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傘革命歷史補遺 ─ 9月27日凌晨

雨傘革命乃香港當代史之中最重要的事件,偏偏很多人都刻意扭曲史實,故此身為當事人的筆者就更有責任要疏理史實編製雨傘革命史,以正視聽流傳萬世。 很多人都說雨傘革命爆發自2014年9月28日,然而我相信所有當事的人都深知,雨傘革命爆發自2014年 … [繼續閱讀]

「雨革」感懷

「雨傘革命」發生已經三年,不少片段至今仍令人動容。 「速離否則開槍」的展示,標誌著警隊正式淪為港共法西斯政權的維穩機器。伯伯婆婆、抱著嬰孩的母親、大學情侶紛紛走上夏慤道吃催淚彈,為的並非私利,而是不讓良知泯滅、不讓公義消失。抗爭者殺出旺角, … [繼續閱讀]

拒做北京填鴨的孤獨推銷員

前港督彭定康到港宣傳新書《First Confession》(初次告白),期間出席了多場演講,並接受傳媒訪問。年逾七旬的他,寒背明顯嚴重,說話卻鏗鏘有力,足以闢邪辨佞。 被問及對高掛「香港獨立」橫額的大學生的看法,肥彭一貫英式政客保守主義的 … [繼續閱讀]

立心良善,卻不見得明智

法律界權威人士稱律政司提出刑期覆核不含政治考慮,黃之鋒等人不算政治犯,立心雖然良善,卻不見得明智。 他們極力強調今天香港的司法制度仍然客觀公正,目的是要避免市民對司法失去信心,用盡最後一口氣守護法治。 可是,種種跡象顯示,律政司的做法是有意 … [繼續閱讀]

威權法治時代,戲子謊言充斥

林鄭說香港不會進入威權法治時代,自己亦不愛製造社會矛盾。大家相信嗎? 黃之鋒、羅冠聰本來已完成社會服務令,律政司卻認為判刑過輕,向上訴庭要求將他們收監。這是公正裁決?老師會罰完學生站立,覺得不夠,再罰留堂嗎?還有,《立法會條例》規定,被判監 … [繼續閱讀]

韜光養晦,不是隨便的一句說話或選擇

黃台仰在商台訪問中,表示現在是「本土派現階段是韜光養晦時期」,我不知道,他口中這個韜光養晦,是被迫這樣走,還是自已的選擇,但顯然,現在是為勢所迫,被迫要「韜光養晦」,他也說現時本土派和港獨,不受主流民意歡迎,這是突顯了黃台仰對「本土派」和「 … [繼續閱讀]

造神

「造神」是既充滿浪漫主義,又感覺良好的行為。黃之鋒、梁國雄、梁天琦、黃毓民及黃洋達都是曾經/現在被市民抬舉,神聖不可侵犯。他們的一言一語,不論有理無理,都受到大眾所讚頌。就算「神」犯了凡人的過錯,平日「屌人屌到盡」的大眾的胸襟都會忽然廣闊起 … [繼續閱讀]

香港眾志講民主自決,你信?

香港眾志的文宣[1] 終於改口唔叫「自決我城」[2] ,變返「民主自決」。不過,我焦點卻是這篇選舉文宣的最後一句:「希望你會支持、參與、甚至和我們一起創造,我們這條新的運動路線:民主自決。」 早二三年,我這些學民支持者又講又勸又求,想這班學 … [繼續閱讀]

「OU黃之鋒!OU黃之鋒!OU黃之鋒!」

每次我遇見黃之鋒,高叫一聲「OU黃之鋒」之時,他總是黑著面孔回望我這個英國杜倫大學哲學系文學碩士,使我大惑不解;黃之鋒為何黑面呢?難道你不是讀OU(公開大學),而是讀Kong U或CU的嗎?還是你想我叫你做UCC(匯基書院)黃之鋒? 依我看 …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