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泰晤士河畔

淺談陶傑
11 個月 ago

淺談陶傑

記得第一次接觸陶傑,是小學時媽媽給我看他在明報的專欄。那時只覺他的文筆辛辣,專以諷刺中國文化為樂,後來慢慢放下,沒再注意他。 後來,在中學同學的影響下,重新留意陶傑,開始收聽其商台節目《光明頂》。當然,在節目中他也繼續展...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