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pop與政治—少女時代出道曲〈다시 만난 세계〉(再次重逢的世界)從流行歌曲成為社會抗爭代表曲

對於現在20-30歲一代,Kpop的歌曲對他們有著強烈的影響,許多人是 …

對於現在20-30歲一代,Kpop的歌曲對他們有著強烈的影響,許多人是在青春期的階段聽著歌曲與偶像一起長大,其中影響力最強的就屬2007年出道的少女時代,出道當時成員大多16~18歲,至今也14年了,不管是當時還是現在仍然是影響力非常強大的國民女團,偶像們現在也成為了30歲的一代。

(少女時代)

2016年7月當時身為韓國高級學府梨花女子大學決定採用韓國教育部推行一項名為「終身教育單科大學政策」(평생교육 단과대학 지원) 而專為在職者或者30歲以上的人設立一種名為「未來Life大學」,入學資格不用再次經過大學的升學考試,而且降低了課程的難度,且沒有事先徵詢過學生們的意見校方就獨斷專行的企圖展開實施,因此不管在學的學生或者畢業生都紛紛群起抗議,因爲她們認為學校透過短期制收取高價等於變相販賣梨花女大這塊招牌來斂財與特權入學的腐敗,透過網路的宣傳議題漸漸的擴散,出現了大量的出版品與標語,如:「130年梨花的歷史不能交換30億元—反對未來Life大學」(130년 이화의 역사를 30억 맞바꿀 수 없다 —미래라이프대 반대)。

(當時的梨花女大請警方進入校園進行鎮壓)

本館也聚集了大量一邊讀書一邊靜坐示威的學生,在學生紛紛用紙條寫著「學生才是大學主人」,拒絕與學生對話的校在7月30日請警方配置了高達1600名的警察到學校本館進行鎮壓,警方與學生之間而爆發了嚴重的衝突,而當時面對警察的包圍女學生們手勾著手一起,無所畏懼的高唱著的歌曲就是少女時代的出道曲〈다시 만난 세계 〉(再次重逢的世界)而這首歌的歌詞充滿鼓舞人心的力量 ,另外這場在本館警察鎮壓學生們的事件也被改編進到了李光洙(이광수)與鄭有美(정유미)tVN在2018年播放的韓劇〈Live〉(라이브)當中,劇中再現了當時女學生們面對警察無畏的高唱此歌與警察強力鎮壓驅離的場面,歌詞其中如下:

「특별한 기적을 기다리지마 눈앞에선 우리의 거친 길은」(不要等待特別的奇蹟,在我們眼前艱難的道路)

「알 수 없는 미래와 벽 바꾸지 않아 포기할 수 없어」(無法確知的未來和阻礙不改變就不放棄)

「이 세상 속에서 반복되는 슬픔 이젠 안녕」(現在跟在這個世界上反覆出現的悲傷說再見)

「수많은 알 수 없는 길속에 희미한 빛을 난 쫓아가」(在許多未知的道路上我追著希望的光)

「언제까지라도 함께 하는 거야 다시 만난 나의 세계」(不管什麼時候都要一起重逢於我的世界)

受到數量龐大的警察鎮壓的學生們並沒有被嚇到,而這也是民主化的韓國之後再次出現過去軍事獨裁政權出動警察進入校園進行鎮壓,8月2日校園張貼出了「鎮壓學生的梨花女大,我們不要在這樣的學校畢業」(학생을 단압하는 이화여대 , 우리는 이런 학교를 졸업하지 않았다.),校園內不管前後輩的學生們都紛紛互相支持。抗爭的爆發最終讓校方在8月3日撤回「未來Life大學」的提案,但是學生們的抗爭並沒有因此而結束,由於7月30日的1600名警察進入校園的暴力鎮壓事件,除了要求校方不得法律起訴學生們,還要求當時的校長崔京姫 (최경희)辭職道歉以示負責,遭到校方的拒絕。

(梨花女大學生們抗議校方以警力強勢鎮壓)

8月9日學生們要求校長辭職下台的時限一過,在8月10日的晚上聚集了2萬多名的學生要求梨花女大校長辭職並且道歉,紛紛舉著「在把1600名警察叫來的校長的地方,該怎麼放心讀書?」(경찰 1600명을 부르신 총장님이 있는 곳에서 어떻게 마음 놓고 공부할 수 있을까요?)、「辭職和謝罪」(서퇴가 사과다),而已經畢業的梨花大學生們也舉著「姐姐來了」(언니왔다)加入了抗議,數萬人的手機的燈光照亮了黑暗的校園,也像是歌詞所說的「在許多未知道路上我追著希望的光」,歌聲響徹了整個梨花女大。


要求校長辭職的輿論從原本的學生擴大到了校內的教授,到了8月24日要求校長辭職下台的教授增加到191名,而同時間佔據本館的校內抗爭依舊持續,甚至當時的畢業典禮上的畢業生還高呼著「解放梨花,校長下台」(해방이화、총장퇴진),讓在現場的崔校長一度中斷致詞。

