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下的飛髮鋪

我對屋村或者老舊上海式飛髮鋪有著一種抗拒。 初中年代曾經試過在外婆附近的一間上海理髮鋪剪過幾次髮,那個時候才第一次見識到先用洗頭水洗完頭才過水這種「乾洗法」。剛開始時還好,畢竟小學對外型其實沒有甚麼要求,直到一次那個師傅一時失手剪了一個連沒 …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