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有無限可能,但唔代表無方法分析同評論

到底評論有乜用?點先叫好嘅評論? 係面書見到一篇「意見」,係講近排評論填詞嘅人,主要個論點係「單純詞彙用字去評論歌詞,忽略音樂性同排除作者嘅風格手法,係眼光狹窄同對藝術認識不深。」 其實篇意見就無「陳詠謙」三隻字,但論近期講填詞,最多網民同 … [繼續閱讀]

也談林燕妮

唸中學時愛看《明報》,副刊裡的專欄,除了選司徒華的,就是林燕妮。林燕妮寫過許多愛情小說,筆者沒有看過一本,反而她的豆腐格,有一段時間令筆者著迷,因為充滿人生感悟和哲理 (金庸評林為「現代最好的散文女作家」,倪匡則形容她是「最好的散文作家」) … [繼續閱讀]

末世,圖存

人大正式通過「一地兩檢」草案。李飛說:「這是一件大好事,只有好處沒有壞處。」林鄭隨即跟風,更不保證「下不為例」。 好事?假如香港有處地方容許大陸執法人員對香港人執行大陸法是一件好事,下次廿三條立法,甚至取消香港邊界不是可同樣被視作好事麼?中 …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