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蕾莎:她的一生都背負母親之重

年少的我初讀《不可承受的生命之輕》時,心中充斥著對湯瑪斯與特蕾莎之愛的道德評判,但又深深迷戀於昆德拉對人性的冷竣直接。 多年後,我重讀它。迷戀轉為更深的迷戀,評判在沉默中消失。 就如特蕾莎久久地對著鏡中的自己,不願意讓母親的影子留在上面,固 …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