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撤回不要假意暫緩,釋義士收回暴動定性

6.12血腥鎮壓後,政府開始吹和風,《星島日報》報導,今日內政府將宣布暫緩修訂《逃犯條例》。 現在才是抗爭最危險的時刻。 暫緩,不是撤回。如某泛民議員所說,只是懸在頸項上的刀移高數分,但總有一日會砍下來。但仍將會有很多人視之為勝利—我不怪責 … [繼續閱讀]

傳火為盟感動天 ─ 寫在旺角一役三年後

「我見過一啲嘢之後,就冇辦法當睇唔到──你見過吖嘛、你諗過吖嘛。」二〇一九年二月八號晚,「還原真相 毋忘義士」橫額前,一位李怡、練乙錚二先生均推崇備至嘅青年評論家如是說。由《監獄風雲》、《黑獄斷腸歌之砌生豬肉》、《同囚》等幾經匠心巧手精雕細 … [繼續閱讀]

向旺角義士萬二分致敬

昨天(5月18日)是南韓光州起義的38週年紀念。香港兩年前年初一晚發生的旺角警民衝突,兩年多以來,港共政權已陸陸續續把起義的義士以包括暴動罪的各種罪名送進監牢。在光州起義的紀念日,香港高等法院九名陪審員一致裁定梁天琦與盧建民一項暴動罪名成立 … [繼續閱讀]

前線義士絕不廉價

抗爭中,每個人都有其職責及所發揮的功能,因此我從未責怪過任何鍵盤戰士不現身前線。每個人都有其過人之處,於自己的崗位發揮最大的效能必是最符合經濟效益的做法。因此,我尊重每位鍵戰,也承認你們的功勞。但這是否代表鍵戰自己就可以憑著自己的貢獻,傲慢 …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