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力與責任

七警疑似打人案在審,又有投訴警察課警員忘記紀錄下證物片段。誠如黎棟國所言,人腦非錄影機,一時唔記得都係情有可原,香港人咪咁苛刻啦,知冇?你唔滿意啊?投訴囉! 話說在七警案諸多新聞中,最令我印像深刻的是一條蘋果新聞下的留言。(我當時應該CAP … [繼續閱讀]

警察故事(三)

CP打電話給我,說有些關於買賣基金的事想我給意見,我當然喜歡,事關我正想問他對旺角事件的看法。「果日我唔駛上陣,但我有睇住電視直播。」CP說。我半嘲笑的反問:「咁咪同你大老闆no way聰一樣?」 「條友果晚都唔知喺邊,記者會仲話咩『警隊表 … [繼續閱讀]

警察故事(二)

那句「要唔要我call班阿哥嚟清咗個場佢?」,令我想起去年十月初旺角黑社會清場一事。頓時,我不想說半句話。 「我有個老差骨同事講得好好,警察唔係用嚟解決政治問題,總之如果有人犯法,我哋就要拉人,但宜家有樣好唔好,就係啲伙計太多個人情緒。 上 … [繼續閱讀]

警察故事(一)

轉眼間,跟CP認識了近十年,初相識時他還剛出學堂做老散。第一次見面是朋友的聚會,那次我問了他很多關於本地黑社會及警方對示威行動部署的事。 之後我們也會偶爾聯絡,有次他向我分享打犯的哲學。話說,有次他與伙計查人身份證,但由於該人士態度囂張,結 … [繼續閱讀]

當示威行動已經國際級

有不少的社運人士都會思考,魚蛋革命發生了,那然後呢? 四個字能概括魚蛋革命發生的原因:官逼民反。抗爭者就是沒有出路,才會拿起磚頭。 當和理非非的抗爭模式走到盡頭,當理性方式表達訴求被政府不屑一顧,勇武抗爭、「以武制暴」便變得無可避免。 「然 … [繼續閱讀]

《警暴登場》(原曲:《隆重登場》,容祖兒)

今年年初一至年初二發生嘅旺角衝突事件,正好反映咗民怨已經爆炸。有媒體將呢次事件定性為暴亂,甚至不斷上綱上線,直斥示威者為暴徒。其實,今次事件嘅導火線,主要係因為有一班被視為係人民公僕嘅警察。警察每次有示威都粗暴對待示威者,加上政府無視民意, …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