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決定站在警察的一邊》

曾經我相信香港能美好,不單止經濟、民生、文化、教育、法治、制度等等,必然在中西文化集薈處得到更大的巨進。而這些條件都必然得到良好治安制約相協才能貫徹。 在九七至一四年時,我依然是個乳臭未乾的黃毛小子,就算不問世事貪圖享樂,也對警察肅然起敬, …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