批毛反港獨

雨傘運動的失利,是因為香港人沒有實事求是地看得問題,令到一場革命變了一場運動。這個問題很簡單,就是當中的香港人在後期只是表現出反貪官不反皇帝的陋習。就像水滸傳的阮氏兄弟唱的歌,要除奸臣,報效趙官家。還在佔領區樹立習近平肖像,這樣真的可笑。 … [繼續閱讀]

自反而縮,雖千萬人吾往矣

「雨革」後期,搶攻龍和道當晚,有前線義士手持自製盾牌,面無懼色凝望為數眾多的黑警。他們其中一句話令我動容:「痛苦只係一時,勝利最後會屬於我地。」何以他們有大勇氣對抗已經瘋狂的國家機器?這並非出於自然情感之盲動,而是深切反省思慮的結果。他們認 … [繼續閱讀]

泛民失去最後光環,奠定見利忘義的形象

在我面書中有一個#看圖簡評系列,我建議泛民應該要以總辭作為抗爭手段,還有就是追溯被取消的議員,他們的表決是否非法。由於時間關係,我無法作詳細解說總辭作用,既然泛民選擇,等待青政議席補選也不願放棄現有利益,我就略略一說,為何要總辭。 現在泛民 … [繼續閱讀]

民主公民兩黨合該滅亡

民主黨主席胡志偉要求新任特首運用權力特赦「佔中」參與者和七警,達致「大和解」,委實荒謬至極! 首先,七警濫用私刑證據確鑿,他們實在沒有逍遙法外的道理。其次,「佔中」參與者祭出「公民抗命」大旗,他們是有心理準備承受刑責的。況且,他們正希望透過 … [繼續閱讀]

大台與權威的迷思:(上)拆大台究竟所為何事?

自雨革後拆大台之聲不絕於耳,縱然雨革無功而還,拆去了泛民(至少在年青人心中)舊有的大台似乎是不可改變的事實。此後,傘後組織不斷湧現叫人眼花凌亂,以往由大台一家獨享的權威、地位和話語權看似分散到不同的山頭,年輕人亦因此被命名為喜歡拆大台的新一 …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