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一香港淪陷日 – 怒火燒,烽火燃

我們定下了很多框架,畫下了絕不能逾越的界線,我們稱這些框架為原則。 原則建基於人類的生活習慣、文化、信仰、知識。作為社會的一分子,原則不斷和社會磨合,改變我們對事物的看法。求一個最大公約數,然後河水不犯井水的生活著。或者,當我們在做原則以外 …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