9月事件不斷擴大,梨花大生們針對了政府多個部門提出要求調查梨花大,包括要求教育部、國民申聞鼓(※註1)對梨花大的會議紀錄公開與財務監察、對教育文化體育觀光委員會要求公開梨花大的教育部事業計畫與行政監察、以及要求警察廳對學校所投入的警力的負責人進行查明、對國會的安全行政委員會和國家人權委員會要求針對國家權力濫用、過度暴力鎮壓以及目標調查進行國政監察,對西大門區廳要求檢討梨花大亭樓的違法性。

事件爆發持續到了10月19日以校長崔京姫 (최경희)宣布辭職並在21日梨花大董事會上通過,這也是梨大創校130年來首次有校長不名譽下台,而學生方面在23日宣布持續了86天的佔據本館抗議結束,並發表聲明要求校方誠心道歉、禁止對抗爭參與者不利報復、提供受到調查的學生法律支援、明確說明不法嫌疑、建立出民主制度。

另外整起事件也意外的讓崔順實的女兒鄭維羅(정유라)特權入學梨花女大受到全國關注,後來引爆的就是一連串崔順實干預國政的腐敗與前任朴槿惠政權的一連串弊端被揭發最後導致數十萬人走向街頭的燭火抗爭使朴槿惠政權被罷免倒台,2016年底朴槿惠被憲法法庭宣判彈劾通過罷免後在光化門前的抗爭群眾又再次唱起了少女時代的這首〈再次重逢的世界〉。

(韓國MeToo運動席捲整個韓國讓許多韓國女性紛紛走上街頭)

到了2018年ME TOO運動在韓國如火如荼的爆發,在首爾的街頭上聚集了4萬多名的女性抗議性暴力,抗議的隊伍手拿著「METOO WITH YOU」的標語,一邊喊著口號「我們在這裡改變世界、我們為了你而在這裡」(우리는 여시서 세상을 바꾼다 . 우리는 여기 있다 너를 위해 여기있다),一邊同時一起唱起了〈再次重逢的世界〉,到了2019年時為了要求廢除韓國從1953年開始已存在了超過60年的墮胎罪—這項處罰女性與執行手術的醫生的刑罰而走上街頭的韓國女性們,在當年的4月11日韓國憲法法院終於裁定墮胎罪違憲並將在2021年1月1日廢除,在街頭上的韓國女生們群起的歡呼,也紛紛的唱起了少女時代的〈再次重逢的世界〉這首歌,而在當日已故的Kpop女星雪莉(설리)也在IG上寫說「2019.4.11墮胎罪廢止,真是榮光的日子,給所有女性選擇權加油」。

(已故女星雪莉在個人IG上聲援墮胎罪廢止)

不同於過去面對朴正熙與全斗煥的軍事獨裁政權的街頭上用棍棒、石頭、汽油彈與催淚瓦斯為了爭取民主化的流血街頭抗爭,甚至即使民主化後為了反對李明博政權強勢的通過韓美FTA與開放美國牛肉進口而爆發了嚴重的流血衝突,不管是梨花女大的反對「未來Life大學」事件、要求罷免朴槿惠的燭火抗爭、以及韓國ME TOO運動、反對墮胎罪的遊行示威,都可以看到年輕的韓國女性無畏的走上街頭抗爭替自己爭取權利,而新生的一代不同於她們上一代人用流血犧牲作為代價,而是以和平方式表達訴求,但不變的是面對的強大的國家機器,依舊堅定毫不退縮的意志與勇氣,而唱著跟她們一起長大的偶像歌手的歌曲,就像Michael Breen的《新韓國人》(The New Koreans: The Story of a Nation)當中所說:

「南韓的男團和女團在全球舞台做這件事,深深為之著迷的孩子可能一輩子對某些歌手存有依戀,尤其是伴隨他們成長的音樂。在被成年人弄得亂七八糟的世界裡,藝人彷彿了解青少年的不安全感、故作姿態和叛逆行為。……」(※註2)

陪隨著她們成長也影響她們一生的偶像與其歌曲,在這個已經被特權、腐敗與舊制度逼到角落的她們選擇用自己的方式捍衛守護自己,成為了一股溫暖與治癒的力量為她們加油打氣,驅逐不安與惶恐,在這個充滿阻礙與悲傷的世界中她們依舊不放棄追逐著光芒。

警方暴力鎮壓前梨花女大學生高唱〈再次重逢的世界〉:(https://reurl.cc/73MmgD)

朴槿惠被罷免後下台後的群眾唱〈再次重逢的世界〉:(https://reurl.cc/Okjnly)

韓國ME TOO運動時唱起的〈再次重逢的世界〉:( https://reurl.cc/Rbygn9)

慶祝墮胎罪廢除女性們唱起〈再次重逢的世界〉: (https://reurl.cc/6DQxWO)

※註1:國民伸聞鼓始於2005年,由國民權益委員會管理,接受國民的投訴各個行政部門的問題的網站,並要求該單位回覆處理,伸聞鼓起源自朝鮮太宗時期,1401年設置接受蒙受冤情的民眾擊鼓伸冤傳達給國王

※註2:Michael Breen著‧方祖芳譯‧《新韓國人》(The New Koreans: The Story of a Nation)‧聯經‧2018.11.16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