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國神話係靠一日一磚堆砌出來

| |

《想像共同體》一派嘅民族學,認為生成民族,需有建國神話,以建立身份認同。神話一詞,直接譯自英詞嘅Myth,另事情增添左無必要嘅神秘性。再加上幾十年來學界所提出嘅例子,如美國嘅五月花號同日本嘅天皇萬世一系論同小中華論,都係源自固有歷史,令人誤解建國神話必然係幾代甚至幾十代之前嘅事,所以先會出現香港史嘅訴求。依一方面,逐漸見到民間努力。例如本報就有同仁專文論述香港同百越族嘅關係,以及英治時代嘅歷史事件。最近兩個禮拜,又有團體紀念香港保衛戰。(詳情參看Watershed Hong Kong嘅FB

見到依類型嘅活動有所發展,絕對係好事。論述歷史可以為香港尋根,實有巨大貢獻,值得我地支持。不過,除左幾代之前嘅歷史之外,建國神話亦包括近代事件。上台灣論壇,睇到台灣人談論1996年總統大選同導彈危機,講返當日軍部提升戒備級別,各營都裝上實彈,氣份緊張。就算素未謀面,台灣人都知道大家都係同一時間,係唔同地點準備決戰,已經係一次共同經驗,將大家拉得更近。之後每次總統大選,政綱倡議、候選人辯論、媒體發酵,其實都係共同思考前路,加深咗佢地對共同體嘅認同。

所以建國神話,其實如同處境喜劇,每日都有新故事。歷史故事、獨立語言、自有文化等等係民族基石,適宜廣泛宣傳,教育後代。而係基石之上,就係每日我地都經歷緊嘅事。將近代事件與及時事拉入建國神話,重要性不下於論述歷史。建國神話,係靠一日一磚堆砌出來。

八三年中英談判之後,香港經歷過好多事件。上一代嘅政治醒覺,來自六四事件。當時嘅百萬人遊行,就係之後幾十年港豬式示威嘅濫觴。之前香港係「借來時間,借來空間」,大家雖然有《獅子山下》電視劇果種鄰里互助精神,但政治活動一片空白,並無團結捍衛任何人、任何事嘅覺悟。尤其係「借來」論之下,好多上一輩都係蛙人,相信划夠水之後就走,對香港歸屬感唔大,更加顯得當日示威,其非輕易。當然當日嘅動機、情操、同埋手法,係今日未必切合時宜。但係作為民族醒覺嘅源頭,如果未能將之去蕪存菁,化為我方嘅故事,實在係好可惜。

之後嘅維園集會,雖然後來演變成大中華膠圍爐之舉,甚至連北京死難者親屬都睇唔過眼。及後港獨興起,年輕一輩係脫離大中華身份認同之外,亦要思考點樣將「全世界得我地紀念六四」依個共同回憶,化成香港意識嘅一部份。所以先會有尖沙咀集會、全港宣傳、校區討論等新模式,希望將之淨化。依種百花齊放嘅狀況,包括中間嘅路線爭論,部份老一輩重出江湖撐維園集會等等,其實都係建構緊香港嘅共同價值。

最有力嘅例子係特首選舉,記者仍然會問候選人是否支持平反六四。其實大家都知小小嘅香港特首,唔會推動到任何平反,但係是否支持,就顯示出該人嘅價值觀。而依層價值觀,就係香港人身份認同嘅一部份:唔肯平反六四嘅政治人物,係深黃眼中係港奸,係淺黃眼中亦係奶共嘅變節者。點解將平反六四去中國化,昇華成為香港民族自己嘅旗幟,或者就係深黃政治人物需要思考嘅課題。

九七之後,神話素材更加多。由九七到零三嘅經濟衰退開始,香港經歷零三沙士、反廿三條、幾次政改,到過去四年更加係年年都有大事件,其實全部都係香港人獨有嘅共同經歷。有部份事件,對家無可能竄改,例如對家唔可能話零三年反廿三條係「中央恩惠」。但係好多事件,已經被人偷走:例如九八年金融危機同零三年沙士就已經被論述成中央救港。假如我地自己唔捍衛依類事件嘅演繹權,好快就會忘記其實咁多難關,都係我地自己咬實牙關捱出來。以色列人固然懷緬大衛同所羅門王時代嘅威勢,但係亦唔會忘記摩西嘅四十年荒漠之旅同後來兩千年嘅忘國之恨。有正有反,有起有落,先係完整嘅故事,先會成為一代又一代人嘅情感基礎。

香港現階段嘅政治倫理,政治人物新陳代謝速度好慢。到今日企係台前嘅,仍然有當日大事件嘅主理人物。有人為咗一啖氣,要證明自己可以執行十幾年前嘅政治任務,企圖將失敗路線敗部復活。佢嘅政綱,甚至要強行逆轉時鐘,將香港政治史撥回2014年9月1日,抹去雨革同之後嘅所有政治變化。單向發展論述,可以固本培元,但係唔會入屋。一旦化成辯論,則可以引起民眾興趣。故此,此人出現,反而係好機會,俾我地深化論述。

Previous

倒梁聯盟潰散了

輸到吂返香港的老婦人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