有什麼問題呢?這也解釋了筆者文首的立場:信仰很難去界定一個單一的立場。又或者這樣說,信仰是超越政治立場的。政治立場的不同卻能共融,才是教會美麗的地方。這也解釋了為何教會很難有既定的政治立場,因為它是多元的。

看到這裡,定必有人批評筆者:既然這樣,哪有道德底線可言。面對那些「投共」的基督徒,難道我們不能批評嗎?嚴格來說,的確不能。但這類問題的根本,是在批評那些用信仰在擋箭牌,而實際上去行出一些違反信仰的行為。

事實上,即使筆者說基督徒政治立場能夠多元,卻有其原則。也就是歸根究底,基督徒如何在政治生活上活出與神同行的生命。譬如說:若對政治冷感能讓你活出基督的生命,若政治中立能讓你活出基督的生命,若「投共」能讓你活出基督的生命,若參與遊行能讓你活出基督的生命,那就去吧!旁人很難去判定,但你必需誠實的向自己交代。

所以,當年某特首候選人說她是因主的名去參選,筆者從不以為意。教外人的恥笑是他們不明白何謂活出基督信仰的生命;但對於信徒的批評,我卻有保留,畢竟神給每個人的生命是不同的,你憑什麼去判定神給她的生命呢?那當然,筆者從不否認不少信徒用神的名去表達自己的立場,然後自欺欺人地去說這是神給他們的使命。對於這些人,筆者會說:自欺欺人,從來是人的本性。任憑他們向神交代吧!神什麼時候不容許人去犯罪呢?筆者深信也會有信徒有反對她做特首的使命,互相尊重,和而不同,只要能活出信仰,都是美事。

筆者但願見到一個多元但卻都能活出信仰的政治光譜。若每個基督徒都在他的崗位上活出信仰,不論是建制,是泛民,是港獨,深信都能使社會變得很美好。這樣的想法真的天真,亦很難實行,也會引來不少批評。但多元但卻合而為一的社會,才是祂的國降臨的時候,阿們。

P.S. 但願也有人帶著使命,用尊重的態度去討論這篇文章,在基督裡這也是一件美事。

Previous

不是中國制度的問題,而是中國人的問題

遊行之後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