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我所愛的農夫

細細個冇乜聽本地歌,最多係日文歌同英文歌,並引以自豪因為我覺得本地樂壇好垃圾。不過凡事一定有例外,而我既例外就係農夫。 當年既農夫絕對稱唔上紅,頂盡都只係知有呢兩個人。當時佢地既路線都算與別不同。唔係千篇一律既情情愛愛,而係一件件人生既迷思 …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