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除夕,只有那一年。

盡量每日一文的我在踏入二零一六年後,直到四號才寫下新一年的第一篇文章。因為我忘不除上一年的除夕夜,那唯一一個讓我感覺屬於自己的除夕夜。 她的一切仍然歷歷在目,每提起除夕夜總會想起上年同一天的那個晚上。我沒法像葉希林般灑脫,若果她是看透世事的 …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