牀前月滿花生殼 ─ 回顧李太白〈靜夜思〉近年八卦(六)

記得葉鍵濠先生叩問過臉書大神:「香港人總是可以把所有事情變成花生。但為什麼他們不覺得花生吃完,一點樂子也沒有,剩下的只有虛無?」 記得曹捷先生慨嘆過,〈香港衰落是歷史必然〉:「有大陸髮廊的髮花看《百萬富翁》,看見香港觀眾的那副知識貧乏相,連 … [繼續閱讀]

牀前月滿花生殼 ─ 回顧李太白〈靜夜思〉近年八卦(五)

卻說〈王教授,算了吧〉二〇一八年三月十五號面世後,古先生重讀〈論詩句的斷章取義──再回古德明〉,方知文中「床前明月光」已訂為「牀前看月光」;翌日見諸《蘋果日報》〈習近平孝道維揚〉一文,遂附上小啟一則云:「拙文〈王教授,算了吧〉發表之後,王偉 … [繼續閱讀]

牀前月滿花生殼 ─ 回顧李太白〈靜夜思〉近年八卦(四)

古德明致力李白,不下四十五載,二〇一八年三月為文〈洩憤?〉憶述:「早在一九七四年,就在中文大學上過饒宗頤『李白詩』課。當時中文系學生凜於其名,大膽選修者只有兩人,加上我這個副修生,一班三人,和饒宗頤頗為熟落。」絳帳前不失「文字判官」本色,敢 … [繼續閱讀]

牀前月滿花生殼 ─ 回顧李太白〈靜夜思〉近年八卦(三)

一首〈靜夜思〉,「看山」版得宋本認可在先、清廷「加持」在後──按《全唐詩》係康熙帝詔求並欽定而成──然則乾隆朝蘅塘退士自選《唐詩三百首》所收「明明」版何以後來居上,大行於漢地?蓋《唐詩三百首》如編者自序「為家塾課本,俾童而習之,白首亦莫能廢 … [繼續閱讀]

牀前月滿花生殼 ─ 回顧李太白〈靜夜思〉近年八卦(二)

二〇〇八年四月廿七號,無綫電視攝影師某氏質問手執雪山獅子旗嘅陳女史巧文「你究竟係唔係中國人嚟㗎?你邊度鄉下㗎?」不出兩星期,時任共黨「总书记」胡錦濤訪問日本,為橫濱山手中華學校小學三年級生講授〈靜夜思〉,詩曰: 「窗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 … [繼續閱讀]

牀前月滿花生殼 ─ 回顧李太白〈靜夜思〉近年八卦(一)

黛玉所重三家詩,獨欠李青蓮一家未講;二〇一九年元旦試筆,請言吾宗五古〈靜夜思〉,以誌新禧。 港中蒙童唸詩,始於是詩居多,蘅塘孫退士諱洙與妻徐氏蘭英編《唐詩三百首》歸為「五言絕句」。詩曰: 「牀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 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 … [繼續閱讀]

東岳山門小葉劉 ─ 重讀杜工部《望嶽》(下)

杜工部〈望嶽〉所詠東嶽,尚有一重歷史、文化、政治意義,前文未論及。既有東嶽,自有西嶽、南嶽、北嶽;加上中嶽,共有五嶽。查《史記.封禪書》,西嶽曰華山、南嶽曰衡山、北嶽曰恒山、中嶽曰嵩高。山太為岱、尊祖廟為宗,東嶽又名岱宗,蓋泰山為五嶽之首、 … [繼續閱讀]

東岳山門小葉劉 ─ 重讀杜工部《望嶽》(中)

「小」字作動詞,亦有「輕視」一義,惟聖人輕視父母之邦、輕視天下之說難圓,不贅。按《越絕書》載孔子謂門人曰:「今魯,父母之邦也,丘墓存焉,今齊將伐之,可無一出乎?」父母之邦不可小、天下不可小,然則誰個值得一「小」?前文提及民國一〇四年四月十三 … [繼續閱讀]

東岳山門小葉劉─重讀杜工部《望嶽》(上)

香港商業電台《光明頂》節目啲聽眾,大概記得「會當凌絕頂,一覽眾山小」呢句氣勢磅礴嘅開場白。話說此言出自杜工部五古〈望嶽〉,全詩如下: 「岱宗夫如何,齊魯靑未了。 造化鍾神秀,隂陽割昏曉。 盪胸生曾雲,決眥入歸鳥。 會當凌絶頂,一覽衆山小。」 … [繼續閱讀]

孤雁出羣論檢基 ─ 擅改曾.卡斯柏〈窄巷孤影〉(下)

「人民解放軍( People’s Liberation Army )」鐵蹄在上,敢企香港隊一方、敢認廣東話母語嘅達官貴人,多乎哉?不多也,民主建港協進聯盟創黨主席.曾鈺成大紫荊勳賢,可謂鳳毛麟角──僅《鈺成其事》一欄,二〇一六至一八兩年間就 …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