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斯庭 : 高雅華麗的和理非 Oh, Violence is Disgusting~~

六九有百萬人上街。政府氣定神閒,聲明照常二讀。遊行了,辛苦過了,失敗是注定的。香港人慣常的反抗模式,廿年不變。香港人很惜身而高高在上,貴族從不會甘願到戰場混混。但香港人始終會在某些時刻逼到牆角後,被逼反抗。於是就從甘地馬丁路德金身上學好惜身 … [繼續閱讀]

知其不可而為之

六月九日反送中大遊行,未必有成效,但也要參加。是次遊行已非純粹的遊行,而是一種集體表態、一種變相公投,質疑中共及其傀儡的管治合法性,反對中共及其傀儡妄顧香港人意願強行將惡法加諸香港人身上。若要類比,是次遊行的性質相當於 2016 年的新東補 … [繼續閱讀]

別打嘴炮,有種亮劍

黃台仰、李東昇獲德國難民庇護,林鄭馬上跑出來向德國駐港署理總領事表示強烈反對。一個特別行政區最高首長,去質疑一個國家批出的難民庇護申請,是否恰當已頗成問題 (阿基諾三世曾經揶揄曾蔭權直接打電話給他,猶如菲律賓某個省長試圖致電美國總統)。最好 … [繼續閱讀]

王楊盧駱千年體 ─ 由「佔中三子」講到「初唐四傑」(一)

「你唔好識黃色就得喇,其他都要識!」西元二〇一九年五月,容立法會議員海恩如是說。「黃絲帶代表一整個高學歷低智慧的雨傘世代,現在可以說是低 B 的代名詞。」盧青年評論家斯達作於一五年一月,散見《輔仁文誌》、《熱血時報》。讀書多過常人幾年嘅我唔 … [繼續閱讀]

夢中海岳會相逢 ─ 選注《己亥雜詩》致梁君愛德華

愛德華君惠鑒: 兩年零五個月喇,一直想當面多謝你二〇一六年七月八號《人民大道中》節目上,談及「入到去議會入面第一樣會做嘅或者第一條口頭質詢、第一條動議辯論會係啲乜嘢」時,爲廣東話、香港人仗義執言:「我諗係教育,普教中係我好想去中止到嘅一個政 … [繼續閱讀]

傳火為盟感動天 ─ 寫在旺角一役三年後

「我見過一啲嘢之後,就冇辦法當睇唔到──你見過吖嘛、你諗過吖嘛。」二〇一九年二月八號晚,「還原真相 毋忘義士」橫額前,一位李怡、練乙錚二先生均推崇備至嘅青年評論家如是說。由《監獄風雲》、《黑獄斷腸歌之砌生豬肉》、《同囚》等幾經匠心巧手精雕細 … [繼續閱讀]

必然的黑暗

「黎明前的黑暗,是最黑暗。」 正因為有這句話,大家都好期望「黎明的來臨」,只是我們必須明白一件事,香港是步入黑暗時期,由香港眾志被DQ到梁天琦等人,被重判最少七年的情況,就算我們多不喜歡黃之鋒等人,但有一點是很明確,就是「一整代的年輕人,證 … [繼續閱讀]

香港專權社會的現況(之一):新時代中國特色的「依法治港」

兩年前年初一晚旺角「魚蛋革命」,其中三名被告,兩星期前暴動罪成。昨天(6月11日)高等法庭頒下判刑。梁天琦判監六年、盧建民判監七年、開審前承認暴動罪的黃家駒,以共產中文的說法,「認罪態度較好」,獲法官彭寶琴減刑至三年半。法官判刑時說得清楚, …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