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發展,人類該如何定位呢?

| | ,

柯潔輸給AlphaGo,本來就是意料中事,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重點在於,原本人工智能的發展,在現時只是初階,還沒有全面生產,為何出來的反差,乃是如斯突兀呢?而且人類在未來的世界,是否遭到人工智能取代呢?我認為關鍵不在於嬴出幾場比賽,徒然作出判斷。更大的問題,在於人類沒法理解自己的優劣。

從現象看來,圍棋發展已有千百年歷史,看來人類似乎整理出一套慣性,只不過現在的結果,就是機械利用趨向無限訓練的方法,打破了人類塑造出來的慣性。或從象棋之軟件來看,同樣是沒有法子較量,但是只要人類從開、中盤頂得住機械的攻勢,回到既定的殘棋套式,守和起來,則相對容易。

因此,所謂的機械取代人類的說法,說穿了只是驗證過去的慣性,是否經得起考驗,僅此而已。等於上古時代,不論出現何種的自然災害,視乎人類文明能否應對,如常運作文明。如不能的話,該文明便告毀滅。試想一下,在幾盤的圍棋之局面,已有人指出機器關注的,並非如同人類思想中,以第三、四線為基礎,而是以第五線作為思考之階梯。雖然是相差一線,然而重心迴然有別。以第五線切入局面,在於更能取得中央的控制權。簡言之,人工智能與人類之分野,在於人類為求規避風險,不惜在布局中爭取實地,或是築成外勢打入,任取其一,而人工智能之判斷,在於每步平衡實地與中央控制,每步也做風險管理。

真正的差距在於,人工智能透過計算的方法,累積得到真正的經驗。至於人類累積經驗,乃是透過篩選,從而取得世界的經驗。而這種人類的經驗,往往因為固執、自我中心等情況,妨礙取得有效的經驗。故此,在此消彼長之情況底下,人類苦苦思索,過程不肯承認自己的思路出現問題,而機械只是給予反饋,結果當然是差天共地。

真正人類該訓練的地方,不在於與機器比賽反饋,而是於模稜兩可之狀態下,以最大機率累積真正的經驗,此方謂智慧是也。然而成也智慧,敗也智慧,在人類自以為得到智慧的時候,往往最為固執己見,不肯面對現實。正如香港人不思進取,以為活在國際城市,但是基礎建設落後世界多年。目下所運用得到的經驗,就是努力將國際城市,如何經營為小漁村。人類的最大問題,在於為求規避風險,塑造種種專業,甚至取代理性,以為自行塑造的法則,可以千秋萬世,甚至描述一套規範,鞏固自己的權威。《俠客行》中一眾武林高手,一輩子鑽研詩句,白首太玄經,還不如石破天演繹為一條條蝌蚪,直接破譯武功的秘密。原先所謂的蝌蚪文,也不過是經脈路線圖。

至於使用一條條蝌蚪破繹的科技公司,欲要印證蝌蚪作為新的文字,那當然先找老學究開刀,打幾場便宜的廣告,造成打破慣性的假象,累積資本。弱肉強食,莫不過如此。

Previous

陳雲表為華夏 實為韓非

立場同良知,我揀後者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