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HIV

那個HIV Positive — 換藥
1 週 ago

那個HIV Positive — 換藥

來到倫敦半年,我終於迎來了新工作。 新的工作還是市場策劃,但是由奢侈品行業,轉變成B2B專業服務業… 呃… 簡單點來說,是工作比上一份的更麻煩一點,話說回來,我大概是先天具有吸引麻煩的能力吧?Read More

那個HIV Positive —文過飾非

經朋友介紹,拜讀了《煙的重量:一位HIV教師的故事》的文章,報導了那個早年那個到處濫藥被與別人發生性無套行為的老師的採訪,越看越不對路,為免大家文過飾非,過份保護HIV 帶原者,這裡我有數點需要指出: 第一點:朋友很生氣...Read More

那個HIV Positive — 一步之遙

早幾天和M先生晚飯時,順口問道他早前一個派往澳洲的工作機會,屆時他會再升一級,距離整間銀行最頂端也不過是一步之遙而已。 ‘ Huh… it’s gone.’ 他含糊地答。 ‘ What do you mean of GO...Read More

那個HIV Positive — 高危情人節

不好意思,我知道這個題目有點悶,但是,若果你是我,你大概會覺得更加悶。 為什麼呢?由2014年起,每逢三月、五月都是Chris Wong忙到爆廠的月份,為什麼?因為每年的確診都是靠這兩個月份「食糊」。 為什麼是三月和五月...Read More

那個HIV Positive — 緊急狀態

【明報專訊】流感繼續肆虐,昨再多10人死於流感,並多12人因流感入深切治療部,即今年已累計有134宗成人嚴重流感個案。有深切治療部醫生指出,今年流行的H3N2病毒專攻年輕患者肺部,不少嚴重病人肺部入菌,甚至要用人工肺幫助...Read More

那個HIV Positive — 自由幻夢的絞刑台之歌

我相信看過《The Hunger Games: Mockingjay 1 飢餓遊戲:自由幻夢Ⅰ》的人,應該對這首清唱歌並不感到陌生。 我和M先生在圓方的戲院看過後,回家又找來了官方的翻譯本,我看到了翻譯後,覺得還一般,但...Read More

那個HIV Positive — 第二次拿報告

現在至今為止, 抽了兩次血, 上一次主要是驗CD4, HIV抗藥性, 有否其他性病之類的。 昨天下午, 終於到了九龍灣拿報告, 和驗一些未完成的東西。 看來上一次在尿液樣本裡驗不到淋病和衣原體, 但是, 護士長先生這次再...Read More

那個HIV Positive — 給驗血者的小貼士

首先,這裡我要講解的,不是那些什麼穿紅色內褲,然後申時至亥時去驗血,就一定會NEGATIVE的廢話(老天,除了你外,誰會說這些廢話?!) 由於最近多左好多朋友向我查詢驗血的事情,我覺得若果我隨便就叫大家去驗血,其實有欠妥...Read More

那個HIV Positive – 自閉與救贖

在我檢定為Positive後,從P先生的家裡,回到自己家門前,我呆了呆,用手拍拍自己的臉龐,鬆弛一下繃緊的臉部肌肉,然後拿出鎖匙,開門。 家裡還是老樣子,家人們不知道我是Positive,我亦不能讓他們知道(事實上,他們...Read More
那個HIV Positive-赴約
2 年 ago

那個HIV Positive-赴約

好不容易,打完所有電話。 千萬次的道歉也彌補不了我的錯誤,若,他們之中有誰被我感染了, 我頂多一死以謝天下。(現在當然知道死是解決不到問題,但當時那時間,我大概什麼都想不到了。) 感謝香港彩虹的朋友,他在檢驗室到安慰了我...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