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命』之惑、『共業』之真

| | ,

對漢人要受流徙宿命之困,筆者一直深信不疑,但見前此李怡先生,為不滿其力薦的兩位青政新科議員慘遭揶揄小學雞,而連番在自己專欄以陰謀、後果、動機、責任等論坦護。然而,打從九月四日立法會競選塵埃落定,有人勝出亦有人敗落,觀乎過去兩月香港之政治態勢,以至衍生日前法律界,又再黑衣列陣抗議;客觀回顧整個過程,見似早被設計安排,致驚覺“宿命”之謬。

 

自上世紀八十年代初中英談判香港主權迄今,兼且易幟近二十年,大部份香港人一直被政經輿論引導,徘徊於“大中華一統”、“民主回歸祖國”、“國家好時香港好”、“民主垂範中國人”、“開啟中國人自我爭取民主”、“要建構大愛包容的國際人”等等輿論麻醉,目標祇顧建設祖國,又或保護既得之利益,毫無顧及當時已有近六百萬、今日近七百萬之港人福祉,再者,由輿論營造之民主鬥士,當其走入議事殿堂,盡皆擔任像皮圖章,對港人福祉亦絲毫無助,更多造就破壞民生如“領會”、“高鐵”之現等!昔日港英治下,港人盡享自由,唯欠民主!今日港人連自由亦被中共步步剝奪失去,儘管如此,續見眾人呆在當下順其自然,如此境況,不甘留港當待宰順民,自必移離香江,出走者會話孤掌難鳴,難以改變現狀,留港者亦同說一話,不管是出走抑或係留港,彼此產生之後果,盡皆“共業”也, 決非可以“宿命”論之!

 

縱觀近代中國,從辛亥革命、袁大頭復帝、國共內戰、中共亂政、以至香港扮爭民主,到今日香港續遭中共蹂躪,在在由人合夥刻意經營而成,盡是“共業”共生之作,結果端視乎正或反一方力大催生而已,就如近見英人脫歐、美國大選等。凡此種種,比照當下香港民情現况,盡道港人欲求之民主,在自由相繼失卻下,絕無可能於未來二、三十年爭得成果,緣因追求自由民主之港人絕非佔多數,由此西爪自必靠大邊,益顯少數之爭,多見徒勞無功!曾對香港寄予希望的人,會話香港已死,信乎?

 

一人做事一人當,集合眾人做一事,係“共業”!此乃千古不易之鐵律。

Previous

從大選看香港

對Trump當選的一些想法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