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木其壞 青山其頹:追念國民世伯廖社青先生

古語有云:「曽經滄海難爲水,除却巫山不是雲。」二〇年二月十五號一朝,筆 …

古語有云:「曽經滄海難爲水,除却巫山不是雲。」二〇年二月十五號一朝,筆者經已見盡年中僅見,三樖樹木 ── 其中一樖係大欖涌兩岸,最髙挑一樹紅棉,正是:「紅棉盛放/天氣暖洋洋/英姿勃發堪景仰/英雄樹/力爭向上/紅棉獨有傲⻣幹。」贏得 Sam 哥與我、異口同聲,讚歎至今。另外兩樖,一樖,係 Sam 哥本人;一樖,係西樓角出車拜候 Sam 哥之前,敎曉晚生運用茶盅恩師,廖社青老先生。

左翼右翼,各有英雄好漢痛陳香港以至儒家文化日益「食子」,愚以爲既有所見、亦有所蔽 ── 君不見母親節、父親節乃至平日,港中酒肆內外,人母起早貪黑、人父排隊攞位?後脚尚未抽離紅地氈,青哥閑坐堂上四人圓桌閱報身影,遥遥映入眼簾;近前望望,貯存玻璃檯面、木質檯底之間,招牌白地紅蓮茶洗,早就登臺淥熟劉社長與我兩套碗筷,恭候多時。席間南北美點,琳琅滿目,此刻搜索枯腸,惟有青哥穩如泰山坐姿,歷歷在目 ── 每次追憶,心胸恰似杜工部〈望嶽〉,總要壯闊幾分:「岱宗夫如何?齊魯靑未了。造化鍾神秀,隂陽割昏暁。」樓面人來人往,一個爲名、一個爲利,青哥不爲所動;一盞茶、一餐飯功夫,正好陶養性情,佢老人家笑看風雲,不捨昼夜 ……

終食之間,筆者未見青哥哪怕稍微收斂笑容,金剛怒目一面,恕難想像 ── 兩撇濃眉之下,雙眼由始至終,瞇成一綫;方頤大口,每當長者捧腹,應聲擘開。茶餘飯後,青哥得悉我不知金錢鷄爲何物,卽刻一人柯打一件,縱有十一二分飽,却之不恭;茶液沿盅身溢出,青哥反而鼓勵我放膽傾注 ── 原來坡度夠陡峭、水勢夠猛烈,自然一滴不漏、直撲杯中。筆者三十出頭,青哥尚且携拯如斯,年紀更輕啲小兄弟,備受佢老人家愛護,不在話下 ── 廿一歲當選、香港史上最青春區議員.荃灣綠楊潘朗聰先生,悼詞就透露青哥係一位眞正願意爲年輕人付出嘅人,亦喺佢地區工作上提供咗唔少協助,質問:「點解好人永遠都走先?」山城人永遠嘅學姐、第四十四屆學生會幹事會張秀賢會長,從政路上屢次含寃受屈,慶幸佢至少喺廖老先生身上,搵到安慰:

「青哥一直喺批發及零售業政策上畀咗我好多意見,民主路上亦係堅定不移嘅同路人,冇佢嘅支持,我舊年好難去到批發及零售界參選。青哥身負頑疾,但仍然堅持對抗病魔,係一位頂天立地嘅硬漢、我哋嘅好榜樣。願你安息,青嫂好好保重。」

廖公報刊批發及零售業內功績與名望,筆者僅得一點補充,就係一次掹衫尾同黃毓民先生共膳,毓老提及青哥,稱呼對方:「廖社青!嗰個報紙佬!」語氣半帶敬重、半帶親切,大有「香港報販,社青一人」之意 ── 然則公民社會吃力不討好,有賴青哥幕後獨力支撑、甚或出面維持啲戰綫,其實何止全港報販大聯盟,以至批發及零售界?不過長年累月扶掖啲後進當中,成材嘅相信總有二三子願意不計利害、繼承青哥遺志,爲民請命。紀念青哥、亦紀念未曽過去某年某夏,次韻《己亥雑詩》其一四三:

擧頭三尺雨漣漣,棠䕃空知靑萬年。
祭告我公師捷日,桃蹊首尾子孫賢。

公祭卜期陽曆九月六號午後,聞訊有懷,另撰輓聯一副:

社木無私 繁隂兼愛賢愚 他鄉縦有春風非樹下
青山不改 灝氣常存天地 厚德頓成秋雨溼腮邊

辛丑七月廿六,廖公三七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