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主張進攻功能組別的,都是抗爭者的叛徒

關於進攻功能組別,可以作三方面的思考。 首先,它有多大機會成功?甚至有無成功的可能? 眾所周知,功能組別的設立,是要避免立法會全面直選,而之所以要避免立法會全面直選,就是怕直選結果出現立法會過半數都是爭取自由民主、與中共持異見的議員。按照此 … [繼續閱讀]

叨念陳茂波叔 – 短評二〇二〇至二一年度《財政預算案》

一 民國一〇九年二月廿六號,係香港當局預告來年如何烹調民脂民膏嘅日子。庖丁陳匪茂波,惟恐刀下肥豬掙脫,睇齊雞鳴狗盜學起豚聲,囉囉每口成豬割少港幣一萬圓麻醉之。 兩年前,筆者力陳所謂「派錢」實為「回水」、苦勸同胞毋忘自己交咗稅,慎勿學舌匪類妄 … [繼續閱讀]

「我袋 1 萬 黑警袋 8 萬」的簡單數學題

陳茂波上星期三(2月26日)發表今年度財政預算案。預算開支包括花費 711 億(港元,下同),向大約 700 萬名 18 歲以上香港永久居民派發 1 萬元現金。但財政預算案捆綁了香港警務處的撥款,警察津貼由 2.5 億激增至 25.6 億、 … [繼續閱讀]

從李文亮之死看部份香港人的矯情偽善

李文亮因武漢肺炎死了,據說他是當初最早發現武漢疫情的首八個造謠者之一。李文亮是何許人也?他是武漢市中心的眼科醫生,他在2019年12月30日因在私人的微信群發布冠狀病毒與華南水果海鮮市場有關等言論而於2020年1月3日被武漢市公安局訓誡,其 … [繼續閱讀]

疫症當前,香港獨立,刻不容緩

林鄭月娥的廢話固然人神共憤,不封關是自然不過的事,只要一天香港還在共產黨操控的港共政權統治下,香港人還可能對港共政權還有些什麼期望呢?大半年過去,港共政權多次任由他們的政府軍(警隊)對上街抗爭的義士大開殺戒,周梓樂死得不明不白、陳彥霖從游泳 … [繼續閱讀]

無聲的危機 – 逐漸走歪和迷失的反抗

不如我開門見山講,我們向失敗邁進,等等,我不是討厭這種誇張論調嗎?對,但問題在於,我現在看到的情況是走向失敗,雖然有人提醒:「我們正在重犯04年及14年的錯誤和失敗」,但實際上傳統民主派相關多個政客、政黨、媒體、學者淡化現在的危機、反抗的必 … [繼續閱讀]

沒有分化,只有分歧 – 只是大家喜歡擺爛不處理

對我來說,香港的政局從來不需要特別的滲透,也不需要特別的資訊戰,因為反對陣容內,本身的政治傾向和分歧,本身就非常之大,現有只是建立在手足的付出和犧牲,將目標和行動規範,建立在「五大訴求,缺一不可」。 我在《香港的最後機會,請正視二次前途問題 … [繼續閱讀]

黃絲和藍尸都是忠實傻子

香港抗共之戰已經七月有餘,普遍香港人為求簡易分清敵我,就把政治立場分為黃藍。黃絲典故緣自2014雨傘革命,當年不少支持民主運動的人以黃絲帶為記,時人約定俗成地把偏向支持民主自由的人歸黃,至於藍尸則是東施效顰,藍尸見黃絲以黃色為記,他們就把黃 … [繼續閱讀]

黃色經濟圈的「投名狀」

反港共極權運動衍生了「黃色經濟圈」。當港共政權主管經濟的局長邱騰華批評這種做法繼續分化社會、正在享受「收成期」的立法會保險界功能組別議員陳健波指斥黃色經濟圈是另類欺凌的時候,我們知道,黃色經濟圈對港共政權有一定威脅。 香港人的政治敏感度一向 …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