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已經再沒有苟且偷安和習以為常的本錢了

天反時為災,地反物為妖,民反德為亂。 然而,凡事出必有因,從來沒有任何黑暗醜惡是無緣無故憑空乍現的。 猶記得本刀爺剛剛進入大學的第一年,其中修讀的一科名為「當代中国文學」,由修讀哲學出身的講師授課 (文學課由哲學人教授,真的是一個很有趣的組 …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