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國族,談何民主?

香港有一個怪現象,那就是人們渴望民主,卻拒絕國族。對國族主義的偏見,倒不是香港獨有,法國總統馬克龍年前就曾經說過「國族主義是對愛國主義的背叛」這樣的話來反擊極右民粹勢力。不過現在法國基層天天鬧罷工,他們眼中馬克龍才是法國人民的叛徒。在很多自 … [繼續閱讀]

疫症當前,香港獨立,刻不容緩

林鄭月娥的廢話固然人神共憤,不封關是自然不過的事,只要一天香港還在共產黨操控的港共政權統治下,香港人還可能對港共政權還有些什麼期望呢?大半年過去,港共政權多次任由他們的政府軍(警隊)對上街抗爭的義士大開殺戒,周梓樂死得不明不白、陳彥霖從游泳 … [繼續閱讀]

無聲的危機 – 逐漸走歪和迷失的反抗

不如我開門見山講,我們向失敗邁進,等等,我不是討厭這種誇張論調嗎?對,但問題在於,我現在看到的情況是走向失敗,雖然有人提醒:「我們正在重犯04年及14年的錯誤和失敗」,但實際上傳統民主派相關多個政客、政黨、媒體、學者淡化現在的危機、反抗的必 … [繼續閱讀]

黃藍假對立,統獨真命題 – 2020年代的香港獨立運動藍圖

過去半年,五大訴求 就是眾人共識,必須堅持到底的共同目標。但是除了那條壽終正寢的惡法,其餘四項訴求也未竟全功。而五大訴求箇中關鍵——民主政改——成功與否,機會恐怕是微乎其微。於是我們見到踏入2020年代,各路人馬摩拳擦掌,打算在街頭行動之外 … [繼續閱讀]

沒有分化,只有分歧 – 只是大家喜歡擺爛不處理

對我來說,香港的政局從來不需要特別的滲透,也不需要特別的資訊戰,因為反對陣容內,本身的政治傾向和分歧,本身就非常之大,現有只是建立在手足的付出和犧牲,將目標和行動規範,建立在「五大訴求,缺一不可」。 我在《香港的最後機會,請正視二次前途問題 … [繼續閱讀]

民主大佬的復仇 – 選舉大反擊

每次重溫星球大戰,西斯大帝白卜庭成功打敗絕地奪權,除了令安納金•天行者墮落外,主要是靠六十六號命令,令複製人軍團背後偷襲,同以數量擊殺所有絕地武士,每當看到這段,我就不自覺套入香港局勢。 在六月十二日和七月一日,是整個局勢走向改變的兩日,六 … [繼續閱讀]

關於杯葛選舉 – 一日解決不了到分歧,只會越選越分裂

區選大勝後,我提出一個主張: 「全力要求政府2020年落實立法會全面直選,如未能落實應全體杯葛選舉,拒絕承認議會合法性。」 如果真是有心,有理智,有思考能力,會看到我的主張,並不是單純杯葛議會,而是先爭取2020年立法會普選為前設,但正如我 … [繼續閱讀]

背城借一將至,你會選擇「走難」定「難走」?

《火鳳燎原》中,龐統初遇劉備提出「走難」同「難走」嘅分別,河中嘅臭味意味住戰爭嘅犧牲,面對咁嘅情況,平民只會「走難」回避戰亂,但如果要解決戰亂,建立屬於自己嘅路,就要面對臭味,從屍體當中向前「難走」,直至去源頭。 過多情緒,過多幻想,過份低 … [繼續閱讀]

荒謬都市

坦白講,今天香港的局面已沒有太多值得評說,沒有最荒謬,只有更荒謬。 清真寺被水炮車射藍色水劑,此一愚蠢兼無腦的行為,決非警隊高層的指示吧!前線失常魔警貪得意,警隊高層執手尾,余鎧均收拾不了,就要林鄭、盧偉聰親自出馬道歉。穆斯林不可得罪云云暫 … [繼續閱讀]

廣州商團起義祭(下):反抗中華主義

在西方文明從西向東傳播的近代史前夜,廣大的歐亞大陸仍然由幾個前現代的多元帝國統治著,這些帝國內部包含大量的不同族群(ethic groups),而且往往橫跨不同的泛文化區域,例如橫跨東歐、中亞和北亞的俄羅斯帝國,橫跨巴爾幹半島、中東和北非的 …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