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談信仰:一個義人也沒有

很久以前已經有一個想法,就是寫有關一些有關信仰在社會的看法,題目也想好了,只是遲遲未有時間動筆。好了,現在終於有時間,雖然時機以過,但寫這類題目從不缺題材。 而第一篇的題目,就是「一個義人也沒有」。構想這個題目的時候,想的正是羅馬書三章10 … [繼續閱讀]

黐線

「佔中案」裁決,九名被告大部份控罪罪成。 對筆者來說,汲汲於強調「佔中」已經足夠荒唐,佔領金鐘就有,何來有真正的佔領中環呢? 九被告中的陳淑莊,被判「煽惑他人犯公眾妨擾罪」及「煽惑他人煽惑公眾妨擾罪」。讀者如果記憶力好,當年的九二八晚上,她 … [繼續閱讀]

香港人應該怎樣反對《逃犯條例》修訂?

港共政權以一個香港年輕男子承認在台灣旅行時殺死女朋友為由,提出《逃犯條例》修訂,把以往和香港司法制度沒有逃犯移交協議的國家,包括中國和台灣,亦包括北韓和伊朗,納入香港法例容許移交逃犯的地區名單之列。法例一旦通過,中國某某省市法院一紙公文要求 … [繼續閱讀]

雜感(二)

泛民主派又在立法會動議辯論「毋忘六四」。 我們都很清楚這是行禮如儀,六四這個話題已經不再如十年前、廿年前般為泛民吸票,法術已失靈之下,泛民仍然堅持,不知說是頑固還是堅毅。 我倒不是反對他們行禮如儀,特別在立法會議會失效的情況下,他們說什麼做 … [繼續閱讀]

本土派的尷尬處境 – 既無太多共識可言,也怕說話惹起衝突

二零一六年二月二十八日,對本土民眾來說,是沉重的日子,因為這日曾經代表一個「期望」,但係這個「期望」的最高峰,之後發生的事,暫且不詳述。 當年評論熱普城、本民前、青政因為選舉的分裂,其中一個結論就是:「彼此的政見和主張,本身兼容空間不足,而 … [繼續閱讀]

笑罵由他笑罵,好官我自為之

泛民就政府收緊長者綜援政策,與林鄭會面。會後,他們引述林鄭不會考慮檢討,並形容會面「不歡而散」。 首先,由林鄭最初僅會見建制派,拋出折衷方案,她已明顯漠視你泛民,不把你當回事,你何必苦苦求見?又即使見到,雙方地位不平等,她會採納你的訴求嗎? … [繼續閱讀]

Final Fantasy Civil Party

日本有兩大rpg遊戲:FF同DQ,相信大家都耳熟能詳。 香港政府玩慣DQ,而泛民呢就最鍾意玩FF,等我哋一齊睇吓梁家傑係度噏乜鬼,之前就話殘而不廢,依加就話騙局,究竟佢哋對於一國兩制仲存在幾大幻想呢? 最後,台灣嘅朋友仔,記住記住要聽蔡總統 …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