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怕是,動物農莊不是寓言故事,是預言故事

動物農莊的故事,講述農莊內的動物,不甘心由人管治農莊,搶奪動物生產的資源,欺壓動物。決意推翻人類的統治。 及後動物當中最聰明的豬與動物們一起建立動物農莊。 豬隻雪球提議農場興建風力發電塔,增加農莊收成,但另一隻豬拿破崙,不甘雪球獨領風騷。決 … [繼續閱讀]

在大是大非面前,不再需要對泛民主派及其支持者客氣了

面對所謂「本土派」的興起,泛民主派正式淪為中共在港的在野派,氣急敗壞,發動泛民的輿論機器,抹黑、辱罵不願追隨支聯會和民主黨的年青人,不捨做出「造假新聞」、斷章取義、侮辱女性等牠們平日口誅筆伐的行為,實以可恥二詞也不足以形容。在大是大非面前, … [繼續閱讀]

泛民主派抹黑別人也不能讓人忘掉他們議會內外的惡行

星期日就是立法會新界東補選的大日子,原本今次的補選引起的迴響不算大,因為任期只有幾個月,理論上重要程度不比9月的立法會選舉高,本來的估計是公民黨的楊岳橋可以取得因前黨友湯家驊辭職而遺留下來的議席。但是,經歷過年初一的旺角騷亂後,是次補選其中 … [繼續閱讀]

消滅泛民不是為浴火重生,而是行使基本的公民責任

本人早前在《聚言時報》投稿《消滅黃之鋒即救港》一文,似乎觸發了一些小風小浪,也觸動了一些社運創作舊電池的神經,皇帝唔急太監急,急不及待向黃之鋒進諫,提點他可訴諸法律行動。其實,若果黃之鋒的心智和謀算只如這些臨記一般見識,恐怕那篇文章根本不會 … [繼續閱讀]